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笔趣-第0321章 就這麼走了?鑒賞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讲真,江跃现在脑子绝对是一片懵。
林一菲出现以后,他就觉得现场的氛围很不对劲。
本来杀气腾腾的画风,为什么一下子变得风光旖旎?就跟在电影院看电影,本来是血腥恐怖的惊悚剧,画面一切,给换成了狗血言情剧。
怎么觉得那么不真实?
江跃怔怔看着巢穴的盖子缓缓盖上,林一菲的身影也在一团紫气当中变得模糊起来。
随即……
轰隆一声。
下一刻,那背景墙破开一个大洞,那紫色虫卵一般的诡异巢穴,消失在了江跃的视野当中。
走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怎么还可以穿墙?
跟着,几头变异怪物也怪叫着从黑暗的角落里不断窜进那个大洞,丑陋的异虫同样跟过江之鲫似的涌入洞口。
几乎是在眨眼间,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肥肥!?”
江跃愣神间,忽然想起童肥肥还在外头呢。
这多功能大厅里已经没人,甚至没有活物。再逗留也没有意义。
掂了掂手里的东西,这是刚才林一菲离开之前,丢给他的一枚药丸。
姑且可以称为药丸的东西,乌不溜秋,看着也不是很起眼,比剥了壳的龙眼还小那么一圈,看着也像一枚巧克力豆。
想起门口被一层厚厚的绿色黏液拦住,江跃抓起两根金属棍。
可等他转身后,却发现门口空空如也,之前阻拦他退路的绿色黏液早就不知所踪。
“肥肥!”
江跃来不及细想,冲出门朝外追去。
童肥肥先前被林一菲用神奇手段摔出门外,倒也没有摔远,就在走廊外头的不远处。
见到江跃冲出来,童肥肥就跟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似的,干嚎了起来。
好在他皮糙肉厚,被这么拖来拽去,出了点皮外伤,竟也没有伤筋动骨。
“班长,我没事啊,干嘛这么愁眉苦脸?”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事,童肥肥还很调皮地在原地蹦跶了两下,示意自己龙精虎猛,毫无问题。
见班长还是愁眉不展,童肥肥狐疑起来。
“班长,你不会……被那小妞……强推了吧?”
童肥肥脑洞向来大,迪化思维严重。
一旦形成这个念头,脑补竟跟江水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脑子里的画面感不断涌现。
可怜的班长,在林一菲可怕的力量下,完全失去了反抗力。
就像一头可怜的小羔羊似的无助,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而林一菲就是那馋江跃身体的巫婆,狠狠霸占了江跃!
“这简直……是丧心病狂啊!”童肥肥义愤填膺。
“为什么不冲我来!?”
童肥肥觉得,这种苦难,自己完全可以代班长承受的。为好兄弟承受这份摧残,他义不容辞。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好像有什么关键的地方被忽略了?
嗯?
童肥肥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古怪,有些疑问地望着江跃。
“可是……为什么那么快?”
被林一菲摔出走廊,童肥肥感觉顶多不会超过五分钟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剔除那些乱七八糟的消耗时间……
时长方面,未免也太不给力了吧?
童肥肥的眼神从疑问变得有些同情起来。
想不到,一切都堪称完美的班长,竟有早退的隐疾,这是老天爷嫉妒班长的完美吗?
“那什么……班长,咱别灰心。听说第一次的话,很多人时间都很短的。”
江跃一巴掌呼了过去。
“还有心思贫嘴?”
“班长,别老羞成怒啊。”童肥肥歪着脑袋躲开,气哼哼站了起来,撸起袖子怪叫着。
“林一菲在哪?我非得跟她理论一下不可!”
“这种事,为什么单独把我撇到走廊外面,简直是欺人太甚!?”
江跃也不拦他,而是闪在一旁,抱着膀子围观童肥肥表演,嘴里似笑非笑道:“看你心情好像不错,那我就放心了。”
“班长,你什么意思?”童肥肥隐隐觉得,好像剧情有点不太对?
“林一菲说,她在你身上动了手脚……”
“我在她身上动手动脚还差不多……什么?班长你刚才说什么?她……她在我体内动了什么手脚?”
“你以为她凭什么隔空能让你上天,又能让你入地,还能让你倒飞出去?”
童肥肥那张肉嘟嘟的脸,顿时变得跟苦瓜似的。
“她……她这是区别对待!”童肥肥想了半天,一肚子脏话还是硬生生吞了回去。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童肥肥一双细细的眼睛时不时朝大厅门口瞥去,生怕林一菲忽然就走了出来。
“别怂,她已经走了。”江跃见童肥肥跟惊弓之鸟似的,好心提醒。
“谁怂了?我会怕她一个火柴妞?要不是看在她是女孩子的份上,我一个能打她仨,你信不信?”
“我信。”江跃一本正经点头,“既然这样,咱们暂且放她一马?”
“算她运气。”童肥肥哼哼两声。
不过随即道:“还是不行啊,这小妞真要在我身体里植入那虫卵,回头跟汪浩似的人不人,鬼不鬼。我倒是不怕,就怕到时候助纣为虐,祸害其他同学。像我这么善良的人,于心不忍啊。”
“那怎么着?”江跃知道童肥肥其实内心早怂了,嘴上不愿意承认罢了。
“还得找她!祸害我一个就算了,万一等她势大之后,祸害扬帆中学,甚至祸害整个星城,咱俩可就是大罪人啊?”
“追?”
“必须追啊!”
两人回到多功能大厅,站在背景墙那个洞口前,童肥肥怔怔发呆。
“真走了?”童肥肥喉咙一阵阵发涩。
“走了。”
噗通!
童肥肥双腿不争气一软,当场坐倒在地。
之前紧紧拿捏的那副倒驴不倒架的气势,瞬间瓦解,荡然无存。
毫无形象地抱着江跃的大腿干嚎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变成怪物啊。我爸妈就我这么一根独苗苗,再说我还是处男啊。我跟那小妞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班长,还有没有办法想想?救救我……”
江跃万料不到童肥肥的崩溃来得这么突然。
“肥肥,别这样,我以为你真不怕。”
“呜呜呜,要是跟汪浩那小子一样,总算还享了一夜的艳福。我这可亏大了,被她拖来拖去,要死要活的,好处一点没沾上,完了还给我这么一下子。班长,这不公平啊!”童肥肥捶地嚎啕。
江跃正要开口,忽然楼下传来叫喊声。
“江跃,江跃!”
“你们还在吗?”
“童肥肥!有人在吗?出个声!”
是韩晶晶?
确实是韩晶晶,她已经搬到救兵了。
高翊老师带着七八个觉醒者,还有一队学校保安,全副武装赶到。
江跃到窗前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示意他们不要上来。
“先别哭嚎了,有事没事,回头检查一下再说。万一林一菲就随口那么一说呢?”
好说歹说,总算把童肥肥给稳住了。
他也没急着把那枚药丸拿出来。
他打算先让童肥肥去先检查一下再说,真在体内发现了异虫的痕迹,再考虑用这药丸。
虽然江跃觉得林一菲临走时不太像是糊弄他,可终究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万一童肥肥没事,这药丸吞下去反而出事了,那他可就真成了罪人。
下楼前,江跃先回到之前八楼那个房间,将那具遗体搬出来。
到了楼下,韩晶晶关切地冲了上来,对着江跃一阵询问。
江跃也没细说,只是说遇到些状况,总算没有出什么大事。
而童肥肥发生了这些丢人的事,自然更不想在大家面前吐露出来,乖乖地闭嘴不谈。
回到学校,江跃才发现,整个学校留守的学生,几乎都在露天待着。
连续几天的灾变,学校也不放心大家留在室内。
好在最近天气都很好,没有雨水,便是露天待着,有被褥这些装备,倒不至于冻到。
天地异变还在继续,天地之间,萦绕着浓郁的灵力波动。
如今这几乎成了日常规律。
江跃扫了一圈,看到大多数人还是浑浑噩噩,脸上挂着深深的迷茫,甚至近乎麻木。
除了那些早期的觉醒者之外,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主动融合这天地之间的灵力,甚至很多人压根就没有意识到。
这让江跃心里暗暗叹气。
要是这么下去,那也只能得过且过,过一天算一天,指不定哪天就成了诡异时代的牺牲品。
虽然,江跃早有心理建设,他也知道,整个盖亚星球二三百亿人口,绝大多数可能会被一轮一轮地淘汰掉。
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将不可避免。
可说到底,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熟悉的这些面孔,自己朝夕相处的这些人早早出局。
说到底,如果自己都不争取,都已经放弃了努力,那又有什么理由不被淘汰出局?
高翊老师大概看出了江跃的疑惑。
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苦笑摇头。
显然,这个问题高翊也意识到了,估计也努力动员过,只是,效果却一点儿都不乐观。
也许,大多数人并非是自暴自弃,而是他们根本找不到努力的方向,不知道该如何去努力。
说到底,都是未经世事的年轻人,没有走出校门,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要说能有多成熟的心智也不现实。
江跃腋下夹着一具尸体,虽然被白蜡封死,在黑暗中看不太出来,不过江跃也没打算往人群钻,免得骇人听闻。
跟高翊老师低声说了下情况,将这具遗体暂时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安置。
……
男生宿舍楼后面那棵老榕树就像一个平静祥和的老人,不管时事如何变迁,似乎对它而言都已经无关紧要,波澜不惊。
童肥肥靠坐在老榕树边上,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来到自己祖父跟前,寻求慰藉安抚。
如今茅十九回了家,童肥肥在学校的伙伴又少了一个。
“班长,你说,要是我真被林一菲那丫头动了手脚,我会不会跟汪浩那样,变成一个怪物?”
别看肥肥平时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是个心事很重的宅男。
尤其是他迪化的时候,各种脑补就能把他自己给吓个半死。
江跃本来还打算逗一逗他,见他这样,倒也不好再隐瞒了。
当下将林一菲留下的药丸给他看了一眼,并把自己的打算跟他直说了。
童肥肥顿时眼睛一亮:“你怎么不早说?我算是瞧出来了,你跟那小妞肯定有一腿!是不是?”
“没你想得那么龌龊好吧?”
“那也肯定没有你说的那么纯洁。”
童肥肥八卦之心顿时熊熊燃烧起来,凑一扫先前的颓废丧气,眉飞色舞地凑了过来。
“班长,说真的,你到底从了她没有?”
“从你个鬼!不过林一菲好像敌意确实不强。”
“那必须的啊。扬帆中学的妹子,有一个算一个,能找出几个对你有敌意的啊?照我说,林一菲那丫头一定是馋你很久了,对你有企图啊。不然她能给你解药?”
童肥肥说着,迅速地抓过药丸,一把就吞了进去。
江跃打算阻拦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咕隆咕隆两声。
药丸已经进了童肥肥的肠胃里。
優秀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 ptt-第0321章 就這麼走了?鑒賞
“死肥肥,你就不怕这是个坑?”
“不会!”童肥肥很笃定的样子,“她要干掉我,分分秒秒的事,根本不用这么麻烦。这解药冲你的面子,肯定假不了。要是假的,以后你不得跟她翻脸?她还怎么馋你的身子?”
听起来是一套歪理。
不过童肥肥说出口来,却是一套一套的。
“不管咋样,明天去行动局那里检查一下,他们那里的设备先进。”
童肥肥懒洋洋道:“明天再说啦!”
完全没有之前的提心吊胆,似乎对这件事无比自信。
两人在老榕树下盘膝而坐,不再说话,吸收着这浓郁的天地伟力。
屁股还没坐热,童肥肥忽然捧着肚子大叫起来。
“不好,要拉稀!”
甚至都来不及冲到厕所,滚到一旁的草丛边上,解开裤子就是一顿稀里哗啦。
这一拉不要紧,足足折腾了一晚上,闹了七八回。总算稍微消停了些。
“班长,是不是药丸发挥作用,把那异虫给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