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n6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峽谷正能量 愛下-第七百八十二章 不過是峯哥的任務罷了熱推-vzeh2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
BP这种事情,哪怕双方都拿到了想要的英雄,也不一定会都有光明的未来,这确实世间最没办法的事情。
这场比赛DGL的教练经过几番长考,拿到了他想要的阵容,每个位置都是作出了针对性的选择。
BP结束,教练临走的时候甚至拍着胸脯对DGL的几人说“放开了打,我们这把阵容选出来就输不了”,不知道是给自己信心给事给选手们信心。
相比之下,KG这边虽然也拿到了他们想要的阵容,但这阵容显然不是教练韩云龙想要的。
临走的时候,韩云龙两眼失神,脑海里还在不停地想着这场比赛KG的这个阵容。
上单薇恩也就算了,辅助还来个腕豪,辅助腕豪也就算了,打野又来了个狮子狗。
是我提不动刀了。
还是这帮比都有点飘了?
龙教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隔音比赛室的,甚至在走到舞台中间和DGL的教练握手时,他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呆滞的感觉。
DGL的教练想笑,但是忍住了。
后台,KG的休息室里。
小笼包看到Saofen这一手狮子狗,却是没忍住差点就笑出了声。
年轻!
这个越南打野还是太年轻啊!
狮子狗这英雄选出来,对面又有个锤石,他的发挥的空间进一步受限,这场比赛很有可能成为一个OB狗。
开了大招,却进不了场,甚至进一次死一次。
小笼包活动了下手指,寻思着自己看来要做好上场准备了。
倘若这场比赛KG输了,那Saofen这种狮子狗十有八九要背锅,到时候就轮到他上场表演发挥了。
……
“大家打团来我身边,落地秒?呵呵,我看看谁被秒。”刚进游戏,DGL那边的辅助Mark就笑呵呵地说道。
“那我可就就交给你了。”
Kram笑着说道,他是韩国人中少见的说中文没有孜然味的选手。
客观来说,锤石这英雄的确挺康特狮子狗的,每个技能都像是狗链,狮子狗进去就得被限制。
Mark甚至觉得在锤石面前选狮子狗,对面那个人称“首富”的家伙,这场比赛该不会是真的买了吧?
小花生这场比赛拿出寡妇,倒也是信心十足。
虽然对方的狮子狗似乎是有备而来,但寡妇的潜行可以让他在前期完美发挥自己节奏上的优势,自然没有害怕的道理。
再说了,对面上路还是个薇恩。
前期不好说,但到了六级,奥恩有了大招。
寡妇这个英雄压根就不需要太好的发育,打野刀出来就能随便秒脆皮了。
说实话,这场比赛小花生都有点不好意思,对面简直从上单到ADC都是在他的“食谱”上。
至于那个辅助腕豪,小花生觉得这场比赛如果发育得顺一点,未必就没有一击必杀的机会。
想到这,小花生的脸上也露出的笑容。
这是小花生来到LPL的第一轮比赛,就像是上每个传奇选手都会有命运转折点,历史的车轮开始转动这样的说法。
小花生觉得,今天的这第二场比赛,就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大鹏一日同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
芜湖!
……
“打野需要帮吗?”
“不用,我去对面野区开。”
“哈?这样不太好吧。”
“我来帮。”
KG这边开局在河道分开后李秀峰就和Saofen一起入了对面的野区,两人先是做了两个侦查眼。
这波深入敌后,如果被发现的话,那就只能先回自家野区蓝Buff开局了。
不过DGL那边倒是没想那么多。
超強全能
主要是因为小花生的寡妇属于AP打野,蓝buff的作用很大,所以他们直接在下路的帮助下蓝开了。
这样一来,这边Saofen的狮子狗开局就成功偷了个红。
但DGL那边也不是傻子,上路的狼少发现李秀峰上线时间不对,给中路的七夜Ping了个信号。
七夜这把拿出了卢锡安,这个曾经单杀Faker,一度让他被称为“卢七夜”的英雄,这场中路对线压力倒是不大。
收到上路给的信号,七夜直接去红buff那给了个眼位,果然发现红buff营地里的野怪已经离奇失踪了。
小花生见状笑了笑,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朝着KG的野区走了过来,显然是要和KG这边换野区了。
狮子狗想反他的红,小花生其实也能理解。
换成是他在蓝色方,自家上路又是个上单薇恩,恐怕他十有八九也要换野开局,这样才能赖在上半区,保证上单的发育。
但小花生没必要计较。
他这场又不是非得抓薇恩不可,事实上,他现在对李秀峰真有点不太想抓了,太多次的失败让他不得不相信玄学——自己和上路八字不合。
那么反过来想想,其实这也不是不可以,与其辛辛苦苦地徘徊在上路找机会,还不如在别的路抓出优势。
到时候直接泰山压顶,在绝对的优势面前,对面那个上单就算再能操作,没有空间,那也只能是白搭。
小花生心里一边寻思,人已经走过了河道,来到了KG的下半区。
果然看到了红Buff,他没有迟疑,直接把红拉进了草丛。
不料红buff的血量刚打掉三分之一,身后的草丛里,忽然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狮子狗!
等等,这条狗怎么会在这?
别说是小花生,台上的元泽和猫神也有点无语。
他们一开始和小花生的想法一样,以为蓝色方的Saofen对面野区红开,这场比赛是想要保护上路的李秀峰。
结果当看到狮子狗刷完对面的红,直接回头往下半区走,他们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感情Saofen这不是想要换野区,仅仅是单纯地想要反野啊。
……
此时此刻,狮子狗的突然出现,无疑是打乱了小花生的节奏。
如果说红buff已经打得差不多了,那他还能和Saofen拼一手惩戒,可现在红Buff还剩三分之二的血量。
他一个挂着蓝的寡妇,在两级的时候要是在一个身上挂着红buff的狮子狗面前刷野,恐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要知道在上个版本,Rank里经常有那种狮子狗两级直接去对面野区草丛蹲,然后拿一血的套路。
这套路为啥能成,当然是因为狮子狗这英雄前期伤害高,更别说小花生这会儿还在KG的野区。
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弃这个红,朝着下半区绕了过去。
然而Saofen却没那么善罢甘休。
什么叫越南土匪啊?
我反你的野,行。
你反我,那就不行。
狮子狗的被动触发,他从草丛里一个飞扑就跳到了寡妇的脸上,疯狂地撕咬了起来。
打野和线上从来都是一体的。
这会儿野区打起来,双方的中下两路都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但这毕竟是在KG的野区,左手和阿水他们的支援要快一些。
皇後男妃娶進房:皇上,給力啊!
小花生一看这不行啊。
无奈之下,他只能干脆地交出闪现,从小龙池上面闪了下去。
这样对方如果跟闪追下来,可小龙池里就是离DGL那一方比较近了,到时候即便能追死自己也小命不保。
对方应该不会不清楚这点吧?
小花生正这么想着,却见身后身影一闪,破空声传来。
他头皮一麻,狮子狗已经跳了下来,一下子飞扑在了他的身上。
下一秒,在小花生有些错愕的目光中Saofen借着红buff的减速,黏着他就是一阵亦步亦趋的走A。
片刻后,狮子勾的锋锐的匕首再次划过寡妇的娇躯。
小花生终究还是没能逃出生天,被Saofen追死在了河道里。
FirstBlood!
一血的提示音响彻全场。
但KG的粉丝还没来得及庆祝,闪现下去的Saofen也被包夹过去的DGL下路双人组拖住了。
一个锤石,一个寒冰。
没有位移的狮子狗插翅难逃,更别说中路那边还有个七夜的卢锡安呢。
本着宁死不送助攻的原则,Saofen没有往上面靠,他直接倒在了寒冰和锤石的围攻下,人头被Kram的寒冰拿下。
“瓦特?!”
阿水有点难受了,他看了眼Saofen,心里有点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和幻风串通好了故意来演他来着。
要不然开局送寒冰一个人头干嘛?
再说了,上面不是还有卢锡安吗?实在不行你送给卢锡安也成啊。
解说台上,元泽见状也有些感慨,“啧啧!Saofen这波典型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不愧是越南土匪啊?!
“没错,现在Saofen拿了一血,那狮子狗接下来肯定是优势的。”
猫神说到这顿了下,继续道,“不过相对的,DGL的下路寒冰也拿了一血,那我感觉阿水下路的日子有点不太好过了啊。”
一个人头的经济看似不多,但在下路这种拼发育的对线上,一个人头那就是近二十刀的补刀压制。
一开始你可能没感觉,等你真发现力不从心的时候,那就真的再也打不过了。
“嗯,不过你有没有发现,K哥这场的腕豪有点不一样啊。”
“辅助腕豪肯定不一样啊,等等!K哥这符文…不带丛刃吗?峰哥刚刚的丛刃腕豪不挺厉害的。”
“我刚就注意到了,一直没说,K哥这把好像不打算玩丛刃腕豪,而且他也没带征服者,而是启迪系的符文。”
“这…K哥没必要吧,说实话,我觉得以前觉得征服者腕豪是王道,但上场比赛看了峰哥丛刃腕豪的咏春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王道,K哥其实没必要整活的。”
“嗯,现在下路寒冰拿了狮子狗的人头,身上还有红Buff,如果K哥的腕豪顶不住的话,这场下路怕是真难打了。”
“……”
台上元泽和猫神都以为Kake拿腕豪打辅助,天赋却不学李秀峰一样带丛刃,是想秀出自己的新理解。
那他们就觉得没必要了。
联盟比赛里像是符文天赋这种,好用的那就是真的好用,没必要纠结着一定创新什么的。
两人刚还想再说点什么,这时,导播的镜头突然给到了下路,画面中人影一闪,草丛里蹿出个猛汉。
强手裂颅!
海賊王之最強主播 末世三藏
轰——!
DGL的下路双人组收了个人头,刚美滋滋地从河道回来,哪里想到刚回了下路就被人闪现骑脸。
什么鬼?
对面打野在?
啊呸!
打野不是刚被宰了吗?
来不及想太多,腕豪一个E将两人狠狠的撞在一起后,反手对着Kram的寒冰就是一阵左勾拳右勾拳。
没有丛刃,腕豪的拳速没有打李秀峰那么快,但伤害依旧不容小觑,加上阿水的招牌E脸EZ。
这一波下来,Kram莫名其妙地就被打残交出了闪现和治疗,直到跑回自家塔下还有点发懵。
“嘶!没想到这个腕豪辅助还挺猛。”Kram吸了口气。
“这波大意了,下面小心点。”Mark道。
话是这么说,但这波还真不能怪他们大意。
两人虽然没排查草丛,但也刻意保持着距离的,谁能想到这个腕豪直接闪现呼脸?
闪现不值钱的吗?
DGL的下路满肚子困惑?
然而接下来,他们却发现腕豪的闪现,还真就有点不值钱…
下路塔前,Kram的寒冰刚用红Buff回了点血,站在塔前保持着距离想要补刀。
不料就在这时,塔前草丛里人影又是一闪,腕豪的身影再次蹿了出来,直接给Kram吓得一个哆嗦。
妈耶?
声音还在嗓子里,他就被Kake极限距离的一个E给拉了回去,点燃直接给挂上,显然这次是动了杀心。
结果也不出意外,在腕豪和EZ的输出下,寒冰的血量疯狂下跌。
最后Kake一记W技能蓄力轰拳对准塔下,锤石虽然又是Q又是E。
軍少私寵:千金檢察官
但腕豪的W却是无法打断的,一拳轰出,瞬间收尾拿下了寒冰的人头。
屏幕前,Kram看着身前的黑白画面,吞了吞口水,有些懵懵地说道,“这…我…什么鬼?”
新版本符文重铸,很多人还没适应这个全新的符文天赋一体化时代,以及所带来的种种不可思议。
但一旁Mark作为辅助,对此显然了解更多一些。
他蹙眉一想就反应了过来。
“应该是启迪系符文。”
“启迪?”
“没错,那个海克斯闪现。”
拳破九重天
恭喜王爺之王妃有喜啦
“……”
说实话,Kram听了还是有点懵逼。
在目前这个阶段,其实大部分玩输出位置的玩家和选手,都很少有人去关注启迪这个符文体系。
这会儿就连阿水都一惊一乍地,虽然心疼被Kake轰死的人头,但嘴里还是说道,“可以啊K哥,你这套有点东西的。”
刚刚比赛开始的时候,阿水还问过Kake一嘴怎么不带丛刃或者征服者来着,当时Kake只是微微一笑。
此时,听到阿水的话,戴着金丝眼镜的Kake依旧也是微微一笑,视线却朝着李秀峰所在的地方飘了下。
“呵呵,其实是峰哥让我试试。”
“峰哥让你试试的?什么时候?”阿水好奇道。
“刚刚赛间休息,在卫生间的时候。”Kake道。
“好吧。”阿水耸耸肩,正想顺嘴吹一波李秀峰。
这时,Saofen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有些好奇地道,“你和峰哥,赛间休息的时候一直在卫生间?”
Saofen的话音落下,
语音里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