精彩都市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起點-第1524章 老夫很生氣(2-3)閲讀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深渊中那无形阻隔的力量,与流入陆州丹田气海中的力量,殊途同归。
陆州奋力要挣脱这力量之海,无异于一石激起千层浪,牵一发而动全身。
四面八方的力量,全部涌了过来,试图压住陆州。
“法身。”
脚下蓝莲生,十四片叶子飞旋转动,光芒四射。
法身冲天而起,与陆州合二为一。
嗡————
强横无比的力量,终于撕裂了空间,噗的一声巨响,荡漾四方。
陆州和法身冲出了深渊压制最关键的空间位置,如同获得了自由似的,来到了上空。
新鲜的空气。
徐徐的清风。
哪怕未知之地的环境极其恶劣,也比在深渊之下,要让他感到心旷神怡。
陆州心神亢奋到极致,继续向上飞行。
“自由了。”
陆州从未感受过自由会是如此的令人兴奋。
这种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如此。
翱翔在天空中的感觉真好。
他忽然想起前世的一句诗,最能表达此刻的心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在深渊之下,束缚百年,如今重拾自由,岂能不兴奋?
不知飞了多久。
深渊之中的力量,渐渐退潮而去。
那些力量,已经无法束缚陆州了,便选择了重归于平静。
以陆州当前的修为,飞了好一段时间,才看到那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
不由得赞叹一声,当初自己为了击杀屠维大帝,是有多么的鲁莽。
来到樊笼印之上。
陆州掌心下压,贴在樊笼印上。
“起!”
嗡——嗡嗡————
樊笼印从深渊的夹缝中试图挣脱,两边的碎石不断滑落。
砰!
樊笼印离开了深渊,急速变小,飞到陆州的掌心里。
樊笼印回归!
陆州看了看两边的情况,深渊并没有因此而继续收拢。
百年的时间,深渊已经成了真正的深渊了。
陆州朝着天际飞去。
不多时,来到了深渊之上!
嗖!
宛如一道金蓝之光交错的电弧,在天际悬浮。
陆州真正自由了!
他俯瞰着敦牂大地!
百年的时间,原本被夷为平地的敦牂,又生长了很多密密麻麻的花草树木。
敦牂天启成了一座山峰。
茂盛的藤蔓,顺着山峰攀爬而上。
陆州深深吸了一口气未知之地的空气。
“一百年了!”
陆州不由长叹一声。
百年后,沧海化桑田。
不知那些孽徒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自穿越至今,如果说,陆州还有什么牵挂的话,就是这帮徒弟了。
陆州适应了一段时间。
待差不多了以后,他才使用天眼神通,想要观察一下徒弟们的变化。
天眼神通使用过后。
陆州看到的是远处的山水,风景,并非是徒弟们的场景。
“嗯?”
陆州心生疑惑。
再次尝试。
看到的还是山水。
就连地面上极其幼小的草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树木上的经脉,天空中流动的元气,都显现在他的视野之下。
“???”
天眼神通真成了目力类的神通了?
系统升级之后,应该变强了才对,怎么还取消了这好用的功能?
老夫很恼火!
怎么说也应该提升透视,万里眼的程度。
“罢了,但愿他们没事。”
嗖。
陆州落在了深渊的边上。
脚踏实地的感觉很好。
也许这是身为人类的最大乐趣。
他朝着敦牂天启走了过去。
刚行走不到百米,看到了一座坟墓。
不由微微皱眉,走了过去,低头一看,上面书写着:好友陆天通之墓。
“????”
虽然陆州不认为自己就是陆天通,但是在这样的场景,联系前后因果的情况下,不难判断,这就是端木典留的坟墓。
老夫还没死,这货就立了个墓碑。
回头看老夫怎么治你。
晦气。
陆州随手一挥。
哗啦!
那墓碑化作飞灰,夷为平地。
他继续朝着敦牂走去。
不过这也证明端木典还活着。那日与屠维大帝激战,实在分不出太多的精力保护端木典,危急时刻,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
来到敦牂天启。
陆州飞旋一圈,观察了一下,确认天启真正坍塌。
终究还是叹息了一声。
天塌了,老夫能扛得住吗?
抬头,看了看天际。
心中打了个巨大的问号。
接下来就是找到徒弟们。
还有大渊献这笔账,早晚得算。
明德长老已死,姜文虚只怕活不过这百年时间。
鸣班大神君?
陆州打开大弥天袋,意念微动,向前一推。
飞出来的是一堆白骨。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看来是在系统升级的过程中,就死在了大弥天袋之中。
陆州的五感六识是封闭状态的,不知道情况,也属正常。
正在陆州要准备离开的时候——
“快找!一定要找到它!”
嗖嗖嗖。
低空中掠来十多名修行者。
这里狐疑地看了一眼,何人这么大胆,敢靠近敦牂天启?
那些修行者的速度不慢,按照陆州的估计大约应该有两命关左右。
这在九莲之中,算是中坚力量,高不成低不就。
但在陆州的眼中,他们的速度慢得像蚂蚁……
十多名修行者掠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陆州。
陆州常年在深渊之下,虽说年岁增长了百年,但也没有变老的迹象。唯独头发胡须变长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五感六识紧闭的状态下,是没工夫打理形象。
天痕长袍还是很干净。
加上修行者,极少产生污垢,这样看来,陆州倒像是长发披散,满脸胡须的老者。
“有人。”修行者们纷纷停住,俯瞰陆州。
其中一人道:“老先生,你为何在这里?”
他们很警惕。
陆州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尔等何人?”
十人面面相觑。
那人反而如实地道:“我们是来捕猎的。”
“捕猎?”
陆州疑惑,“敦牂天启,异常凶险,坍塌之后,还有凶兽?”
那人说道:“距离坍塌已经百年时间了,相对于其他九大天启,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不过,这里的确没有什么凶兽。但有一头凶兽……”
“哦?”陆州审视此人,问道,“何种凶兽?”
“老先生没见过?”
那人之所以老实交代,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那凶兽,没想到这老头没看到过。
陆州摇了下头。
那人笑着拱手说道:“既然如此,就此别过。”
“等等。”陆州语气一沉。
“老先生还有什么问题?”
“何种凶兽?”
陆州语气威严,目光深邃。
令人不寒而栗。
那人也觉察出陆州的口吻不太友善。
“老先生,我们真的只是捕猎来的。”
那人语气软了一下。
他可不想树敌。
能在未知之地自由走动的,可不是什么弱者。
“回答老夫的问题,尔等自当安然无恙。”陆州淡淡道。
掌心一推。
那人想了一下,又不是不能说,于是道:“这凶兽酷似山羊,浑身沐浴祥瑞之光。”
他没有说出这凶兽的名字。
陆州反而直接点出:“白泽。”
“老先生不愧见多识广,佩服佩服。”
旁边一人说道:
“这凶兽时常在敦牂天启出没,自从天启坍塌过后,就在这一代游走。每年都有大量的修行者试图抓到这头凶兽。奈何这凶兽极其狡猾,太难抓了。”
陆州问道:“你们在何处看到白泽?”
那人指了指深渊,说道:“白泽每隔一个月,都会在深渊上盘旋,降下祥瑞大雨,然后悲鸣一声。我们就是在等这个机会。”
“算算时间,这两天应该就出现了。”
百年时间,人类早就摸清楚了白泽的习惯和规律。
但就是没办法抓住它。
陆州闻言,轻唤了一声。
他的声音不大,却和以前一样,传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席卷四面八方。
那十人心中惊讶,惊觉眼前这位老者修为不低。
可惜的是,白泽并未出现。
陆州心中反而有点失落。
虽说现在的天相之力,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源源不断。
但陪伴着他度过最难时期的,便是白泽。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老夫给你们一个忠告。”陆州淡淡道。
“老先生请讲。”
“放弃抓捕白泽。”
“为什么?”
那人有些不能理解。
凶兽人人可抓。
凭什么你说不能抓?
这不是蛮不讲理吗?
就在这时,有人惊呼出声,指着远处的低空,说道:“白泽出现了!”
众人看了过去。
露出了惊喜之色。
这不是他们第一人看到白泽了。之前每次看到,都是追赶状态,而白泽的飞行速度,令他们望尘莫及,加上未知之地复杂多变,想要抓住白泽,难如登天。
但这次,他们看到了希望。
白泽飞得很近。
飞得也很低。
接着他们看到白泽飞到了深渊之上,盘旋了两圈。
祥瑞之光亮了起来,白泽降下祥瑞大雨。
它朝着深渊中发出一声悲鸣……继而踏空行走,朝着高空掠去。
“抓住它!”
十多名修行者,看到这凶兽的时候,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发动了进攻。
陆州掌心一压。
十人皆纷纷落地,飞不起来了。
“怎么了!?我怎么了?!”
“我为什么不能飞了?!”
十人大惊失色。
陆州缓缓开口道:“白泽。”
白泽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看了一眼,出现在不远处的陆州。
白泽眼睛睁大,浑身的祥瑞之光变大了数倍,照亮了方圆十里。
之前它都是故意隐藏自己的光芒,以免被人类发现,如今再次看到主人,它欢呼雀跃,兴奋躁动。
白泽释放了它的力量,以宣示它的兴奋。
发出巨大的叫声,荡漾了出去。
“白泽这是……”十人目瞪口呆。
他们苦心要抓的凶兽,不仅不跑,反而朝着他们飞来。
白泽落了下来,落在了陆州前方十多米的地方,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陆州身前。
众人:“……???”
陆州的目光也落在了白泽的身上。
百年时光,白泽也老了一些,神态上变得更加成熟,身上的毛发,旺盛了许多,气息更加精纯。
白泽,还是那个白泽。
百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白泽的眼中充满了兴奋,以及激动。
陆州的眼中却是充满了温和与感动。
老朋友,你回来了!
抬起大手,轻轻放在白泽的身上,抚摸两下。
白泽跪了下去。
似乎是在请主人上去。
陆州也没有拒绝,移行换位,出现在白泽的后背上。
“走。”
白泽踏地而去,光芒四射,划破天际,朝着远处掠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十人,砸吧砸吧干燥的嘴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就在陆州离开后两个时辰。
深渊远处的上空,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光团通道。
数名修行者从通道中缓缓降落。
小鸢儿和海螺看向深渊,说道:“到了。”
海螺说道:“今天是师父的百年忌日,也不知道师兄们会不会来。”
“应该来不了吧。”小鸢儿说道,“上章大帝算是比较宽容,其他几位,跟太虚对付不来。”
“嗯。”
“不用多想,回头我会跟他们联系。”
众人朝着深渊掠去。
按照事先准备,取出祭奠用的物品,朝着下方掠去。
当她来到樊笼印所在的位置时,露出了疑惑之色:“咦?樊笼印呢?”
海螺也飞了过来,发现了这一点,惊讶道:“樊笼印是师父的东西,怎么会消失?”
上方几名修行者,看了一眼,觉察到问题所在。
“两位姑娘不用着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小鸢儿皱着眉头,试图找到一些痕迹。
可是这半空之中,哪有什么线索?
她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说道:“就连师父的东西也没了。”
海螺叹息道:“可能是深渊变大了一点,樊笼印掉下去了。”
“师父……”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低声啜泣。
也不知过了多久。
二人祭奠差不多的时候,上方的修行者才开口道:“大帝说过,离开太虚不宜太久,两位姑娘,是时候回去了。”
“再等等,百年忌日,能不能多给点时间?”小鸢儿抱怨道。
“慈姑娘说的是,那就再等一个时辰。”
他们都清楚这两个丫头在上章的地位,不敢轻易怠慢。
两人又在深渊中待了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