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vqa熱門都市异能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ptt-236 繼承人,洛朗銀行的黑金卡【3更】分享-vhhud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穆承这句话一出,就让他的神经绷紧了。
穆沉舟望了一眼梦景遇的方向。
见梦景遇也没有现在要走的意思,于是退到一个角落里,接电话。
“穆承先生,我是穆沉舟,您客气了。”
其实,穆承就是负责穆鹤卿一切出行的下人而已。
但是因为穆鹤卿的缘故,没人会真的把他当一个下人。
想要见穆鹤卿,那还得通过穆承。
“老爷已经敲定了继承人考核的最终时间。”穆承语气平淡,“刚巧今天来找你母亲有些事,就顺便提前告诉你一声。”
穆沉舟的眼神霍然一定:“爷爷要选继承人?”
这件事情早在几年前,就在穆家传开了。
是直接跨过了穆沉舟父亲那一辈,人选都在他们孙子辈的头上。
只不过穆鹤卿一直没有确切的言论,这一次,还是彻底说开。
穆沉舟的呼吸稍稍急促了起来。
“是的,你是第一个被通知到的。”穆承微微地笑了笑,“考核比较难,过几天会出具体标准,请沉舟少爷做准备。”
没等穆沉舟反应过来,穆承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怔愣了好久。
几分钟后,手机又响了起来。
校園絕品狂徒 柳江南
是穆夫人。
“沉舟,你第一个被通知,这说明是好事情。”穆夫人也是难掩的激动,“你爷爷应该是关注到你了。”
穆家家大业大。
单是穆沉舟这一辈的嫡系弟子,都足足有三十个。
还没见穆鹤卿和谁亲近过。
穆沉舟不是最优秀的,他前面至少还有三个人。
其中一个,还是女性。
穆夫人也没想到,穆承会亲自通知穆沉舟继承人考核的事情。
“你那边有贵客,妈就不打扰你了。”穆夫人很欣慰,“等你通过了考核,你就可以开始继承穆家了。”
看着挂断的通话,穆沉舟拧眉,却不像穆夫人那么乐观。
他思索了片刻,走到梦景遇那边。
男人身上披着一件深青色的汉服刺绣开衫外套,手上还拿了一把折扇。
古色生香。
和这座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国际大都市显得格格不入。
但他的容貌十分出众,这幅打扮愈显得他风姿超绝。
过路的人,都不禁频频回头。
穆沉舟上前,很歉意:“景遇先生,抱歉了,没能让你拿到那株郁金香。”
低調暖婚:總裁追妻花樣百出!
“不必。”梦景遇顿了顿,忽然问,“你认识那位小姐?”
“认识,但不算熟。”穆沉舟见梦景遇不计较,松了一口气,“她原是嬴家的养女,现在已经解除了领养关系。”
“这样。”梦景遇失了兴趣。
不过,长得是真好看。
穆沉舟又开口:“景遇先生要是真喜欢那株郁金香,我可以托人去O洲那边看看。”
“不必。”梦景遇还是这两个字,“你忙你的,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他说话也带点古代人的感觉。
穆沉舟摸不清他的态度,于是颔首:“好,如果景遇先生有什么需要,请联系我。”
酒店门口,一辆保时捷停下。
梦景遇旁边的女人替他拉开车门,他坐了进去。
上车后,女人的神情一换,肃杀了几分:“先生,那株雪灵芝……”
“我没说我放弃了。”梦景遇打着手中的扇子,淡淡地笑,“趁他不在那个小姑娘身边的时候,你派几个随从去抢过来。”
女人恭敬:“谨遵先生的命。”
他们并不急着回帝都。
为了一株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雪灵芝,值得留下。
梦景遇轻声喃喃:“早知道这么多麻烦事,先前拍卖开始前,就应该直接动手。”
他并不是古医者,而是古武者。
早些年,因为梦家的嫡系成员身体大多不好,所以梦家专门和古武界的一个家族商量,让几个天才古武者入赘。
生下来的孩子,要姓梦。
而以后,梦家可以不收诊金,就替这个古武世家医治。
但当然,极其稀有的药材,梦家是不提供的。
噬礦空間 我就是龍
梦家不需要钱,因为钱远没有一株药材对他们来说重要。
可不代表梦家就不缺钱。
就连第五家这卦算世家,都为了钱从商了。
只不过梦家家主谨遵着祖上的遗志,坚决不踏入世俗半步,一直在古医界中,只有少部分家族成员才会出去。
每一株药材,都要天价。
梦景遇,是其中一位天才古武者的后代。
按理说他应该是古武世家那边的,但因为他父亲入赘,便随了梦家的姓。
古武者,向来横行霸道。
能动手解决,绝不用钱。
他出门在外,连银行卡都不带,更别说现金了。
梦景遇倒是没想到,沪城这边一个没有任何家族身份背景的小姑娘,偏偏也看上了那株雪灵芝。
还有那个男人……
他轻轻地咳嗽了几声,目光深幽。
“先生,不过穆家那位少爷——”女人皱了皱眉,语气带着嫌恶,“也真是没用,连拍下雪灵芝的钱都舍不得给您花,要是知道您是谁的,迟早后悔。”
“这你错怪他了。”梦景遇合上纸扇,笑了笑,“他么,也就是这一辈穆家的嫡系成员而已,不是穆家真正的继承人,只有真正的继承人,才有资格进入古医界。”
“他舍不得给我花个几百万,情有可原。”
末日重生之順理成章
梦景遇双眸微眯,顿了顿,淡淡:“能不动手最好,小姑娘喜欢花花草草,你去让帝都那边送几盆过来,和她换。”
女人领命,开始联系帝都那边的人。
**
拍卖会结束之后,大部分人都散去了。
傅明城和傅夫人自然是见到了傅昀深,但他们也都没理,直接走了。
傅翊含倒是想去找傅昀深,但是他没见到人,只能作罢。
“小阮,走了,回去了。”傅翊含披上大衣,回头,见到苏阮在周围不停地翻找着什么,一愣,“小阮?”
“我的卡!”苏阮椅子底下也看过了,却没找到,急得不行,眼睛都红了,“翊含,我的银行卡不见了。”
“什么银行卡?”傅翊含的神情渐渐严肃,“爸妈给你的?丢了也没关系,可以补办一张。”
“不是,是我从帝都带过来的。”苏阮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那张不记名的黑金卡,洛朗银行的。”
傅翊含的神色微微一变:“丢了?”
家有刁妻 周玉
“肯定在这里。”苏阮提起裙子,又跑到餐桌那边找,“我记得我带来了,怎么就不见了。”
洛朗银行有一种不记名黑卡,是身份的象征,只有帝都那边发行过,限量款。
不过一般人不会往这张卡里放多少钱,也就是留个纪念。
不记名,丢了可就麻烦了。
只不过苏阮只有这么一张洛朗银行的黑金卡,其他银行的卡她看不上。
無盡神器
尤其是她平时可以拿出来炫耀,毕竟沪城这边都没有。
这一次是因为拍卖会,她才把这张卡带上了,并转了钱。
苏阮快要疯了:“翊含,我卡里还有一千万,这要是丢了怎么办?”
“你别急。”傅翊含走到前台,“麻烦把大厅里的监控录像调一下,我夫人丢了银行卡,很重要。”
“好的,大少爷,您稍等。”
对方是傅家人,柜台小姐不敢怠慢,迅速联系监控室那边,提来了录像。
苏阮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来,和傅翊含一起看监控。
突然,她倏地开口:“停下,这里。”
柜台小姐按了暂停。
画面上,是嬴子衿离开坐席前,路过苏阮的时候,停了有一会儿。
看到这个,苏阮才想起来,是她故意去绊嬴子衿,只不过没能成功,脚还被踩了一下。
此外,她就没再和其他人有过更亲密的接触了。
监控上,也没显示她掉了黑卡。
但先前拍卖的时候,她还用了卡。
只能是拍卖快结束的时候不见了的。
食戟之蓋世龍廚
“是她。”苏阮想都没想,冷笑了一声,“我就说她一个连家族都没有的养女,哪里有一百万?一定是她拿了我的卡。”
不记名黑卡,谁都能用。
傅翊含却是沉默了下来:“小阮,别急,这事儿有误会,再找找。”
“没误会。”苏阮冷笑,“我原本就听嬴家那边说,她小偷小盗做惯了,她还在这里是吧?把她的房间号给我,我去找她。”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柜台小姐说的。
柜台小姐有些愣:“抱歉,少夫人,客人的信息都是保密的,您不要为难我们。”
“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卡吗?洛朗银行的,里面有一千万,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苏阮根本不听,“快说,她在哪一间房?再给我叫几个保安。”
**
总统套房908。
嬴子衿正在和莉塔通话。
“我说,十点半了,你在哪儿呢?我看你们沪城这边风景不错,要不要先出来转转?”
莉塔不知道在哪里逛着,突然惊叹了一声:“哇,这就是你说过的大排档?看起来有点好吃。”
嬴子衿正要开口,她随意地看了一眼门,眼眸忽然一眯。
几秒了,都没等到她的回答,手机那头的莉塔说:“喂?你掉线了?你网不好吗?”
“有点事,稍等。”嬴子衿挂断电话,起身。
门铃声恰在同一时刻响起。
嬴子衿抬手按下门柄,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