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um6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覓仙道 線上看-第1233章 少年你可願拜我爲師-08daz

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
“那你还没有陨落?”一旁石头忍不住露出几分冷笑的神色。
“都说了我是位面之子,想死哪儿有那么容易?”
“就拿走火入魔来说,第一次还有些效果,勉强让我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动弹不得,当时我还在暗暗欢喜,结果啥也没做,没多久居然就自己好了。”
梁啸天一边说,一边叹气,表情简直遗憾无比!
随后道:“而且这仅仅是开始,如今走火入魔的效果,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了。”
“我最近一次走火入魔,仅仅持续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完全恢复,你看我现在又活蹦乱跳,精神好得不得了,唉,只能说我实在是太天才了。”
“而且好像还有越来越天才的趋势,这真的是太令人苦恼……”
秦炎在旁边听得眼皮直跳,用了莫大的毅力,好不容易才忍住,否则恐怕他真要冲上去将对方暴打一顿了。
吹牛吹到这个地步,也真的是令人叹为观止。
秦炎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梁啸天,想看到他的表演,结果这家伙简直比自己想象的还不要脸。
从某个角度,秦炎对他也十分佩服。
毕竟这些不要脸的话,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啊!
石头这次没有打断对方,似乎也被梁啸天的表演给震撼到了。
只听对方继续滔滔不绝的往下说:“对我而言,如今走火入魔已没有了用途,即便是自断奇经八脉,那效果也同样差强人意的。”
“后来我无奈之下,一狠心,干脆直接毁掉了自己的丹田紫府,心想,这样总成了吧!”
“可事与愿违,很快,我就发现,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即便丹田紫府被毁了,基本上也只需要两三天就能够自己修复。”
隱婚老公深夜來 薇子
“总而言之,我发现自己所展现出来的天分是越来越厉害了,恐怕即便在位面之子中,我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原本修仙是越到后面越难,可对我来说,实力增加的速度却越来越快,拼尽全力也挡不住,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师傅。”
“古剑门主?”秦炎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怔:“豆豆他怎么了?他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你担心的?”
“唉,大哥,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梁啸天叹了口气:“我不仅是位面之子,实力高强,而且还非常善良,品德高尚……”
秦炎扶额。
大哥,我求求你,不要再自己表扬自己了,我听得尴尬癌都要犯了,你这样继续吹下去,我真的担心忍不住,一会儿会出手打你的。
可问题是,这一次,是自己主动向梁啸天寻求帮助。
这种情况下却出手将他打一顿,就未免显得有点太不讲理,秦炎也会感到很抱歉的。
曾一起放縱的青春 遙佳三少
可他又怕自己忍不住,实在是对方也太会招惹仇恨了。
上帝武裝
秦炎不停的深呼吸,好不容易才将想打梁啸天的心情得重新平复下去。
而那个家伙,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不妥,继续满口胡诌的说着:“我怎么可能不担心我师父,毕竟我是如此善良的一名修仙者,以我现在修为增长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几年,很快就会超过他了。”
“到时候让师尊的面子往哪儿搁,偏偏他又是那么一个要面子的修仙者,唉,我实在是太难了。”
梁啸天在那里唉声叹气,一脸的唏嘘,旁边的秦炎,则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縱橫商途:逆天女相師 十二律
说实话,他此刻内心也是纠结的啊!
对方在那里吹牛,他在旁边听着觉得很尴尬,甚至浑身都有些不舒服。
那就干脆走了吧!
然而秦炎莫名其妙又觉得有一些不舍。
異能神醫在都市 淩風傲世
狂魔之無限囂張
毕竟吹牛吹到这个程度,也真的是一位人才来着,人都有好奇,眼前这一幕如若错过,秦炎觉得自己以后多半是会后悔的。
罢了,就当做是对自己心境的一番磨练好了。
特工庶女,強奪腹黑王爺
于是秦炎咬了咬牙,决定继续听下去。
他也想知道,这二位继续吹牛逼,到最后究竟能吹出怎样一个结局?
谁胜谁负?
蜀山劍宗系統 陽君
最后这场别开生面的比武,究竟谁才是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就这样,秦炎将这当成了一场试炼,虽然在旁边听得尴尬癌都要犯了,但毫无疑问,这种情况下对于他心境的修炼,是非常有助力的。
只是秦炎还是太天真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两个家伙吹牛逼,局然整整吹了三天三夜。
中间甚至都没有休息,他们根本就没有感到疲劳,至于会不会词穷了找不到言语吹下去?
嗯,那种情况是不存在的。
两人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但当时的情形确实就是这样没错,总而言之秦炎是叹为观止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这场比试才终于停了下来。
别误会,并不是找不到吹的,或者有人认输,而是他们发现,在这方面双方根本就无法分出胜负。
简单的说就是二人都太有天赋,在吹牛方面,真的是谁也不肯认输。
“小子,我很欣赏你!”
“彼此彼此!”
最后双方竟有些惺惺相惜,听得旁边的秦炎一阵无语。
輪回學府
“本仙石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遇见过这么对我胃口的修仙者,这样吧,你拜我为师,我会给你许多好处。”
“哼,我可是堂堂的位面之子。”
“行了行了。”
帶著外掛闖異界 八爪蟲
这一次梁啸天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给打断掉了,那石头的语气也透着几分无语:“小家伙,我们俩刚才是在比赛吹牛逼,大家心里有数,也就得了,如今比赛已经结束,再在我面前说什么位面之子,可就真的没有意思。”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入戏太深。”梁啸天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无妨,这才证明了道友的洒脱,怎么样?我刚才说到那个条件,你不打算考虑一下吗?”
“拜你为师?”梁啸天的头摇得像波浪鼓:“可我明明已经有师傅,怎么能够欺师灭祖?”
“没关系,我又没让你背叛师门,何况我只是一块石头,你拜我为师,想必那位古剑门主也未必会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