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水鬼遊魂-第738章 公報私仇讀書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平型岭如此重要的战略要地,为何不派重兵把手?”
对于突然出现的李逵宁化军都指挥使陈仪有点不喜,但谁让李逵是京官,还是文官。大宋的将领天生就比文官矮一头。尤其是地方禁军,都指挥使也不过是五品武将,根本就不敢对李逵不敬。
陈仪只好低头,但同时也不愿意就此认错,搬出枢密院道:“末将退守城内,是奉了枢密院的军令。”
“什么,你还该犟嘴!”
李逵手中提着马鞭指着陈仪,后者真怕李逵冲上来用鞭子在他属下的面前被抽一顿。
李逵咆哮道:“失去了平型岭,就一个小小的繁峙,能守得住进入晋中的咽喉要道?”
陈仪道:“大人,我兵力不足,如何要驻扎平型岭,人少了没用。再说,卑职也没有这么多兵可以派遣。”
“竖子狡辩!”李逵怒不可遏地要跳下战马训斥。
这时候,已经看清楚李逵心思的高俅过来做和事佬,对李逵宽慰道:“大人,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虽说陈将军有自作主张的嫌疑。可毕竟在军中效力多年,不能因为犯错,而以正军法。”
陈仪听到这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什么叫不能正军法。他犯什么错了,要这么对他?难道他听命于枢密院,也听出错误来了?
再说了,一点小错,就要他人命,这也太过分了吧!
他不记得自家和高俅有仇,高俅要这么害他。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当然,陈仪也不认为自己有性命之忧。毕竟,他是宁化军的主将。
陈仪更想不明白,为何李逵要故意针对他。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没有任何利益上的瓜葛。
至于说平型岭的重要性,这是河东路的门户不假。陈仪就是驻扎在这片防区的将军,必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平型岭的重要性。
真要是连这点都不知道,他这个都指挥使岂不是白当了?
可问题是,他根本就不敢违抗枢密院的命令。同时,他也看出来了,李逵是故意针对他。平型岭是重要,这地方虽说没有建造关隘,但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往后四百年,明朝的时候在这个地方建造了一座关隘,叫平型关。
但要说真的很重要,重要到不守住,天就要塌下来的程度,陈仪是不信的。
这并非是辽人不会从这里进攻,而是和辽国的军队兵种有着密切的联系。平型岭也好,繁峙也罢,这都是一条从涿州进入河东路的必经之路。但这条路有个缺点对骑兵非常不友好,都是山谷狭长地带。骑兵真要是通过这里,就必须要在延绵几百里的山谷中行军。
两山夹一路,这样的地势对骑兵很凶险。
只要任何一个山头有人埋伏下来,就可能葬送这支军队。
而且延绵数百里的山谷,对于几乎纯骑兵的辽军来说,过谷道进攻太远的威胁实太大,后果不敢承受。
可李逵既然这么发挥,显然有李逵的道理。
李逵似乎被高俅的话给劝住了,沉吟道:“既然如此,死罪能逃,活罪难逃,来呀,给我按住陈仪,狠狠地打!”
陈仪这才明白,这李逵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没有派兵驻守平型岭而发怒,有可能,他倒霉催的遇到了文官想要立威,拿他下手立威的倒霉事。可是他也搞不明白,文官是喜欢对武将用杀威棍之类的手段。韩琦,文彦博,章惇要是初入军中,必然会用这一招。
可让陈仪不理解的是,李逵为什么要找上他?
章惇,韩琦,文彦博立威的手段虽说和李逵如出一辙,可他们绝对不会对主将下手啊!而陈仪恰恰是宁化军的主将。他百思不得其解,什么地方触怒了李逵,让对方如此暴躁。这个问题李逵当然可以说,可惜陈仪没有问。原因只有一个,在李逵眼力,陈仪就是个废物,没有他更省事。
啪——
鞭子落在后脊背上,刚开始,他还能忍住。
可随着鞭子落下越来越重,陈仪他忍不住了。主要是他以为自己没有喊叫,让李逵失了雅兴!
既然有这样的趣味,陈仪想着干脆配合李逵算了。他这才明白:什么大宋第一的勇将?都是骗人的把戏。
啊!
啊!
“大人,我错了!”
“错哪儿了!”
陈仪的手下怒不可遏的瞪眼怒视李逵,可李逵却不为所动,心中兴奋不已:“看不惯,就动手啊!”
陈仪也不敢让手下明着和李逵冲突,他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连连对手下使眼色,这才让他的手下安抚了下去,怒目盯着李逵,敢怒不敢言。
“大人,卑职错在不该失了计算,给辽人可乘之机!”
“不对,继续说!”
“武松,给我认真打!”
鞭子在空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再下去,陈仪哪怕是跪在地上,也有被一鞭子抽起来的疼痛。他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尤其是看到李逵冷漠的眼神,心里更是往下坠,暗道:“不对劲,这狗贼想要爷的命!”
可等到他想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后背早就被打得皮开肉绽,血水将战袍都染红了。直到这一刻,陈仪才开始挣扎起来。可是被如同肉山一样的焦挺按住,他哪里反抗地起来。
至于宁化军动手?
李逵更不怕了,宁化军在不在,他根本就不在意。与其相信战斗力低下,军容涣散的宁化军,还不如相信自己手把手带出来的飞廉军。至于宁化军要造反,就更容易了,有几个人造反,他就杀几个人。
这根本就威胁不到李逵。
反倒是有宁化军在身边,让李逵有种不安全的感觉。
“李逵,你我无怨无仇,为何要杀我!”
“杀你?没有的事,不过是小小的惩戒!”
“大人,我等宁化军为朝廷驻守边塞,为何大人刚来就要对我宁化军主帅下毒手,这岂不是让我边军将士寒心!”
直到现在,陈仪的部下也看出了端倪,他的亲卫也有冲上来夺人的冲动。不过杨志抱着他的家传宝刀,沧浪浪拔出宝刀,大喝道:“杨志在此,谁敢造次?”
不多时,陈仪已经晕死过去,武松手中的鞭子还不停的抽打在陈仪的身上。
高俅偷偷对李逵提醒道:“人杰,差不多了。”
“算了,算这厮命好,且用装死饶过他小命罢了!”
一桶冷水泼在陈仪的后背上,陈仪打了个激灵,虚弱的睁开眼,却发现阳光刺眼的厉害,眼中满是黑色的影子。他知道自己之前应该晕死过去了,等到他看到李逵与他近在咫尺的距离,陈仪心中的悲愤再也忍不住,虚弱地反击道:“李逵,我会去紫宸殿状告陛下,你滥用私刑。”
“好啊!”李逵玩味的笑着,指着陈仪不屑道:“不过你先将熙宁九年军械失窃案的事先说清楚吧,看陛下是信你的,还是信我的。”
陈仪目光一凝,随即躲闪着不敢看李逵。
熙宁九年的失窃案,死了个姓聂的校尉,而这桩案子尘封了十多年之后,再次被提及,显然李逵是有备而来。这是掉脑袋的大罪,他为此都让一个手下满门被灭,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李逵会旧事重提?
陈仪扭过脸,嘴硬道:“我只知道看管军械的校尉监守自盗,失窃了绝对不容就是的数十架神臂弓,军械上千,最后畏罪自杀。不知李大人所问到底是何意?”
李逵手掌拍打着陈仪的脸颊,奚落道:“为了私欲,敢杀人,难道不敢承认?”
“既然你不敢承认,我就只当没有。这件事情就揭过去了,不过之后你在我麾下,可别被我找到机会。要不然,本官绝对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李逵冷笑着站起来,对宁化军的将校道:“都听着,本官来繁峙不是来做缩头乌龟的,而是让辽人知道我大宋的厉害,打下涿州城,才是我李逵此战的目的。陈仪!”
“陈仪何在?”
陈仪怨怒地趴在地上,努力仰起头,气弱道:“卑职在。”
“给你三天准备,你带领本部精锐做先锋,朝着涿州进军,抵达涿州之后,给我立刻发动攻击。本官带着主力,随后接应尔等,你可有疑义?”
陈仪敢说个不字吗?
李逵想要杀他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这时候拒绝,不是给李逵机会吗?
可是就宁化军这点人,去进攻拥有重兵把守的辽国军事重镇涿郡,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卑职领命!”
陈仪在部下搀扶下,单腿跪在地上对李逵道。
“将军!”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回去再说!”
……
陈仪想着周围都是李逵的人,此时发作,必是找死。不得已,只能先忍气吞声。想着回到了繁峙之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据城反了算了。
可是当他到了繁峙城之后,立刻傻眼了。
宁化军被驱赶出了城内,而城池早就被飞廉军给占了。鲁达站在城头上,对城下地陈仪道:“奉大帅军令,宁化军在城外安营扎寨。”
陈仪心中暗道:“好毒的李逵。”
借口训斥他,将他骗出城,然后让飞廉军夺走了宁化军在前线唯一的城池。而且将近五千官兵,被夹在两万大军之间。
但凡陈仪有造反的心思,分分钟就能被李逵给扑灭。
尤其李逵手中还有重骑兵,陈仪除了走山路逃跑之外,没有其他活路可选。
“将军,怎么办?”
刚上好金疮药,并没有让陈仪感觉到任何药到病除的迹象,反而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平型岭上,高俅对李逵询问道:“人杰,你和陈仪有仇?”
要是换个人问,李逵肯定不会回答。但高俅是自己人,李逵不介意将话说透:“高俅,你还知道聂翠翠吗?”
“知道啊!当初你在延安府纳的小妾,怎么了,她不是父母双亡,就一个弟弟在端王府。怎么就和军中主将有仇了?难道是这个陈仪杀良冒功,是聂家的仇人?”高俅猜测道。
李逵摇头道:“不是,但也差不多。聂家原本就是宁化军的将领,十多年前,宁化军失窃了一批军械,数量很大。被当时的宣抚使盯上了,可是突然一夜之间,看守军械的将领家被满门被杀,只有一个女儿和尚幼的幼子活了下来。陈仪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让聂家家破人亡。”
话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高俅咬牙切齿的同仇敌忾道:“狗贼好胆!军中贩卖军械,还敢栽赃灭口,如此丧心病狂,就算是碎尸万段,也不为过。贤弟,之前哥哥错了,这等狗贼,就该死在你我兄弟的手里,让他去攻城,岂不是便宜了他?”
“他除非带着手下能打下涿州,要不然,我还能让他不成?”
李逵冷笑着看着涿州方向。此城乃辽国南京道的门户,涿州被攻陷,辽国的南京就失去了所有屏障,彻底暴露在兵锋之下,此城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辽国在这座城池,极少囤积了两三万的精兵。
李逵虽说之前对陈仪说,让他带五千兵马做先锋,两万人马随后就到。
可是,随后,能是随后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反正李逵绝对不会给宁化军任何希望。
至于说宁化军中士卒是否无辜?
都已经烂成这样子了,无不无辜已经没有意义了。毕竟,留在军中的将士,多半也是陈仪的亲信。这些人放在边关,本来就是个威胁。
三天之后,陈仪趴在军中运送粮草的草料车上,路过平型岭,眼神中流出痛苦的神色。良久,才咬着后槽牙道:“出发!”
“人杰,陈仪此人不简单,能隐忍。要是现在将人拦下,他的小命在我们兄弟手里,想要怎么揉搓都是你我一句话的事。怕就怕这小子不学好,万一去了涿州投靠了辽人,必然让北军震动。万一让陛下听到了风言风语,恐怕会对兄弟不利。”高俅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说话的时候,还对李逵比划了一个杀人灭口的手势,省的夜长梦多。
可是李逵不怕陈仪叛变大宋,投靠辽人就投靠辽人,大不了找机会把这家伙抓回来。到时候就是光明正大的钝刀子杀人。
几天之后,涿郡。
辽国崇义军节度使韩资让接到斥候报告:“大帅,有一支五千人的宋军朝着我涿州而来。”
五千人?
韩资让还以为听错了,这点人的宋军能有什么用?难道是攻城吗?岂不是笑话?
总觉得有阴谋的韩资让对斥候道:“再探!”
“遣人禀告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