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m26熱門都市小說 諸天諜影 愛下-第三十五章 攤牌了,不裝啦,朕就是“昏君”!看書-dd4p0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西方教投入玄门,鸿钧,这是你最后的努力了。”
朝歌之中,黄尚听着群臣汇报,四方诸侯的改革与封闭,俯瞰人界全局。
不仅是从人道教主黄裳的视角,他的脑海中,还有无数光点浮现。
每一个光点,都代表着一位神降者。
太乙真人收哪吒为徒的剧情,让战疯子趁虚而入,同样西岐边境两教大战,也有一大波仙人换了内核处理器。
轮回者确实是天魔,只要剧情强者稍微暴露出破绽,亦或是处于虚弱的状态下,源力立刻趁虚而入,进行神降。
太乙真人成了战疯子,执掌落宝金钱的萧升、曹宝成了自己人,就连如今的燃灯道人,都是中立派领袖素心。
十天君和九龙岛四圣其实也有机会,不过由于他们彼此之间关系太亲密,一旦神降很容易暴露,才明智地放弃。
截教本来就不太需要。
天机混乱,天数不存,封神榜上都没了姓名,各凭霉运上榜,通天教主还会甘心被摆弄吗?
“学宫任张声势,作威作福,传播异法,违背祖制,令诸侯反复,四海不平,请陛下治其重罪!”
正在考虑仙道的内部隐患时,首相商容的声音再度响起。
微子启立刻出列,开始辩驳:“此言差矣……”
然而他这段时间为学宫遮风挡雨,已然成了孤臣,如今连火锅都快吃不起,至于权势早被下属官员架空,就连费仲和尤浑都有了一席之地,对比起来可谓凄惨。
再加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抓不住黄裳的把柄,学宫那些弟子总要食人间烟火,贵族手段层出不穷,总共列出了七大罪,个个看似有理有据,难以辩驳,很快数位臣子出列,连番输出,将微子启也给压下。
商容不理这位空有宰相之名,没了宰相权力的昔日公子,浑浊的眼神变得锐利,看向黄尚,苍老的面容中透出战斗气息。
朝堂之上,闻仲、比干等重臣两不相帮,微子启没了援手,剩下的都是坚定的反对改革。
如此大的差距,纣王还有什么手段?
当然有!
黄尚干脆了当地道:“不允!”
商容脸色微变,重重跪下:“请陛下三思!请陛下三思!”
黄尚冷笑:“思过了,不允!”
在很多朝代,皇帝与臣子的关系,不仅仅是统治,还有争权,尤其是要当个好的君王,维持朝局稳定,面对贵族阶层的手段,那还真的不好应对。
可他的入戏还没那么深。
又不是诸天当皇帝,纣王只是一层皮肤,目的是为了配合黄裳传道,令人道大兴,在封神这个特殊时期,反压仙道罢了。
所以……
摊牌了,不装啦,朕就是“昏君”!
谁管你们这些家伙玩弄什么手段,保学宫就是保学宫,在殷商时期,一位统治者真正想要为所欲为,那是完全能够办到的。
虽然等任期结束后,人走茶凉,下场可能会十分凄惨,但他为祖国做出的努力,是多少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的。
泪目。
黄尚驳斥了商容对学宫的压制后,开始询问正事:“运河如何?”
比干出列:“回禀陛下,在东海龙宫的龙族支持下,一切顺利。”
此言一出,群臣神色不免有些怪异。
虽然知道这个世界有着奇人异士,仙家妖兽,四海龙族也非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但皇朝与龙族合作,还是头一遭。
不过龙族确实好用,比如此次开辟运河,广修水路,换成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可在龙族的相助下,难度何止降低了百倍。
仅仅数月,就有了巨大的进展,照此下去,南北贯通,天下物资都能以水路运转,只要将运河控制住,整个中央的统治力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诸侯想不臣服都不行!
“退朝!”
黄尚询问了运河的众多事宜后,满意起身,潇洒离开,只留下一众脸色难看的宰相和大夫。
半个时辰后,在商容的府邸,一群保守派大臣齐聚一堂,商讨接下来该怎么办。
商容的眼神重新变得浑浊起来,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纣王其实并没有本质性的变化,还是那么的乾纲独断,任性霸道,并且随着权势越来越稳固,他们的对抗则会越来越徒劳。
如此一来,群臣已经束手无策。
封神原剧情里,他们能劝纣王废了妲己,不再倒行逆施么?
不能!
絕色法醫:我的殺手賭妃 晏菲
那么现在,他们也无法劝纣王放弃支持学宫,传播学识,解放奴隶,开凿运河,大力发展国家。
从上层堵住学宫传道的打算,破灭了。
邪君都市行 天使的翅
看着一众大夫焦头烂额的讨论,商容缓缓闭上了眼睛,下了决心。
……
“北伯侯崇侯虎和冀州侯苏护,互相指责对方谋反,是何缘故啊?”
“禀告陛下,苏护忠心耿耿,一心为国,绝无反意,他是被北伯侯崇侯虎逼迫的!”
“崇侯虎横行一方,鱼肉乡里,嚣张跋扈,不尊王命,此次更违背祖制,谋逆犯上,理应速派兵镇之!”
数月之后,朝堂之上,气氛再度变得凝重起来。
只是这回讨论的话题,从学宫转为了天下八百诸侯。
崇侯虎不必说,四大诸侯,天下最有权势的几人,而冀州苏护也不可小觑,他和北海袁福通一样,都是四大诸侯之下,最强的几路诸侯。
冀州位处西北,作为大禹所划九州之一,在夏朝时期是中心地带,如今则在北原和西岐接壤的位置,也就是后世春秋的晋国,战国赵魏韩的范围,战略和地理位置都很重要。
苏护坐镇冀州多年,作为坚定的阶层拥护者,他压制治下的奴隶,不惜以铁血手段,维护绝对统治权。
可惜北伯侯崇侯虎颁布新政,最早盯上的,就是冀州的人口,冀州在近一年内,出现了大规模的奴隶叛逃。
北原贫瘠,地广人稀,别看面积是冀州的十倍,人口也就多了一半左右,崇侯虎想要发展,奴隶从什么地方来?
东边不可能,北海是第一个解放奴隶的,东鲁紧随其后,西边也不可能,姬昌对于奴隶管制太厉害,南下就两个选择,要么就是纣王所实际控制的中央统治区域,要么就是冀州。
因此冀州明为叛逃,其实是人口掳掠,崇侯虎的弟弟崇黑虎,有可观万里的神鹰,专门潜入冀州,挑唆奴隶暴动。
过程顺利。
冀州的奴隶听到其他地方的奴隶有了盼头,再也不甘过眼前这毫无希望的生活,崇黑虎选了一群奴隶头领出来,各自动员麾下的奴隶,约定暗号,一起暴动。
这是内乱,在冀州如火如荼搞奴隶起义时,崇侯虎亲率十万之军,蓄势待发。
奴隶暴动只是一个借口,冀州大乱,崇侯虎就有名义派兵“相助”,至于这支“援军”在镇压奴隶后,是不是还会回去,那就是两说了。
不过苏护也是老贵族了,姬昌是他的偶像,对于奴隶的动向是很警觉的,第一时间镇压了暴动,居然还设计埋伏了崇黑虎,将其捉住。
崇侯虎赔了弟弟又折兵,顿时大怒,立刻攻打冀州,同时双方都告到朝歌,指责对方造反。
毫无疑问,以商容为首的文臣们,肯定支持苏护。
他们言辞凿凿,将崇侯虎往昔的名声摆出来,恨不得朝廷马上出兵,将崇侯虎灭了,然后让苏护成为北伯侯,拨乱反正。
錦園春 子醉今迷
黄尚不置可否,看向闻仲:“太师以为如何?”
闻仲近来精神不好,时常有所恍惚,以往威风凛凛的神目也闭合起来,闻言声音低沉地道:“老臣近来身体不适,请陛下另请贤明。”
商容等臣子以为闻仲是不希望参与两派争斗,黄尚却清楚,闻仲应该是得知了师门相助西岐的态度,正处于极为矛盾的阶段。
忠孝不能两全。
而闻仲退下后,武成王黄飞虎出列:“陛下,臣愿率军。”
商容眼中露出满意。
黄氏武将世家,无疑是贵族作风,虽然黄飞虎为人刚正不阿,不喜党争,却也架不住黄老爷子的影响,此次黄飞虎出征,比起闻仲更符合他们的利益。
然而黄尚摆了摆手:“爱卿为镇国武成王,岂能轻动,你有四子,黄天化、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都是将门虎子,此次就用他们率兵,平复此乱!”
商容面色一沉,群臣赶忙进谏。
武成王那四个儿子,可都是在学宫听讲的,学宫的子弟大部分都是二代,年轻人一腔热血,愿意改变世间的不平,与那种只知道维持阶级统治的老头子大不一样,怎能容许他们趁机掌握兵权?
黄尚再度一票否决,然后又添上一员小将:“陈塘关镇守李靖,忠君为国,今有一子哪吒,可担大任,同命为先锋军,平此大乱!”
……
“陈奇拜见侯爷!”
“陈将军请起,我弟弟黑虎的性命,就要拜托将军了!”
冀州边境,崇侯虎热情接待了东鲁的援兵。
这是改革派的联手,对抗保守派,一致对外。
崇侯虎骄狂自大,原本不愿意求援姜文焕那毛头小子,但没想到苏护的冀州并不如他想象中好拿下,最大的依仗弟弟崇黑虎还折了,被敌人生擒活捉,这才不得不求援。
崇侯虎认为他弟弟崇黑虎道术高强,是阴沟里翻船,但如今已是名正言顺的东鲁大将的陈奇,听了前因后果,却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对方是被一个异人所擒,名叫郑伦,与崇黑虎大战之时,鼻窍中突然发出一道如钟响声,两道白光喷将出来,直入耳中,崇黑虎一身武力道法,万人莫当,但听了其声,竟是头晕目眩,直接从马上跌了下来。
陈奇听了后觉得,好生熟悉!
再探情报,发现这郑伦麾下还有三千乌鸦兵,来去如风,专门辅助他擒拿敌将,更感到满满的既视感!
比起撞衫还要恶劣的,无疑是撞神通,陈奇决定要会一会这个郑伦。
机会很快来了。
“郑伦在此,谁敢一战!”
两军对峙,将领叫阵,一位紫面披发,隆鼻阔口的将领从冀州军中冲出,手持降魔杵,身后有三千乌鸦兵,执挠钩套索,如长蛇一般,飞奔前来,气势汹汹。
他耀武扬威,连连呼喝,令冀州军士气大振,反观北原则露出畏惧,不敢对抗这一哼之下必擒敌将的异人。
“我来!”
直到陈奇排阵而出,一拍火眼金睛兽,冲上前去,双方视线相对,锁定对方,各自距离还有五百步之时,同时开口。
“哼!”“哈!”“哼!”“哈!”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不好意思,情不自禁唱出来了。
飛刀問道
但这两位确实抑扬顿挫,极有节奏,哼哈二将陷入内卷状态,拼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两军阵中,崇侯虎看得十分紧张,相貌俊逸的苏护,脸色也沉冷下来,对着左右道:“唤张奎,高兰英两将来!”
不多时,一对男女骑着异兽,来到阵前,向着苏护拱手道:“侯爷!”
苏护对他们十分客气:“此战要依仗贤夫妇之能了!”
相比起原本为运粮官,近来来提拔的郑伦,这两位才是他的底牌。
男子名张奎,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善地行术,可日行一千五百里,比起土行孙还要多五百里,神出鬼没,防不慎防。
女将名高兰英,是张奎之妻,一身缡素,头戴束发银冠,手持双刀,甚是美貌,腰间别着一个红葫芦,其内似有光芒闪动。
“不敢!不敢!”
张奎与高兰英谦虚了几句,一拍胯下坐骑独角乌烟兽,如一阵乌烟,飞云掣电,往敌军而去。
他们本是小小的县中守兵,如今得到了苏护的重用,授予将军一职,自然要大展身手,以报答知遇之恩。
他们口中谦虚,行动起来却是狂傲无比,此刻烟云去处,一切敌阵竟是毫无阻挡,直接往中军而去。
目标崇侯虎!
万军丛中取敌首级!
“保护侯爷!”
北原军顿时大惊失色,尤其是亲卫军,摆开玄武阵,向着两人杀去。
“着!”
张奎方向不变,高兰英腰间的红葫芦则打开,祭出四十九根太阳神针,射向众兵士眼目。
“啊!”
众人猝不及防,忽然前方金光闪闪,只觉双眼刺痛难当,下意识捂住了眼睛,已是失了先机。
张奎身形如电,挥刀斩出,夫妻两配合得默契无间,霎那间血光四起,崇侯虎麾下的精锐亲卫照面间就被斩起一颗颗头颅,如喷泉般向上飞起,那锋锐绝伦的刀势更是往这位北伯侯当头劈下。
崇侯虎握住湛金斧,仅仅挡了数招,就觉得虎口开裂,不敢直撄其锋,闪身避开,并且高声呼救。
连原剧情里的纣王在被妲己的美色掏空身体后,都能亲自上阵对敌,连败敌军,作为四大诸侯,崇侯虎也有百夫不当之勇,但面对张奎这种高手,实在无法抗衡。
张奎和高兰英确实是难得的人才,这对夫妇在封神演义中和郑伦类似,都是官职低微,本领高强的存在。
他们登场的时候,武王伐纣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通天教主摆过万仙阵,截教集体扑街,西岐大军攻占五关,势如破竹,与朝歌只有一河之隔。
眼见着就是全胜姿态,竟然被这夫妻俩镇守的区区一县所阻。
不仅大军受挫,黄飞虎、崇黑虎、邓婵玉、土行孙等大将均被张奎夫妇所杀,颇有关羽斩颜良文丑,威震天下的豪气。
还是杨戬施毒计杀了张奎的母亲,乱其心神,又坏了他的坐骑独角乌烟兽,再与哪吒、韦护、雷震子等人一起围攻堵截,才将张奎夫妇拿下。
言归正传,实际上守城战并非张奎所擅长,他的风格更偏向于刺杀,此次才是发挥所长,突击冲刺,擒敌先擒王。
“相比兵力,双方差距明显,北原有十万大军,冀州却仅三万,若无这等奇人异士相助,则战必败矣!”
“先生有言,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奇人异士可小胜之,却不可阻挡煌煌大势,解放奴隶,发展生产力,才是正道!”
豪門盛寵,總裁的拒婚新娘 淡烏央
就在两军交战之时,黄天化与三位弟弟,正在遥遥观战,并作出相应的点评。
黄天化年纪轻轻,相貌堂堂,带束发冠,穿贯金锁甲,手中一对梅花亮银锤,骑着一匹玉麒麟,甚是威武。
左右的三位兄弟,与他容貌装备相似,气势稍稍逊色一筹,因此唯其马首是瞻。
这正是黄飞虎的四个儿子。
将门虎子的他们,本就家学渊源,又入了学宫深造,得黄裳点拨,将文武融会贯通,此次独领一军,责任重大,兴奋之余,却毫无半点患得患失,依旧是稳如泰山,俨然大将风范。
艺高人胆大的他们,展开疾行军,仅仅十日,就从朝歌率领王师来到了战场,正好赶上了大战的高潮。
接下来就该决定帮助哪一方,最符合中央利益了。
黄天化眼珠转了转,突然看向身后:“哪吒,你觉得我们该相助哪一军?”
噩夢鬼域
一位唇红齿白,气质儒雅随和的孩子,从爱不释手的书卷上抬起头,笑着说出了睿智的建议:“阿巴阿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