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5xi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塵道途》-第六百三十八章 還看!看書-d1ucq

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北风呼啸,天地间一片白皑皑,狂风卷着鹅毛雪花漫天飞扬,两艘灵船极速穿行于大雪之中,一艘形如快鱼,乃是兹涅家“旗鱼”,一艘玉雕百禽,乃是孙蓉的座驾灵船“玄凰”,正在返回白鲸港的路上。
屍魂錄 猴爺爺嫁到
網遊之一念之間 大神還是菜鳥
“玄凰”船楼上层一间雕花阁楼中对坐着两人,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方形红木长桌,桌面正中摆着圆形金铜釜锅,釜锅腾起阵阵热气,锅内咕咕作响,汤水翻滚,竟是一鸳鸯汤锅。
鸳鸯锅中汤底分为两色,一白一红,呈八卦阴阳鱼环绕之形,以一玉片隔开,乳白色汤底,乃是以玉髓、参茸、雪枣等灵材熬成,清淡滋补。
深淵入侵最前線
另一亮红色汤底,则是以高汤为底,加入天椒、姜条、香叶、麻油等味料秘制而成,味辣爽口,令人食指大动。
玉金釜锅四周摆着几盘蘸碟,鲜、香、咸、甜皆俱,长桌之上更是摆满了各种食材,一盘盘已切好的各种灵兽肉类,里脊、薄片、脏肝等等,另有数种灵禽鸟蛋,还有清洗干净的菌菇、绿蔬等新鲜食材。
“熟了,前辈,你尝尝这个!”锅中加入的麝肉熟透后,浮于汤面,刘玉夹起一片,肉质晶莹细腻,在鲜碟中蘸了蘸,夹入洛尘仙子身前的玉碗中,期待地说道。
“不错!”长孙蓉夹起碗中肉片,送入口中,鲜香滑嫩,又不失嚼劲。
“还有这玉棉菇,只需放于汤中清涮,其色立由白变粉,胀如棉团,入口软糯晶弹,乃北地雪林洞窟特产,其他地方吃不到,前辈你尝尝。”刘玉接着说道,夹起一朵白色伞菇,放入白汤中清涮数息,伞菇立即胀成团,色由白玉眨眼间渐变为嫩粉。
五百四十七天說再見
“嗯!你怎会这些?”长孙蓉夹起碗烫好晶莹成团的粉菇,入口咀嚼,口中立即弥漫一股清纯的菇香,绵长晶弹,就好似糯米丸子,且还要软,还要糯,很合她的胃口,不由指着桌上的这些,笑着问道。
“这北海天寒地冻,一人闲来无事时,摆上一口汤锅,即能满足口腹之欲,又好消磨闲光,已算是晚辈在这异乡外地不多的喜好之一。”
这种汤锅乃是一家开在白鲸港很是有名的中州特色食府的招牌,以烫煮,轻涮为主,食材种类丰富多样,可一、二人静坐,也可呼朋唤友众聚,轻雅而又不失热闹,已然成了刘玉三宗留驻弟子常去之所,时常聚至一起谈笑,久而久之,刘玉也就精通之道。
“吾辈当以修行为重,切莫沉溺这等口腹之欲而耽搁自身修行。”长孙蓉放不下姿态不由说教道,但接下来也没见她少吃,频频向锅中下筷,辣得脸颊出汗,樱唇透红,捂嘴哈气。
“晚辈知、知道!”洛尘前辈一向高冷寡言,没想到也有这等女儿之姿,望着长孙蓉那面红耳赤的娇艳玉容,刘玉顿时被引得目不转睛,心跳如麻,已不知此时身在何处。
“还看!”长孙蓉喝了口清茶,放下茶杯,发现那人竟直勾勾盯着她,就像一傻子似的,顿时脸颊飞红,在外人前她可一向注重仪态,自己这是怎么了,不由恼羞怒瞪道。
“哦!哦!”刘玉回过神忙低下头,暗骂自己怎如此唐突,洛尘前辈不会认为自己是一登徒之子吧?
“等,等到了白鲸港有何打算?想必你自己也能看出,兹涅家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你。”为打破尴尬之境,长孙蓉扳起脸,正色说道。
“回到白鲸港后,晚辈自会小心,无事少出门,等灵舰造好,返回云州后,便安全一些了。”刘玉不由头痛,自己已成了那怒海真君心头的眼中钉,虽躲过一劫,但兹涅家在白鲸港权势滔天,自身仍随时身处险境,如今只能躲着,走一步看一步了。
“对了!还要多谢前辈解围,不然晚辈怕是早已被那怒海一掌拍死。”刘玉感激说道。
“你自己清楚便好,你师祖玄木真人已至白鲸港,有三宗这一层顾忌,兹涅家明面上也不会做的太过,还是要小心其暗中下手,回到白鲸港后,你最好闭门不出,他们也就无从下手。”
长孙蓉点点头,望着窗外的漫天飞雪接着缓缓说道:“你也无需谢我,这次本尊反而要多谢你才是。”

“方才洛尘仙子说,兹涅家族因怒冬陨落一事迁怒于你,欲伺机对你下杀手,这才护送你一路返回,这究竟发生了何事?”送走灵冰宫的洛尘仙子后,刘玉立即被带至师祖玄木的屋内,师叔玄北一脸关切问道。
兹涅家三少主怒冬陨落一事,月前已传在整个白鲸港传的沸沸扬扬,玄北为此还一直担心玄玉的安危,但从未想过怒冬陨落,师侄玄玉会牵扯其中?
“弟子玄玉,拜见师祖,见过玄北师叔!”刘玉进屋后,见到玄木真人,立即恭敬拜道。
“起身吧!具体发了何事?”玄木真人眉头微皱说道。
“此行弟子受邀前去助冬水盟剿灭地下一暗魅女妖部落,此事玄北师叔也知晓,后来……,那兹涅家族怒冬真人被女妖圣女用邪宝所困,遣弟子原路返回求援。”
“但因那地底鬼窟层鬼物太多,弟子摆脱这些鬼物,耽搁不少时间,等其兄怒川真人赶来,怒冬真人已被女妖圣女杀害。”
“其父怒海真君认定弟子求援不力,将怒冬真人之死,归罪于弟子头上,欲对弟子痛下杀手,好再有南宫家族长凌乙鸾君,与洛尘前辈在场,这才躲过一劫。”刘玉将此事经过细细道出,当然隐瞒了自己有意拖延一事。
“哼!欺人太甚,师尊,此事弟子知道,玄玉师侄此行本不想去,但那怒冬执意让玄玉师侄跟去,如今自己出事,玄玉师侄筑基才百年,听说那地底鬼窟又是鬼物横行之处,能自保已实属不易,他兹涅家族怎能将那怒冬之死,怪罪于玄玉师侄头上?”玄北道人立即愤愤说道。
“玄玉,兹涅家族迁怒于你,方才洛尘道友已大致告之了本尊,此事你并无过,无需放在心上。”
“但此刻咱们身处北地,又有求于冬水盟,以兹涅家族在冬水盟内的权势,这一公道,宗门到是不好替你要回,望你能体谅。”玄木真人缓缓对刘玉说道。
“弟子明白!”兹涅家族权势显赫,宗门自是得罪不起,而此事经过,刘玉他自己心里是最清楚,忙点头道。
“放心!本尊自不会任由门下弟子受人欺害,往后你便留在院内住下,本尊会保你周全。”玄木真人深吸口气,憋屈说道,兹涅家族太过庞大,他也办法为门下弟子出头,这口气也只能硬吞下了。
火爆妖姬 冰焰
“多谢师祖庇护!”刘玉心喜忙谢道,有师祖玄木庇护,留在白鲸港,闭门不出,自身安全应有保障,等过些年,宗门灵舰造好,随新舰一道返回云州宗门,想来兹涅家的手脚应伸不了这么远。
“对了!听说师尊他老人家已入绝灵谷,不知是否已渡过五阳雷劫,顺利晋升金丹境。”想到宗门,刘玉立即忐忑问道。
“哎!玄南师兄已去了。”玄北道人黯然摇头,大师兄玄东、二师兄玄南,已先后折陨于五阳雷劫之下,等返回云州,他也要开始着手筹备渡劫,但能否迈过这道坎,玄北道人自己心里也是没底。
“师尊他…”刘玉不由语塞,百年一别,留驻异乡北地,自己竟未能见师尊玄南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