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wgj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完美重生 ptt-477章 擺正位置-5m776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墓封闭之后,进行了最后的告别仪式,默哀三分钟,哀乐响起,一百多人,阵势看起来真不小。这时又有送葬队伍上了山,看到墓区内路边停着长长一窜汽车,再看看山腰处那么多人,顿时议论纷纷。
哀乐停止,告别仪式结束,沈川顿时被围住了,如众星捧月般的在山上下来。
张长河走在人群后,心情一直都不太美丽,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被沈川打脸是一方面,主要是心理落差太大,以前当厂长的时候,他都是中心,后来把厂子买下来,当了老板,尤其是最近几年,赚了大钱,真可谓是风光无限,就连市里领导,有什么事了,都要给他几分面子。可是现在,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就像是透明人一样。就连对他毕恭毕敬的吴维平,现在也当他不存在,太伤自尊了。
不过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确实很有钱,但要看跟谁比。跟沈川比,一个天一个地,他就是个要饭的,没法比。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达到沈川那个高度,只是他不甘心,不愿意承认而已。
下了山,戴军等人跟沈川握手告别,然后上车走了。
林美芳过来问沈川:“你晚上有时间没有?”
沈川看到林美芳眼中希冀的眼神,叹口气说道:“林立明还没有走吗?”
林美芳第一次在儿子面前,露出了难为情的表情:“没有走,晚上他想请你吃顿饭。”接着又一副大意凌然的样子,“不过啊,我只是个传话的,去不去你自己决定,我不管,也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
沈川一翻白眼,看你那小表情,很明显的口是心非。我要说不去,真不知道你会不会跟我断绝母子关系。
“行吧,晚上五点以后,定好地方打电话给我就行了。”
既然老娘撮合他跟林立明吃饭,他老子站在一边也没有露出不满,显然林立明已经放下身段,底下了他的脑袋,该说的话肯定都说了,该道的歉也肯定都道了,他作为儿子,理解自己母亲的心情,自然也不会再坚持什么。
黄国立过来送钥匙,因为沈川要拿花圈,所以车就给黄国立开了。
“怎么开着怎么样?”沈川问道。
黄国立感叹的说道:“一百多万的车啊,开着当然好。大气,动力杠杠的。”
沈川笑着说道:“我过几天要去垌丹县考察,暂时用不到车了,你开着吧。”
黄国立也不客气,很炫耀的拿着钥匙,在沈其荣这个二舅哥面前晃了晃:“二哥,要不给你开?”
沈其荣确实眼热,可这车真不适合他开,就连林美芳的宝马,他开着都有点招摇。
“算了吧,还是留给你开吧。”
看着自己老子眼中渴望的眼神,沈川嘴角抽了抽,跟何佳丽说道:“何助理,你让人去市里提一辆普桑。”
何佳丽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回头招呼一声:“小赵、小刘!”
小赵和小刘急忙走过来,何佳丽说道:“你们去市里提一辆普桑,走公司的账。谈好价格之后,通知公司财务,直接把钱划到销售商账户。把车开回来之后,直接送到沈叔叔家里。”
县招商局局座李正洪这两天一直陪着何佳丽到处走,今天参加彭老师的葬礼,他也一步不离。现在听到沈川要给沈其荣买车,羡慕的同时,该帮的忙也要帮。
“我一个朋友就是车商,在市里开了一家车行,我给他打个电话,直接去找他,肯定能给我们一个最大的优惠。”
“谢谢李叔!”沈川拿出电话递给李正洪。
李正洪把手机接过来:“你这孩子,跟我还客气啥,即使没有你。凭我跟你爸的关系,他要是想买车,这个忙我也得帮。”
沈其荣高兴啊,陆巡不能开,宝马不能开,但开开普桑还是没问题的,
“老李,等这一段时间忙完了,我请你喝酒。”
“你当然得请客。”李正洪笑着按了一窜号码,很快对方接通,简单的说了两句,把电话还给沈川。
玄霸九天 亞舍羅
“他叫金贵,店就在人民街中段,你们去了提我名字就行。”
小赵和小刘点点头,上车走了。
“对了!”林美芳说道:“你爷来电话了,你都两年多没回去了,在电话里骂了你半天,要是有时间赶紧回去看看老爷子。”
沈川摆摆手:“这几天有时间就回去!”说完走向站在不远处,一直在等他们的吴维平和吴佳颖。
“叔,小颖,你们回去吧,我还有事,就不过去了。”
吴维平说道:“多亏了你这两天跟着忙乎,怎么也得回去吃口饭。”
沈川说道:“等几天消停消停的,就咱爷俩,好好的喝一顿。”
吴维平笑了:“好,就我们俩,好好喝一顿。”
悍妃八福晉 清淺輕畫
“叔!”沈川拿出烟点了一根:“你的身体不好,这一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休息,暂时不要出去干活了。等我在市里投资的项目落实了,我给你安排个轻松点的活。”
皇妃有點邪
吴维平张嘴刚要说话,沈川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要拒绝,老师走了,你身体又不好,要是出去干体力活,小颖肯定不放心,上课都会分心。最少到我这来了,她不用担心,能好好上课。”
吴维平叹口气:“行吧,到时候再说。”
沈川对吴佳颖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家里,陪叔呆两天就会学校。”
吴佳颖点点头,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而沈川已经上了何佳丽的车。
“唉!”吴佳颖暗叹口气,挥挥手。
沈川打开车窗:“有事给我打电话!”
吴佳颖有气无力的说道:“知道了!”
曲终人散,没有车坐的乡邻已经提前走了,因为还有酒席呢。要是回去晚了,赶不上酒席,那可太亏了。
吴佳颖的大伯是开着农用三轮车来的,正在等着他们。
妙手良膳 夭夭其華
“走吧!”吴维平说了一句,转身走向农用三轮车。
吴佳颖问身边的小玲和室友:“你们明天回去吗?”
小玲说道:“我们请了一个星期假呢。”
“啊?”吴佳颖张着小嘴,“怎么请这么多天?”
一个胖胖,笑起来眼睛眯眯的女生说道:“既然请假,当然要多请几天。而且我们也知道,你不可能立刻就回学校,所以我们决定,要多陪你几天。”
“好吧!”吴佳颖爬上三轮车斗,又把小玲和室友拉上去,“那这几天,我陪你们到处走走。”
何佳丽坐在副驾上,回头问道:“老板,我们现在就去看地吗?”
沈川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刚过:“早上都没吃饭吧,先找个地方吃饭。不管干什么,都得先填饱肚子啊。”
何佳丽一笑,对司机说道:“老魏,找个好一点的饭店。”
老魏说道:“除了回招待所,那就只能去冠豪了。”
沈川说道:“冠豪就不去了,回招待所吧。”
族主 伏君
最後的驅靈師
车队进了招待所大院,李正洪首先下了车,紧接着沈其荣也在李正洪的车上下来了。见到众星捧月般的儿子,突然感觉到有些别扭,作为县招商组副组长,自己这个当老子的,居然要陪同自己儿子在县里考察。真不知道,有个这样的儿子,到底应不应该骄傲。
“沈董!”李正洪很积极,可没有沈其荣想的那么多,那么玻璃心。沈川是自己的晚辈不假,但首先人家川禾实业董事长,所以他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就是无条件的配合川禾实业考察组,尽一切可能的把投资留下来。
沈川说道:“李叔,你还是叫我二川吧,你这沈董一叫,让我很不自在。”
李正洪迟疑的说道:“那我还叫你二川?”
“对!”沈川笑着说道:“别人怎么叫无所谓,但你不一样,你跟我爸的关系在那摆着呢,你以前怎么叫,现在就怎么叫。”
这话李正洪听着舒服,沈其荣也很满意沈川的态度,还行,赚了俩钱儿,没翘尾巴。
李正洪很认真的说道:“咱公是公,私是私,在公共场合,我还是叫你沈董,在私下场合,我就叫二川。”
李正洪拎得很清,换做其他时候,他肯定会借坡下驴。但这个时候肯定不行,沈川是来投资的,而且作为川禾实业董事长,身份地位在那摆着呢,没看到吕培元都亲在跑下来见沈川吗?说好听一点,他是县招商组组长,负责跟川禾实业对接,陪同川禾实业高层考察。说不好听一点,他就是打杂的,负责照顾川禾实业考察组的吃喝拉撒。
沈川也没有再说什么,沈其荣跟李正洪的关系,还是沈其荣调到县委办之后,两个人才走的比较近,之前在供销社的时候,两人见面也只是点头之交。所以,他说这些话,其实是给他老子面子,至于李正洪怎么做,那就是李正洪自己的事儿了。
李正洪问道:“沈董,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沈川说道:“早上大家都没吃饭呢,先去餐厅吃饭,然后去看看那三块地。”
李正洪急忙吩咐下属去餐厅,然后问沈川:“先去开个房间休息一下?这么多人吃饭,厨房怎么也得准备一会。”
沈川看了看时间:“不用,都快九点半了,直接去餐厅吧。告诉厨房,不用太复杂,简单的弄两个菜,能填饱肚子就行。”
“好的!”李正洪跟沈川一起来到餐厅,直接去厨房吩咐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说是简单弄两个菜,但大师傅早就得到领导吩咐了,只要川禾实业的人来吃饭,必须要弄好。不过李正洪已经交代,必须要快,不能耽误事情,所以厨房活干的挺利索,半个小时就弄了八个菜出来,肉海鲜什么都不缺。
服务员过来问:“喝酒吗?”
沈川一摆手:“不喝酒,每人来碗饭吧。”
七八名服务员忙活,给众人盛饭。
早上的时候,沈川还吃了碗豆腐汤呢,没感觉到有多饿,但是何佳丽他们不一样,早早就起来了,又跟着送葬的队伍走了一个多小时,早就饿了,而且还累啊。这一年走的路,估计都没有今天走的多。
“那个就是川禾实业董事长啊?”
“他好年轻!”
“我听说,他是咱莱清的,好像还是县委办沈主任的儿子。”
“你说,他到底有多少钱?”
“这谁能知道,不过昨天中午,总经理没有烟了,让我给他送一包去,当时客房经理老钟也在总经理办公室,听他们聊天说,这次川禾实业要建汽车城,就是造汽车,投资好几十亿呢。”
“对了,你说川禾实业会不会招工?”
“当然会招工,他们是外资,据说工资可高了。等招工的时候,我肯定会去报名。”
几个小服务员嘀嘀咕咕的说着,眼睛不时瞟向沈川,眼里闪着莫名的神采。
女人几乎都是外貌协会的,但更多的时候,帅气的外表,永远不是金钱的对手。所以,只要知道沈川身份的,他这个年轻又多金的男人,永远都是女人眼中的焦点。
沈川他们还没吃完呢,吕培元带着一大群人走进了餐厅。沈川没理他们,继续再吃,何佳丽站起身。
“吕省!”
隱龍變 風華爵士
吕培元急忙摆手:“我知道你们都去参加葬礼了,早上都没吃饭,不用跟我客气。”
何佳丽出于礼貌打招呼,当然不会因为吕培元来了,让自己饿肚子。再说,川禾实业到哪都是强势的一方,是你们求着我来投资,当然不会委屈自己。
看着沈川一直头都没抬的在吃饭,沈其荣有点不满,人家吕省亲自过来见你,你居然连头都不抬,太不像话了。张嘴刚要说什么,沈川就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猛然一抬头,然后看向自己的老子。
“沈其荣同志,你是招商组副组长,代表的是莱清县。而我现在的身份是川禾实业董事长,是投资商。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可以说。但要是私事,或者有什么地方对我不满,咱们私下或者回家再说。”
沈川严肃的表情,让沈其荣心一颤,大脑总算清醒了过来。沈川是他儿子不假,但现在的沈川可是川禾实业董事长,是投资商,在这样的场合,他是绝对不能带着任何私人感情色彩来说话的。而且,他此时的身份跟沈川是不对等的,因为吕培元坐在这呢,就算刘晟和周建宏,也只是陪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