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煉氣五千年》-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目標,神念宮殿看書

煉氣五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五千年炼气五千年
在丁牧深入死灵谷之前,钟晏就认为丁牧表现出来的战力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但是丁牧今天的表现,再一次刷新了他对丁牧的认知。
之前丁牧是凭借空间折叠神通,将晨钟之境大能耍得团团转,只差一柄强力的玄宝,甚至能斩杀晨钟之境大能。
而今天,丁牧竟然一个人把宋刊和近百只晨钟之境怨灵玩得团团转。
单单能把这些怨灵困住,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丁牧还能随意将这些怨灵放出来!
怨灵的战力不足,这是所有人公认的,但是宋刊的修为和战力都达到了晨钟之境第五层,是实打实的超级高手,在丁牧这里,一样要闷着头转圈。
眼看放出来的怨灵想要逃走,丁牧只好提醒道:“钟门主,再不出手,这怨灵可就跑了!”
钟晏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出手将怨灵制服。
怨灵没有实体,擅长神通法术,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而怨灵还有另外一个通途,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怨灵本身就是灵气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凝聚在一起的生命体,本质是灵气,所以用特殊的手法炼制之后,可以用来给炼气士提供大量的灵气。
虽然效果比不上神念,也没有神念玉简这么方便,但是在特定情况下,还是很好用的。
就比如今天和左禅、宋刊等人战斗的时候,三十二名长老体内的灵气几乎消耗干净,如果没有神念玉简的话,将怨灵炼制之后,能够让这三十二名长老快速恢复灵气。
所以钟晏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过这些怨灵。
他数了一下,九十三只晨钟之境的怨灵,如果全都炼制的话,几乎可以让三十二名长老恢复三次灵气,足以支撑他们打一场持续八九个小时的战斗了。
所以钟晏让三十二名长老不要松懈,让丁牧一点一点把怨灵放出来,然后他们一起出手将怨灵制服,等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就可以着手炼制怨灵了。
把所有怨灵抓住之后,无尽空间里就只剩下宋刊了,钟晏看着在无尽空间里不断绕圈的宋刊,发出一声冷哼。
丁牧打出一道法诀,落到阵盘上,宋刊就从无尽空间里冲了出来。
刚刚脱困的宋刊不敢有任何怠慢,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就要逃跑,但钟晏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双手打出法诀,一只灵气凝聚出来的大手落下,一把抓住了宋刊,任凭宋刊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随后钟晏连续发出数十道灵气将宋刊体内的修为完全禁锢起来,来到宋刊面前,“宋长老,当初你偷袭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宋刊很清楚他和钟晏之间的恩怨,知道落到钟晏手上,绝对没有幸理,当即破口大骂,但刚喊出来两个字,就被一巴掌打到脸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钟晏收回手,盯着宋刊看了好几秒,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当初你被隐杀门的人偷袭,身受重伤,命悬一线,是我一个人挡住了五名隐杀门的晨钟之境高手的进攻,把你带了回来。我为了救你,同样身受重伤,差一点就死在那里,你就是这么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的吗?”
宋刊脸色有了一些变化,随即又发出一声冷哼,“成王败寇,不必多说,动手吧!”
钟晏右手抬起来,又慢慢落下去,说道:“我不会在这里杀死你,等下次左禅带人过来的时候,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杀死你,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这次是你,下次就是左禅,你们两个人,一个都别想跑!”
说完,钟晏猛然出手,连续两掌,一掌拍在宋刊的胸口,一掌拍在丹田之处,宋刊连续吐出几口鲜血,脸色惨白,身上的气息波动快速下降,顷刻之间就跌落到了闻道境第九层!
“带下去,好好看押,别让他跑了!”
“是!”
钟韵脸上带着几分兴奋,亲自把宋刊带了下去。
这些年他在左禅和宋刊这里吃了不少苦头,如今有机会,当然要好好报复回来。
之后钟晏让三十二名长老好好调息,他则是一脸好奇地看着丁牧,“丁牧,你到底还有多少东西瞒着我?”
丁牧笑道:“我有什么瞒着你?这块阵盘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牌了,如今已经激发过了,就没什么用处了,下次左禅带人过来,你就不要指望我能帮上什么忙了。”
钟晏哈哈一笑,“你放心吧,这次我们得到了九十三只晨钟之境的怨灵,实力壮大了不少,左禅要是还敢来,我绝对让他有来无回!”
丁牧点头,“好了,那你去忙吧,我也该找个地方休息了。刚才我一个人面对宋刊和九十三只怨灵,压力很大啊。”
嘴上说着压力很大,但丁牧的脸色看起来却是最轻松的一个。
“等等!”
钟晏急忙叫住丁牧,“我还有件事要问问你的意思。今天这次战斗之后,左禅肯定不会在轻举妄动了,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是继续留在死灵谷里面,还是去外面重新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
丁牧笑了,“你已经有主意了,不是吗?”
钟晏点头,“没错,我打算对东南方向的神念宫殿动手,只要能将神念宫殿占下来,我们就能得到大量神念和大量的修炼资源,还能让我们拉拢的执事、弟子都搬过来,和左禅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丁牧说道:“这个策略不错,有了一块地盘之后,你们才能和左禅耗下去,而不是一直吃老本。这次你们手里的神念,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钟晏苦笑,“是啊,都快消耗完了,所以我才迫不及待想要对东南方向的神念宫殿动手。”
丁牧沉吟一下,说道:“如果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尽快动手吧,不要让左禅反应过来,否则你肯定会后悔。”
钟晏露出不屑的表情,“有什么好后悔的?就算左禅知道了又如何?难道他还敢带人过来不成?今天这次战斗之后,他不敢再轻易出手了。”
丁牧说道:“对,左禅是不敢轻易出手了,但你觉得左禅会眼睁睁看着你占据神念宫殿吗?如果换成是我,我宁愿把神念宫殿彻底毁掉,也绝对不会让神念宫殿落到你手里!”
钟晏恍然大悟,“对啊,我明白了,我这就安排下去,一个小时之后出发,绝对不能给左禅反应过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