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6b1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162.反壓、海塔與地獄無門展示-plu7g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一通操作下来,场上清净了许多,至少隐藏在腐朽世界中的不死族怪兽们气焰顿时被压制下去。
更大的好消息是,下个回合对手的死灵王恶眼再也跳不上来了,除非再来一只“尸界的班西”。
不过查尔斯后场,那个锻造了身后金色都市的永续魔法卡有些让人头疼。
“!!!”查尔斯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去,然而稻草人却步步紧逼。
紧跟着查尔斯就感觉到身后撞到了什么,一回头,却看到场地周围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竟然围绕了一圈漆黑的火焰墙壁。
那火焰仿佛实体一般,并不炽热,反而像是岩石一样坚硬。
黑暗力量的场地,黑暗游戏的擂台,哪怕是模拟版,也能在这个世界生效。
“当场上存在其他幻影骑士团怪兽时,手卡中的幻影骑士团无声靴可以特殊召唤!”
一身布衣的幽灵盗贼闪耀着磷火出现在场地上。
“打开吧!开辟的回路!”
天空中张开了回路的大门,“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连接怪兽以外的怪兽两只!我将幻影骑士阴暗布面甲与幻影骑士团无声靴设定连接标记!”
闪耀着幽灵鬼火一样的面具与无声靴一起飞起,化作幽灵蓝光的旋风,落入了召唤大门中左下、右下两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出来吧!Link2!”
闪耀着光明的网络世界中,数据的光芒堆叠,一身紧身衣,踩着轮滑的俏丽少女自连接的大门中飞出,朝着查尔斯作了个鬼脸。
“IP伪装舞会!莱娜!”
场上的演员已然到齐。
“战斗!”稻草人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攻击宣言,“用IP伪装舞会莱娜,对星遗物衍生物攻击!”
仙園 山泉
一声令下,莱娜踩着轮滑鞋朝着朝着小小的星遗物衍生物冲了过去,随后身后的尾巴轻轻一甩,攻击力守备力都是零的星遗物衍生物当场粉碎。
破碎的碎片如同雪花一般砸到了查尔斯的脸上,却没有半点伤害。
当然,因为是守备表示嘛……
“接着是幻影骑士团断碎剑的攻击!”稻草人继续下达命令,“用幻影骑士团断碎剑对黄金乡的征服者攻击!”
金色的骑士与断碎剑同时发起了冲锋,一个骑兵,一名重甲骑士,一名挥舞着手中的细剑,一名扬起了巨斧,同时朝着彼此挥下。
“咚!”
一声巨响,骑兵被巨斧高高抛起,随后化作金色的碎屑落入地面。
依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毕竟征服者的攻击力只有500点,守备力虽然只有1800点,但毕竟还是守备表示被打中不疼。
因此只是一些碎屑飘到了查尔斯面前。
但是接下来的攻击,很显然就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扛过去的了……
“接着是宵星之机神,对攻击表示的齐唱殭尸攻击!”
宵星之机神手中的巨盾如门,缓缓打开,露出了掩藏在盾后的长枪。
虽说是长枪,却比巨塔还要高大,那长枪举起,带着令人胆寒的气势,裹挟着狂猛的风声,对着下方瑟瑟发抖的齐唱殭尸猛然扎下。
“进阶的终响!”
浩瀚犹如高塔的骑枪带着神威,凿穿了齐唱殭尸的身体,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奔查尔斯而来。
查尔斯来不及反应,却看到那骑枪已经抵达了面门,下一秒贯穿了他的身体。
他只感觉到腹部一痛,随后视线飘了起来,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爆笑萌妃:妖王,來抱抱
长枪贯穿了查尔斯的身体,并且穿过,随后将他掼倒在地后钉在了地上。
【查尔斯LP:3200→1900】
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强大却不嗜杀,在将查尔斯钉在地上后,缓缓的抬起了长枪。
查尔斯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茫然的看着天空,随后更加茫然的低下头,看了眼腹部,被骑枪贯穿的地方被挖出了一个大洞,白色的液体从洞中溢出。
那部分身体不见了,人类的外壳受损,却只能用怪物的意志去恢复。
但是……link vrains中的决斗有这么可怕吗?
直到这时,一股剧痛才迟钝的从腹部传入骨髓和脑海,让他几乎缺氧一般大叫起来。
“啊!!”
白色的粘液从他的嘴角溢出,作为黑暗游戏的代价,让他亲身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痛苦,什么叫做深入灵魂的痛苦。
哪怕区区数据垃圾没有灵魂。
“啊啊!!!”查尔斯痛得眼泪都快要冒出来了,但是他只能强自忍住,他的手捏住腹部的空腔,尽力不让那粘稠的白色液体溢出来。
他心里清楚,如果继续让白色液体露出来的话,他会“死”,“死”这个词烙印在所有生物的记忆中,也让他感受到深深的恐惧。
为了求生,他耗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堵住了腹部的空腔,留下了一片白色的凝固状肌肤。
抬起头,他看向稻草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憎恨与深深的恐惧。
“为什么你一定要杀死我!?为什么你们都要我去死!?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我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我只想自由的活在阳光下!我只想活着……”
“但是被你们杀死的真正的‘查尔斯’,还有被你杀死的查尔斯的家人,已经没有机会再见到阳光了。”稻草人说道。
“我可以为你服务!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麻烦!”
“我不需要。”稻草人不假思索的说道。
这种人,留在身边只会恶心自己,哪怕他的确有着强大的决斗技巧。
可惜了,能让自奏圣乐感到棘手的敌人,也同样可惜了,这技术只会害人害己。
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至于说赎罪?真遗憾,赎罪改变不了既定事实。
稻草人就是这么冷酷无情。
三國誌之黃天當立 恨我
“墓地中幻影骑士团无声靴的效果发动!将自身除外,从卡组将一张幻影魔法卡、陷阱卡加入手卡,我将幻影雾剑加入手卡。”
稻草人沉吟着打开了面板,看着上面显示的卡片效果,心中有了打算。
他没有盖下手中的卡。
“打开盖卡!自奏圣乐的通天塔!”场地再度被改变,从荒原变成了悬崖,一条蜿蜒的小路一直延伸到一座高大的建筑下方。
那座高大的建筑盘旋向上,被彩色玻璃与金色的墙壁覆盖,一直延伸到云端,带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
“回合结束!”
似乎是终于理解了自身的处境,查尔斯不再哀求,他逐渐安静下来,只是双眼透露出几乎困兽之斗的绝望和死灰。
“我的回合……抽卡!发动魔法卡!被诅咒的黄金国度的效果!支付800点生命值,从卡组将黄金国巫妖与或者一张黄金乡加入手卡!”
【查尔斯LP:1900→1100】
黄金国亮起了辉煌的光芒。
稻草人在心中点点头,的确,现在殊死一搏是他唯一的出路,然而,这个出路却有些过于狭窄。
自奏圣乐的攻守之势已成,只看对方攻不成攻,守不成守!
“手卡中灰流丽效果发动,”就在这时,稻草人忽然间发动了手卡的效果,“对手发动从卡组将卡加入手卡、送去墓地、特殊召唤的效果时,将这张卡送去墓地,让那个发动无效!”
粉色的少女从空中翩然而下,下一秒,黄金国度晃动了一下,辉煌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
仙王之王 天堂不寂寞
灰流丽是一张非常恐怖的卡没错了……
“那么墓地中红化血染之黄金国永生药、黑化觉醒之黄金国永生药效果发动!将墓地中的这张卡除外,从卡组将一张黄金乡魔法、陷阱在后场盖放!”
“我将两张卡除外,从卡组将黄金乡的征服者、黄金乡的守墓者在后场盖放!接着将黄金国巫妖变为攻击表示,战斗……”
“场上IP伪装舞会莱娜的效果发动!”就在这时,稻草人动了,“对手的主要阶段,用这张卡在内的自己场上怪兽作为连接素材进行连接召唤!”
“!!”
“打开吧!开辟的回路!”天空中张开了回路的大门,“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卡名不同的怪兽两只以上!我将IP伪装舞会莱娜与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设定连接标记!”
莱娜朝着查尔斯作了个鬼脸,随后身体凭空消失,化作两道纠缠的旋风,在稻草人身后作为背景的丁吉尔苏抬起手中的长枪指着天空,也化作一道旋风。
三道旋风飞起,点亮了左、右、下三个连接标记。
虎狼[TXT全文] 灰熊貓(大爆炸)
“link召唤!出来吧!Link3!梦幻崩影!独角兽!”
梦幻崩影与自奏圣乐是不分家的……
网络的世界堆叠,在数据的尘埃中,一头金色的猛兽张开了背后的神环,化作独角的骏马自召唤世界的大门中落下。
“梦幻崩影独角兽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连接召唤成功时,以对方场上一张卡为对象,将一张手卡丢弃发动,让那张卡返回持有者卡组!”
“我将手卡中的幻影雾剑丢弃!让黄金卿回到你的卡组!”
“希略略……”一声长嘶,独角兽朝着黄金卿撒蹄狂奔。
两者的身形和外观重量完全不成正比,然而结果却是黄金卿被完全压制,随后一角挑起,抛向空中,瞬间散为尘埃,消失不见。
“……”纵使查尔斯终于下达了必死的决心,但是也愣在了当场。
为什么用攻击力高的怪兽去连接召唤攻击力低的怪兽,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回合连接召唤……这些弱智问题一一浮现在脑海中,却被查尔斯强制压下。
片刻后,查尔斯还是反应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我的回合结束……这个瞬间!墓地中黄金乡的征服者效果发动!在回合结束阶段,将这张卡从墓地中除外,从卡组将一张黄金国永生药魔法、陷阱卡在场上盖放!”
“我将卡组中的红化染血之黄金国永生药在场上盖放!”
然而就在查尔斯的场上出现盖卡的一瞬间,稻草人也跟着动了,“墓地中自奏圣乐谐谑曲骷髅效果发动!通过将墓地中的这张卡除外,从墓地中将一只自奏圣乐怪兽特殊召唤!”
“什么!?”
听到这个效果,查尔斯大吃一惊,“这不可能!你的怪兽不是只能在自己的回合发动效果吗!?”
“确实,自奏圣乐的怪兽大多只能在自己的回合发动效果,然而……”稻草人看了眼身后的通天塔。
“场地魔法卡,自奏圣乐通天塔的效果!当这张卡在场,那么所有自奏圣乐的怪兽都能在对方回合发动效果!”
“!!!”查尔斯彻底陷入了震惊当中,但是很快他就想到了另一个让他惊悚的想法。
墓地中……对手的墓地中有什么东西?
宵星之骑士?机巧蛇?还是……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
那张卡的字段是自奏圣乐!!
“回来吧!!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
神圣的光辉自通天塔顶端洒下,谐谑曲骷髅奏出震人心魂的曲子,通天塔逐渐缩短,变形,随后化作熟悉的自奏圣乐骑士。
一手持黄金盾,一手持亮金骑枪,百丈高的人马骑士再度归来。
“丁吉尔苏的效果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时,从两个效果中选一个发动!我选择发动增加超量素材数量的卡!将除外区的自奏圣乐谐谑曲骷髅变为超量素材!”
“接着就是你想的那样了!”稻草人看着查尔斯,在他绝望的目光中下达了命令,“幻影骑士团锈蚀月刃斧的效果发动!当这张卡的连接区域有暗属性超量怪兽特殊召唤时,以对方场上一张卡为对象!那张卡破坏!”
“我选择你后场的红化染血之黄金国永生药!将其破坏!”
锈蚀月刃斧挥舞手中的巨斧,一跃而起,朝着刚刚盖下去的黄金国永生药斩去。
一斧劈碎了查尔斯最后的仰仗。
“原来都是算计吗……”查尔斯的眼中只剩下了迷茫,“无论是用宵星之机神连接召唤攻击力较低的怪兽也好,将宵星之机神特殊召唤出来也好……原来都只是算计而已……”
绝望吗?抱歉,你的卡组被我摸透了。
“无论是‘黄金国永生药’字段的还是‘黄金乡’字段的魔法卡陷阱卡,那些效果一回合都只能使用一次对吧?”
稻草人抬起手,“之前你已经使用过了一次红化血染之黄金国永生药的检索效果,因此,这个回合被破坏的黄金国永生药只能等到下个回合才能发动了。”
黄金国卡组最虚弱的时刻,就是在同一回合发动并覆盖同名卡的那一刻。
无论怎样被炸掉,都注定了虚弱时期,一旦黄金国经不起下个回合的攻势,颓势就很明显了。
但是查尔斯不覆盖红化染血之黄金国永生药又怎么样呢?他的场上和墓地都没有黄金卿,而场上两张强力陷阱的发动则必须有黄金卿才能完成。
查尔斯这个时候才终于从“最后一丝希望被掐灭”的幻灭感中回过神来。
“这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还有这个。”
量子卡组的光芒闪烁,像是点钞机一样将八张卡里侧表示送去了除外区。
在宵星之机神身侧,机巧蛇丛云远吕智的庞大身体也自墓地中回归。
经历了两个回合的沉默之后,它再度归来。
查尔斯终于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我不服……我不服!!!”
看到查尔斯癫狂的状态,稻草人似乎早有预料,“我的回合,抽卡!”
这个世界不是你服不服就会因为你的主观意愿而改变的,想要改变,唯一的做法就是伸出手,去全力掰动那个已经被打造好的世界。
你的所有行动,所有付出,就是扳正你命运轨迹的那根撬棍。
寶寶五歲·首席總裁,別碰我
但是很可惜,这些由数据垃圾构成的非人类怪物,早在诞生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战斗!”
稻草人再也没有召唤新的怪兽,而是直接下达了进入战斗的命令。
“用梦幻崩影独角兽对你直接攻击!”
独角兽低下头,用尖锐的角对准了查尔斯。
死!
“啊啊啊啊!!!”处于死亡恐惧中的查尔斯咆哮起来,“打开盖卡!黄金乡的征服者与黄金乡的盗墓者!!”
金色的骑兵再度归来,连同身旁出现了一只灰暗的盗墓贼。
然而无论是骑兵还是盗墓贼,他们身上的金色仿佛陈年暗淡极少打磨的一样,毫无光泽。
因为没有黄金卿在场的缘故,无论是盗墓贼还是征服者,他们的召唤连带效果都没有办法发动。
于是乎,只是两只攻击力守备力各自参差不齐不高不低的怪兽挡在了稻草人面前。
“嘛……也就这么回事吧?”稻草人挥下了手,他身后的怪兽们跃跃欲试。
“去向天堂的查尔斯先生的家人道歉吧……”
忽然间,稻草人想起了什么,露出一个微笑,“啊对了,你上不了天堂,能下地狱吗?”
在他的笑容中,高塔一般的骑枪再度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