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y1m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三章 冷光先生是隻猴子熱推-glz8i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读者们的心思,有点像是看春晚魔术的时候……
第一次看魔术,觉得很震惊。
知道原理之后,读者恍然大悟之余,又难免觉得不过如此。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悟了。
如果楚狂在写类似的小说(表演类似的魔术),他们一定可以找出凶手(拆穿魔术)!
类似的心理,不仅仅读者有。
在网上公开抨击过叙诡型推理太赖皮的大喷子作家冷光,也打着这样的主意!
“我会证明所谓叙诡终究只是小道而已!”
抱着这样的信念,冷光在楚狂推理短篇刚刚发布的时候,就第一时间点了进来。
【春节将至,我还在为一些事情烦恼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是一个青年,我总觉得他很眼熟,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他,他自称c君。】
和《罗杰疑案》一样。
这部小说也是第一人称“我”。
这个“我”的名字叫楚狂,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作家,写过一些推理小说。
“拿自己当主角?”
冷光挑了挑眉,感觉颇有趣味。
他并不知道,地球上的大推理作家奎因,小说的主角也全部都叫“奎因”。
这一天。
有个青年作家写了一部推理小说,找到楚狂,并向楚狂发起挑战:
“你能在答案公布前猜到凶手吗?”
冷光再度挑眉。
开门见山的风格,推理作家楚狂对推理小说进行推理。
有点戏中戏的意思。
这样一来,凶手就不可能是“我”了,因为“我”是推理之外的看客。
想想也是,楚狂就算继续写推理,也不可能沿用“我”就是凶手的设定啊。
大漠歡顏
继续看。
推理小说中描述的案件并不复杂。
故事里,有三伙人。
他们分别是居住在咚咚村的冷光一族;
还有来游玩的一群大学生,其中有一个大学生就叫楚狂;
最后一伙人则是卡特和他的狗,丸子。
冷光无语。
这特么都啥呀?
咚咚村的村民,冷光一族?
冷光?
用我的名字?
还有大学生楚狂?
连楚狂自己也被写进了小说里?
所以楚狂仍然有可能是凶手?
连卡特都在。
推理界的不少作家名字,都在小说里出现了,楚狂竟然在小说里,调侃了很多推理圈的名作家。
冷光想吐槽,却不知道从何吐起……
而且冷光很快便打消了对书里这个楚狂的怀疑。
因为楚狂,是受害者。
小说里对楚狂的描述很过分,说楚狂是个坏孩子,经常干坏事儿,调皮捣蛋,因为年纪小,甚至没有善恶观念。
一品武帝
结果,这个坏孩子楚狂,被人从咚咚桥上推了下去。
如果这部小说不是楚狂写的,冷光几乎怀疑作者是不是和“楚狂”有仇,黑的是真狠。
而连接山谷两岸的只有咚咚吊桥和独木桥,没有任何密道之类的通道。
在案件的末尾,作者将调查出的不在场证明全部都列出来了。
每个嫌疑犯的不在场证明都非常详细,工整的仿佛案件簿。
其中,卡特是人证。
“在这两个半小时当中,那座独木桥都在我和丸子(卡特的狗)的视野之内,我敢断言,期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走过那座桥。”
因为卡特当时就在桥边思考人生,所以目睹了这一切。
小说里强调了一句:
这些人证以及不在场证明是完全是正确的。
“我晕。”
冷光思考了五分钟,忽然狠狠拍了一下大腿。
他好像搞错了一件事。
这部小说,似乎不是叙诡风格?
貌似楚狂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过《咚咚吊桥坠落》是叙诡型推理!
只是大家下意识以为,楚狂的新作还会继续写叙诡。
连自己之前也是这样以为的。
軍婚也纏纏 安染染
想到这,冷光露出一抹笑容。
叙诡是邪道,楚狂也知道回头是岸啊。
小说里,“楚狂”死了,或许也是楚狂借这个隐喻,来暗示自己写叙诡是“干坏事儿”吧?
很好!
天才寶寶極品娘親
这是忏悔了!
不写叙诡我们还是好朋友。
不可思議的學校
接下来,就让我猜出凶手吧!
冷光迅速开启了属于推理作家的头脑风暴。
不得不说,这个挑战,难度还是有的。
咚咚桥被半毁了,连矮小学童的体积都承受不了,成年人是不可能过得去。
而且有卡特的人证。
那凶手是怎么杀死“楚狂”的?
要知道,这部小说还对凶案现场画了张地形图,非常详细,让读者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具体情况。
“是他!”
约莫花了半个小时的思考,冷光忽然猜到了凶手。
通天修士 夜闌
那就是楚狂的同伴,一个叫阿荣的大学生。
这是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
而且,冷光还猜到了作案手法。
“猜中了没有?”
冷光连忙继续往下看。
古穿今之安好人生 軒十一
让冷光觉得心头不妙的是,“我”也猜了同样的答案。
结果青年作家说,楚狂错了!
而且是大错特错!
因为真正的凶手,是冷光!
也就是冷光一族的族长!
傲嬌總裁,套路深!
“怎么可能!”
冷光感觉自己被绕迷糊了。
书里的“我”也迷糊了,为什么是冷光?
半毁的咚咚桥连矮小的学童都不能走,冷光怎么通过?
难道冷光会轻功?
还有卡特也证明,没有看到人过桥!
冷光不仅仅会轻功,还特么会隐身吗?
我咋不知道我这么厉害!?
冷光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青年作家却淡淡一笑道:【冷光不是什么侏儒,也并非轻功高手,更不会隐身,但他却能仅仅靠着一条仅存的缆绳到达彼岸,而且是驾轻就熟,不费吹灰之力就办到。】
凭什么?
冷光和书中的“我”同时跳脚。
“不可能……”
冷光完全不服气,这不合逻辑!
等等。
逻辑?
冷光的脸色,忽然又变了变。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自己似乎被耍了!
紧接着,冷光就看到了真正的原因。
这个原因,差点气的冷光砸电脑。
陌若安生 羽果果
因为这个案件的正确答案是:
“因为冷光先生是一只猴子,所谓的冷光一族,就是一群住在咚咚村的猿猴。”
叙诡!
恶心!
犯贱!
这一刻,冷光破口大骂!
他不是骂楚狂把自己写成猴子,如果要说这样的叙述形式带有恶意,那楚狂对自己的恶意就更大了,因为他在书里把自己描绘的非常不堪,甚至还把自己死了!
比起楚狂的自黑,自己被黑的并不过分。
冷光骂的是叙诡!
他被骗了!
他以为楚狂这次写的不是叙诡,但结果却发现,这部小说还特么是叙诡,而且是比《罗杰疑案》恶劣一万倍的叙诡!
简直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
我們那流離失所的青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