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r0o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提督,你好討論-881 再給他們最後一次機會閲讀-90kvq

提督,你好
小說推薦提督,你好
交警队的事情处理完了,肖宇航走出交警队的大门给昨天留电话的派出所警官打了一个电话。
警官和他说下午一点半去派出所,现在已经中午了他们在吃饭。
于是两方人约好下午一点半在派出所见面,随后肖宇航便在附近找了一个馆子拉着卡比和徐文慧去了包厢。
“多谢卡总和徐小姐连夜帮忙把定损单做出来,这里我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肖宇航端起茶杯对卡比和徐文慧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肖先生你是顾客,我们服务好了每一位顾客,下次顾客要是买车或者和车有关的业务才会第一时间想到我们嘛!”卡比同样对肖宇航举起茶杯说道。
桌上有开车的人,就没有点酒一类的东西,全都是以茶代酒。
“下午的事情有定损单在这就不用麻烦卡总和徐小姐陪着了,我这边自己就能处理,实在不行不是还有电话嘛!”肖宇航对卡比说道。
“没问题,那下午我和文慧就先回去了。如果肖先生你这边还有什么需要,一个电话?”卡比点点头对肖宇航问道。
“没问题,一个电话。”肖宇航也点点头。
事情谈妥,菜也上来了,几人吃完饭后在饭店门口告了别。
。。。。。。
吃完饭,肖宇航带着赤城又回到了医院。
胖紙的消瘦羅曼史
程烨正在床边有些艰难的吃饭,看到肖宇航和赤城来了,他急忙放下饭盒和两人打招呼:“你们来了?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啊?”
“不急不急,你先吃饭。吃完了咱们慢慢说。”肖宇航连忙对他说道。
程烨听到这话,重新拿上饭勺尽量加快吃饭的速度。
肖宇航找了个椅子坐下来,等程烨吃完了再和他说事。赤城则从手提包里拿出几个水果走进卫生间洗净切好后放在了自家提督的好友面前。
“谢谢。”程烨对她道谢道。
“没关系。”赤城摆摆手,同样找了个椅子坐在了自家提督的身边。
等程烨吃完饭,肖宇航给他递了瓶水问道:“兄弟,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直接走法律程序还是先调解?”
程烨想了一会儿,老好人的说道:“还是先调解吧,能调解了最好。和我们那时候一样年轻气盛脾气大,听到自家兄弟被人撞了估计爱护心切才动手的。算了,能调解就赔钱了事吧。不然真的要刑拘了那小子一辈子也毁了。要是他们家闹起来虽然我们占理,但也麻烦不是?”
“那这事儿就我管了啊?”肖宇航对程烨问道。
大漢爭霸 龍驤校尉
出嫁不從夫:錢程嫡女
“行,到时候赔偿的标准你看着办吧。反正也不差那几个钱,不过医药费和修车的钱肯定要他们掏。”程烨给肖宇航定了一个条件道。
“ok,这两个肯定的。还有什么要求?”肖宇航对程烨问道。
“就这两,没别的了。我家你也知道,又不缺这几个钱。要是要多了闹起来麻烦死了,就按正常标准来吧!”程烨对肖宇航摆摆手道。
“ok,那我下午就按这个和他们谈了。对了,定损单我复印了一份,放你这里你保管好了啊!”肖宇航一边说着一边从赤城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份车辆定损单复印件递给程烨。
“嗯。”
。。。。。。
下午一点半,肖宇航和赤城准时出现在了派出所。没几分钟,高可阿夫妻两个也到了。
昨天的民警把两边都带到了调解室,然后先开口对肖宇航说道:“这事儿呢,可大可小,大了对孩子不好,最好是能和平解决了。当然,肯定是按照都能接受的标准来,你们这边有什么要求啊?”
“警官的意见我是赞同的,我们这要求也很简单。第一,道歉。我哥们在这事儿没任何责任还被打成这样,道歉是肯定要道也不能少的。第二,车子的维修费用肯定是要赔的。我也不瞎说,保险公司的定损单在这里,省的你们觉得我们讹你钱。玻璃两千二,acc探头两千四,引擎盖维修加喷漆一千二,左前叶维修加喷漆一千,一共六千八。这价格如果你们接受不了,那自己找家4S店去问问。第三,医药费这块医院最后发票开出来多少就是多少,多一分我们都不要。最后是误工费营养费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你们加起来给个三万就行了。”肖宇航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高可阿夫妇说道。
民警从肖宇航这里问到了条件,转头看向高可阿那边问道:“这边条件说出来了,你们这里什么意见?”
听到民警的问话,高可阿抽着烟对肖宇航冷笑道:“呵呵,坏个玻璃探头喷两个漆要六千八?你不是讹人是啥?受点小伤就要赔三万块?你属狗的?良心被狗吃了嗷?”
“你家小孩把人打成那样都够拘留了,警官先生考虑到你家还是孩子所以才没拘留,你说说我们提的这几个要求哪个不合理讹你了?定损单是4S店和保险公司开的,医药费有医院的发票,误工费营养费什么的,完全有工资单等依据,而且也不多,甚至都没在乎往少了算。怎么就变成讹你们了?”赤城气不过高可阿骂自家提督,忍不住对他问道。
“既然你们不在乎就免了呗!还要赔这个干什么?我们家穷得很,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高可阿弹了弹烟灰,对赤城不屑道。
“你这人!”
異世邪君
赤城大怒,当即就要和他理论。
可谁曾想高可阿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和办案的民警说了句我还有事先走了拽着自家老婆就离开了调解室。只留下民警和肖宇航还有赤城三人面面相觑。
鬥戰狂潮 骷髏精靈
凰途 墨卿
萬仙之王 王袍
看着情形,肖宇航也是一肚子火。他直接对民警说道:“我看没必要调解了,直接走程序拘留吧。”
“这。。。肖先生,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再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怎么样?他家小孩刚考上大学没多久,真要判刑拘闹起来说你兄弟得理不饶人影响也不好。再给他们家一次机会,我亲自去做他们家的工作!要是还是这样的态度谈不拢那就该怎么走法律程序就怎么走如何?”民警连忙对肖宇航劝道。
“我打个电话。”肖宇航沉默了一下,拨通了程烨的电话把刚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等了一会儿后,他放下电话对民警说道:“行,我哥们同意了,再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