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0p1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菜刀通天討論-第九百八十三章 不打了,不打了鑒賞-rz5yv

菜刀通天
小說推薦菜刀通天
刀来刀往,剑来剑挡。
只见再次围拢过来的灰袍刀客,又被金沐灶三下五除二一下阻挡在了后方。
但是紧接着,那名黑脸光头大汉又是一声大喝,一甩手中的铁棍。之后,一声如闷雷般的爆破,金沐灶身影一矮,手脚一软,瞬间,他的半截身子陷入了下方的泥坑,已经如同砧板之鱼,再也无力挣扎起身。
“老大,老大救我!”一时间,已经没了力气的金沐灶,终于想起了要大喊救命。
“啪啪啪啪。”
而就在其他的灰袍刀客修士还在全力追杀,倪算求身影一化,直接一分为八,虚空中,只见有八个手持白色雨伞的红袍修士身影一下飞过,前方的那批灰袍刀客,都已经一个个手捂着脸面,四仰八叉的倒在了金沐灶的近前。
“呸!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有本事就找我们老大会会。”
只见金沐灶恶狠狠的吐了一口痰,紧接着,那名黑脸光头大汉又是一声闷棍敲击了下来。
可是落到近前,正当那根黑色铁棍刚好要击打到金沐灶的面门,一只精瘦的小腿朝上一踢,那根暴击而下的铁棍就瞬间如同时间停滞一般,直愣愣的停在了半空。
“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道友看我几分薄面,让出一条道来,让我们过去?”倪算求笑颜盈盈的说道。
可是,那人却是一举手里的铁棍,然后单手一指,那根手里的铁棍忽然伸长了七尺。
倪算求猝不及防的单掌奋力一接,然后金丹聚力术加持之下,全力往外一拨,前方的那名黑脸光头大汉,这才几个趔趄,朝着山道口后方,滑了过去。
霎时,倪算求的眼中也是出现了一抹惊悸,因为以他刚才的力道,虽然没有用尽全力,那也是足以撼动一座小山。
登。
那名黑脸光头大汉再次一挥手里的铁棍,拄在了地上,这才堪堪顶住倪算求的反手一掌。可是面上,此名修士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道:“道友好手段!看来是鄙人眼拙,没能看清几位都是不世出的绝顶高手。”
倪算求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没去理会对方话里话外的用意,只是单手轻轻一提,就直接将深陷在泥坑中,已是满身泥巴的金沐灶一下子给拔了出来。
“呸!”再次被倪算求救出,金沐灶又是恶狠狠的啐了一口。
拽公主與邪魅四王子
“老大,快!快借我那朵大红花一用,我……,诶诶诶,老大不要!”
紧接着,只见金沐灶急赤白脸的开口,还欲再战,却是被一旁的倪算求轻轻一按。然后,金沐灶的身子,又支溜溜、直挺挺的陷入了下方的灰石泥坑,并且,未等金沐灶再次开口,他就已经被倪算求用一大块黄泥糊住了口鼻。
顛龍倒鳳
權帝霸寵,鳳主江山
一时间,金沐灶是有口难言,哑口无言,很是怨愤,嘴里是一口一口不停的吐着泥巴,心里更是不停的咒骂起自己的老大。
而与此同时,前面不远处的黑脸光头大汉也是立马面色铁灰了起来,显然,刚才的一个照面也是让他分外心悸。
因为这么久时间以来,金丹大修士来到此处已经多如牛毛,而这么带劲的,仅凭肉身力量可以和自己硬撼的,那也仅此
倪算求一个。
于是乎,那名黑脸光头大汉,再次不由分说的挥舞起了手中的铁棍,朝着倪算求的面门再次狠砸。
“喀!”
又是一声精铁交击,倪算求手握金沐灶的飞虎战刀,与那名匪贼头目又硬碰硬的来了这么一记。随即,那名身强体壮的黑脸光头大汉,又被震得几个趔趄朝后倒滑,可也只是倒滑了三步,那人又直挺起腰板,伫立在了原处。
“特娘的,今儿我是见鬼了。”
只见嘟囔了这么一句,那人从腰间拎起了一个装酒的黑色皮囊,然后咕咚咚几口狂饮后,就立马又一提手里的铁棍,朝着倪算求直面走来。
忽,忽!
那人的铁棍虎虎生风,被抡得呼呼作响,掀起了大片大片的水花,不停横扫着倪算求的下盘。
倪算求脚尖点地,不停跃起,同时手中长刀飞舞,抵挡着飞溅而起的雨水、雨珠。
“砰!”
可是就在此时,那人又突然来了一个回马枪,手中的黑色铁棍忽然再次拉长,倪算求提刀一个横挡,却是被那人遒劲的力道,直接震得虎口发麻,飞离了三丈。
只见再次落地,倪算求手里的飞虎战刀还在嗡嗡作响。于是倪算求也不敢小觑来人,手中长刀一横之下,身影朝前一跃,来了个游龙戏珠,也直接挥斩着攻起了对方的下盘。
媽咪誰是我爹地
“砰砰砰砰。”
又是一阵振聋发聩的精铁交击,震得半山腰的虚空都响起了一阵深深回荡。
只见倪算求是不断的单掌拍击地面,朝前飞掠,而前方的黑脸光头大汉逐渐汗如雨下,犹如一只雨中的黑色陀螺,在前方灰石泥地中来回转移。
双方之间是你来我往,在方圆十几丈的范围一寸不让,地上很快被砸出了一大块一大块,坑坑洼洼的白色口子,而不多时,那名黑脸光头大汉修士,开始也出现了体力不支,有些后继无力,开始朝着后方洞口方向,后退了起来。
对方是步步后退,倪算求却是步步紧逼,同样没有御使任何法力,倪算求移形换位,出刀速度都始终快对方一筹。
“呼呼……。”
那名黑脸光头大汉开始呼呼呼的大口喘起了粗气,示意倪算求停手,暂作休整。
但是回答他的,却是凌空一脚,直击面门。
只见那名黑脸光头大汉的身子,在虚空之中晃了一晃,就直接面朝前,背朝后,身影一掠,径直掉入了那个黑漆漆的山道。
“不打了,不打了,容我小憩片刻,稍后再战。”立时,洞中传来了黑脸光头大汉嘶哑叫嚷。
“不打了?这怎么行!”
“你看,你的那些手下可是都看着,你躲在里头做缩头乌龟,这可不是你们做山寨老大的行径。”倪算求站在洞口前,慢慢捡起了伞,对着里面的黑脸光头大汉高喊。
“哼。窦雀山从来不养弱者,谁生谁死都只能各安天道。现在我说不打就不打,有本事,你可以进来,进来后,我保证打的你屁滚尿流!”
洞中的黑脸光头大汉立马冷哼一声,然后又提溜着一大块金黄黄滴着黄油
的人肉,起身走到了山道入口。只见此名修士,用一口人肉就着一口美酒,和洞外的倪算求不停的对峙、叫嚣。
“这黑脸憨货到底修炼是哪门子路数,居然和我对战了这么久,竟还能有如此底气?”倪算求神识朝着山道中一扫,如此自言自语道。
紧接着,倪算求面色一变。
因为倪算求的神识只是探入了一半,只是发现内里有许许多多小型飞禽类妖兽在疯狂乱舞,就立马被某种不知名的法阵道蕴给弹射,反弹了回来。
“老大,就这么放过他了?”
惡魔的甜心:校草,別咬我
“金沐灶,不可大意。”
“放心,老大。一会……”
只见倪算求的小弟金沐灶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出的泥坑,手里握着两柄明晃晃的白刃短刀,跌跌撞撞走到了倪算求的近前,随即,他直接不顾倪算求的劝阻,径直冲向了那名黑脸光头大汉的所在。
“彭~!”
只见话未说完,前方的山道口就突然掉落了五根成人腰围般粗的白色石柱,金沐灶只觉得脑袋一晃,就已经四仰八叉的再次倒地,昏死了过去。
一时间,倪算求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斜眼看了一眼前方的五根巨柱,就直接运足了力道,朝着前方飞身一脚。
彭。
一阵高山滚石声响起,大片山石翻滚而落,只见其中的一根白色立柱应声而倒。
而山洞内,那名黑脸光头大汉,却是皮笑肉不笑的发声吆喝道:“打,使劲打。反正你们将这个山道打塌,你们几个也过不去了。”
倪算求充耳不闻,再次奋力一脚。
瞬间,一阵轰隆,前方的山道,瞬间堆起了一个鼓鼓的山包。
“奶奶的,叫你打你还真打!”
那人终于按耐不住,再次飞身而出,紧接着,两人在虚空中,对拆了有七八个回合,双方势均力敌,而情急之下,为了保护前来帮忙凑热闹的金沐灶,倪算求有些投鼠忌器,反而还退后了有十丈。
“这什么路数!喝了几口酒,吃了几块肉,他的肉身力道,居然又恢复到了巅峰。”
倪算求脸色微微一变,而回头一看,一行几人也都走到了山道近前。
“哈哈哈,这窦雀山果然是藏龙卧虎,区区一个山脚下的匪贼,竟然也能和倪道友你,打得如此难解难分。”一见此幕,走到近前的乾罗真人也是哈哈一笑。
倪算求有点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自嘲道:“让道友见笑了,不过此人的外家功法,肉身淬体术的确是高普通金丹修士一筹的。”
“哦,是嘛?”乾罗真人故意拔高了音调,对着洞内喊道,“再厉害的淬体术,在金丹修士眼中不过是下九流的戏耍,只要我们其中一人祭出自己的金丹,我就不信洞中匪贼,还能抵挡的住,金丹三重大修士的金丹之威?”
“奶奶的,你吓唬谁!”
果然,不出三句,那名黑脸光头大汉就又急匆匆的飞身而出,手里的铁棍朝地一杵,然后又火急火燎的朝着自己的怀里摸了摸,然后,他的手中,直接呈现出了三颗圆滚滚,足足有小鸡蛋大小的白玉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