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npq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 起點-第1070章 第三個修煉冥煉術的人看書-l61kk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北河这一觉在洞府中睡了三天三夜,这才幽幽的苏醒过来。
此刻的他,虽然体内法力依然没有丝毫,但是精神却极为饱满。
在石床上坐起身来,他盘膝打坐了一炷香的时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事到如今,他应该已经彻底的逃出了那巨型童子还有古武修士的追击范围了。
于是他站起身来,走出密室后,就看到夜麟巨大的身躯,盘踞在洞府中,当北河出现,此兽角落中的头颅,睁开了一双冰冷的双眼。
感受到此兽的气息,已经彻底的稳定在了脱凡后期,北河微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他将此兽给收了起来,这才迈步走出了洞府。
他按照以往的习惯,身着一套宽大的法袍,将身形还有容貌,给全部遮掩了起来。踏入洞府后,开始在城中一番闲逛。
挾天
初次踏足灵蟒族的城池,在此城中应该有不少独属于灵蟒族才有的修行物资,除了长长见识之外,他或许也可以补给一番。
而从现在开始,北河就准备以眼下这幅苍老的面目示人了。
末世獨行 許三
而且就算是回到了万灵城,也依然如此。
跟北河想象中的一样,在城中闲逛一阵后,他就发现此城的确热闹繁华,各种修行物资极为齐全。
小半日后,站在街道上的北河,此刻目光落在了前方走来的一个身着黑色盔甲的男子身上。
从前方的此人身上,毫不遮掩的散发出了一股尸气,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走炼尸一道的修士。
而观此人的修为,只有元婴后期。
沉吟间北河上前两步,挡在了这元婴期修士的面前。
“嗯?”
感受到被人拦住去路,元婴期炼尸抬起头来,看向了北河。
家有萌妻II,高冷上司太危險 米西亞
当看到挡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老者,而且这老者的气息,还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元婴期炼尸当即看向北河道:“敢问这位前辈,不知有何指教!”
听到他的话,北河道:“小友不用紧张,我只是有点事情,想要向你打听一二而已。”
这具元婴期炼尸微微松了口气,“前辈想问什么?”
此人以炼尸之体修炼到了元婴期,而且应该还有什么其他的机缘,所以灵智已经不低了,跟常人无异。
这时就听北河道:“老夫想问问,小友是玄鬼门的人吗!”
虽然奇怪北河的问题,但元婴期炼尸还是如实道:“不错。”
“原来如此,”北河点头,并道:“那看来玄鬼门距离这皇蛇城应该不远了。”
“我玄鬼门所在的乱葬海,距离灵蟒族的皇蛇城的确不远,而且这皇蛇城也是靠近我玄鬼门最有名的一座巨型城池。”
北河微微颔首,看来跟他所猜测的一样,如此也就说得通,为何在皇蛇城的街道上,会随处可见走炼尸一道的修士了,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玄鬼门的人。
思量间又听北河看向此人道:“实不相瞒,老夫认识一个玄鬼门的长老,不知道小友是否听闻过。”
“敢问前辈认识的那位长老叫什么?”
“那位长老姓陌,单名一个都字,似乎是血将军的手下。”
“陌都统领!”
北河话音一落,他面前的这个元婴期炼尸,就有些惊讶的出声。
见状只听北河道:“咦!莫非你还真认识他不成!”
“其实晚辈就隶属于陌都统领的麾下。”只听这元婴期炼尸道。
“嘿嘿……这还真是够巧合的。”北河苍老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同时他在看着面前的此人时,眼中也多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神情,只听他道:“小友既然是那位陌道友麾下的人,不知道可否帮老夫一个小忙呢!”
“前辈想让晚辈帮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是希望小友帮我给他带一封信而已。”
“带一封信?”元婴期炼尸有些疑惑,而后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若是小友无事的话,当然越快越好了。”北河道。
闻言,元婴期炼尸露出了一抹迟疑,“这……”
“呵呵……看来小友应该是有要事在身了。”北河含笑开口。
“前辈慧眼,”元婴期炼尸点头,“实不相瞒,晚辈这一次来到皇蛇城,是为了购买冥阴花这种五品灵药,准备用来冲击脱凡期修为,只是此物难寻,所以寻找了两个多月一直没有找到。”
“冥阴花吗……”北河摸了摸下巴,接着他就微微一笑:“此物虽然老夫拿不出来,但是我却可以给你一滴无尘期高阶炼尸的精血。”
“无尘期炼尸的精血!”
北河话音一落,只听那元婴期的炼尸口中就一声惊呼,而后此人道:“此话当真?”
假戲真婚,老婆休想逃
“老夫倒不至于闲来无事,找你一个小辈来欺骗图乐子。”
听到他北河的话后,元婴期炼尸大喜,而后道:“不知道前辈想让晚辈带什么信?”
北河二话不说,翻手取出了一枚玉简,而后就贴在了额头开始刻画,片刻后他将玉简从额头摘了下来,向着元婴期炼尸一挥。
元婴期炼尸接过后,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简,就向着北河问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这一点你不用问,只需要将玉简交给陌道友就行了。”北河道。
说完他又继续开口,“另外,等事成之后你回到了此城,用这枚传音符通知我即可,我会立刻赶来的,到时候自会将那一滴无尘期高阶炼尸的精血给你。”
说着北河又翻手取出了一张传音符,交给了面前的元婴期炼尸。
元婴期炼尸接过后,只听他道:“晚辈这就去办!”
说完此人转身就离开了,头也不回的样子。
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北河满意的点了点头,让陌都来这皇蛇城,可比他以身犯险前往玄鬼门要好得多。
他之前在玉简中铭刻的内容,乃是当年岚山宗所在的山峰,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文字。所以即便是玉简被人截胡了,玉简中内容暴露出去,也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影响。
舒了口气后,就见他再次迈开了脚步,一路向着来时的方向行去。
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就先回到洞府,等待陌都的到来即可。
就在北河心中如此想到之际,突然间他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
此刻他修炼的冥炼术,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丝波动。
在以往也曾出现过这种情况,那就是当年他在元魇城碰到澹台卿的时候,此女曾以冥炼术,跟他所修炼的冥炼术之间,相互生出了感应。
仅此一瞬北河就反应过来,有人正以冥炼术,感应到了他这个也修炼了冥炼术的存在。
一想到此处,北河神色一动,下一息他就计上心来。
只见他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惊恐,而后一路向着洞府的方向快速行去。
在此过程中,他还时不时不着痕迹的回头,一副严加防范的样子。
从刚才对方的探测他神识的波动来看,那是一个跟他一样的无尘期修士,不过对方却是一位无尘中期的存在。
自从知道修炼冥炼术的人,相互之间能够吞噬对方的神识,以此让自己的神识之力大涨后,北河老早就想尝试一下了。
眼下他竟然碰到一个修炼了冥炼术的人,所以他打算诱敌深入。如果对方退去还好说,但要是敢追上门来,他就不会客气了。
不消片刻,北河就回到了洞府的密室中,并将禁制全部打开。
此刻他翻手取出了时空法盘,一挥之下一道倩影被给他祭了出来,正是澹台卿。
方一现身,澹台卿就四下张望,当看到他们处在一座洞府中后,只听此女道:“此地是哪里?”
闻言北河含笑开口,“放心,我们已经赶到天澜大陆了。不过眼下北某需要澹台仙子帮一个忙。”
当听到他们已经赶到天澜大陆后,澹台卿微微松了口气,但是一听北河想让她帮忙,澹台卿就有些不满了,只听她道:“你想让本姑娘帮你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盘膝坐在此地即可。”
说完后,北河还指了指一侧的石床。
“嗯?”
见此,澹台卿满是疑惑和费解。
对此北河微微一笑,并未解释什么。
修炼了冥炼术的那位,感应到他的存在后,必然会对他生出浓郁的兴趣,加之刚才他表现出一副惊慌的模样,对方多半以为他修为低下,所以在想办法逃走。
眼下他要做的,就是让澹台卿这个也修炼了冥炼术的人,作为诱饵,将暗中的那位给引入瓮中。到时候以他的实力,偷袭对方之下,即便对方是一个无尘中期修士,也绝对无法抵挡。
“这是为何?”
只听澹台卿道。
“澹台仙子别问了,照做就行。”北河道。
说完就见他来到了密室的角落,而后收敛起了气息,施展了力行真诀中一种隐匿身形的秘术,使得他的身形从角落中变淡并消失。不止如此,他还施展了假死术,使得身上没有丝毫的生机散发,就算是看到他,也只会觉得他就是一尊石像。
“这……”
看到北河的身形从眼前消失,澹台卿满是费解。
但是最终她还是按照北河的吩咐,盘膝坐在了石床上,开始了打坐调息。
这一路走来,她被封印在时空法盘空间中良久,没有丝毫的灵气补给,也着实让她憋得慌。
吾劍需悟
就在澹台卿闭目不过盏茶的功夫,此女有所感应,唰的一下睁开了双眼。
一双美眸中,露出了浓郁的震惊,因为她也察觉到了,有人在用冥炼术感应她。
仅此一瞬,她就明白了北河让她盘坐在石床上什么都不用做的目的,赫然是将她当成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