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rmq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 母女連心釋前嫌分享-i4z8x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穆之点了点头:“上次你和希乐吵翻了之后,我们就知道,以他的性格,一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听说,这些天来,他连家都没回,也就是说,现在还没去处理刘婷云的事,而是每天奔波走动于各大世家之间,甚至有时候会失去踪迹,想来明里暗里的动作都不少,肯定就是把反击你作为首选,而这次的画展,就是他出的第一招。”
刘裕叹了口气:“该来的始终要来,我这次对他寸步不让,他必然会联络世家进行报复,但我其实最担心的,还是他在北府军中到处拉帮结派,制造分裂,只要不是走这一步,我都可以容忍。”
说到这里,刘裕顿了顿:“而且,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王谧出手,这是我们原来认为可能最大的报复手段,这回他搞这个画展,是想以此为由多结交世家子弟吗?听说前几天跑掉的那几百个吃不了苦的世家子弟,有些就准备转投他的抚军将军幕府了。”
刘穆之摇了摇头:“我们把希乐都想简单了,这个画展,可不仅仅是为了拉拢世家子弟,而是为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肥肉挤了挤眼睛:“有人在画坊等你,你过去就知道了。”
刘裕的眉头轻轻一皱:“不能明说吗,要这样卖关子?”
刘穆之微微一笑:“且容我卖个关子,因为,这是她们的要求,好了,快点过去吧,这里我帮你看着,这次的会面很重要,可能会决定接下来很多的事情,希望你在路上能好好想想今后这一两年的布置。”
騎著寶馬來接我 暮千遙
刘裕转身就向着帐外走去:“我去去就来,你过会儿跟小谢,小傅和小张他们谈谈,移民江北的事情,不能因为军训而完全放掉。”
一个时辰之后,建康,乌衣巷北,高山画坊。
这是一座在繁华都市中的小院,却是与外面的朱雀大街上的繁华热门,截然不同,文竹布满了整个小院,假山异石四处林立,几处闲亭小筑,看似不经意地散布各处,却是恰到好处,院中鸟语花香,让人置身其中,会产生身在名山大川之中,有一种天高云淡的雅致。
仙魔神尊
竹林深处,一部水车,轻轻地转动着,流水潺潺,一座木桥之下,几十尾金鱼四处巡游,而水穷之处,几进雅舍立于小桥一侧,假山之中,一块“高山”二字的牌匾之中,龙飞凤舞,笔走龙蛇,让人一看便会被这二字所吸引,驻足叹止,久久不去。
盡頭 倪匡
誘寵,毒醫太子妃
特種殺手護花行
造化之門 鵝是老五
可是刘裕却是只抬头看了一眼,对于他来说,这书圣王羲之所写的“高山”二字,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或者说,作为一个纯粹的武人,在他看来,书圣写的字和自己写的,没有太大的区别,若是这一幕让城中的世家高门看到,恐怕又会多一个笑话这个粗胚乡巴佬的素材了吧。
十几幅画卷,就这样展开在画架之上,布满了整个画坊,这回刘裕倒是放慢了脚步,那些个花草山水,显然比字更能让他看懂,那画中的人物,惟妙惟肖,最后,他走到了一幅图前,双眼一亮,画中的人,羽肩纶巾,长袍大袖,气度翩翩,如同仙人,而那双眼睛,却是即使在画中,也偶有冷芒闪现,让人会生出一种此人随便会从画中走出的错觉。
刘裕睁大了眼睛,讶道:“谢,谢相公,你,你怎么会…………”
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咽了一泡口水,倒退了几步,不停地摇着头:“象,真象,实在是太象了,这世上,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的画作,能跟那真人几乎一致?”
一个清冷苍劲的女声在一边缓缓响起,伴随着龙头拐杖顿地的声音:“小裕,刚才的你,是不是觉得相公大人复生了呢?”
刘裕向着谢道韫走路过来的方向深深作了个揖,在起身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一身凤袍霞帔,端庄雍荣的王妙音,正搀扶着自己的母亲,莲步款款而来,四目相对之时,王妙音的粉脸微微一红,马上又低下了头。
王者
刘裕看向了满头华发的谢道韫,她的脸上,仍然看不到多少皱纹,现在看起来,仍是四十许人的贵妇模样,只是那一头斑白的头发,还是掩饰不住年龄,谢道韫仔细地看着刘裕,轻轻地摇了摇头:“小裕,你看起来也憔悴了不少,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认识二十多年了。”
刘裕微微一笑:“夫人还是丰神俊朗,一如当年的风采,至于我,本就是个劳苦的命,也过了四旬,自然比不得当年的小伙子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不过,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趁着现在还有些力气,我得把这些必须要做的事给做好了,也能让夫人少操点心。”
谢道韫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倒是随时想卸下现在的这个身份,撒手不管,毕竟江山代有才人出,就算是相公大人,看到现在的你,也会非常欣慰的,之所以现在这把老骨头还在这里撑着,就是想为你再保送一程,能让你真正地掌握天下的大权,丫头,也是为了你。”
影後來襲:陸少寵妻無度
隱婚520天 雪馨兒
王妙音微微一笑:“母亲大人多年来对我和裕哥哥的照顾,我就是后面几世做牛做马,都是无法回报的,有您这样的母亲,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谢道韫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只是,可能当时我和相公大人一念之差,送了你进宫为皇后,毁了你的一生,也改变了小裕的人生,娘知道,这辈子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取得你们的原谅了。”
王妙音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摇了摇头:“娘,这事不要再提了,那只是命,我们没法抗拒的。”
刘裕咬了咬牙:“都是刘婷云,还有郗超,桓玄这些狗贼的陷害,我会一个个报仇的,放心,这回刘婷云给我找了不少把柄,希乐不可能永远护着她,我一定会…………”
谢道韫打断了刘裕的话:“刘希乐的反击,已经来了,在你去收拾刘婷云之前,他现在对我们母女下手了,小裕,这就是我要在这里见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