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f5o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txt-第三十章 殺人的希望 (7100)-ffs7z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罗泽利亚·法尔塞斯曾经有一位魔化者朋友。
法尔塞斯家族不分直系旁系,甚至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家庭单位,所有家族的孩子在哺乳期后,都由长老会收走,统一进行培养和教导,统一进行锻炼和培训,无一例外。
孩子在八岁之前甚至不能见到自己的父母,但他们并不缺少温情,在家族的新生儿培养营,他们接受的是无微不至的照料,专业的育婴和幼教会负责引导每一个孩子成长,发展自己的兴趣和特长,比大部分因为工作所以没有时间照料,而且也没有专业育婴证件的父母要好得多,也专业的多。
在法尔塞斯家族,首先是家族,然后才是家庭。
而法尔塞斯家族的家训,正是‘平等与共荣’和‘信任与宽容’。
不仅仅是孩子,父母也很少能见到自己的孩子,每年也就孩子的生日和新年能见到两次,更别说施加影响了,而家族的荣耀会普照所有乘员,这正是‘平等与共荣’。
在家族分钟,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天赋和擅长的领域,被分配到不同的岗位上,而罗泽利亚的父母是外贸商会的成员,比起其他很少见到自己孩子的父母,这两人能呆在海滨之都,好好注视罗泽利亚的时间更少一点。
直到九岁那天,从西域严苛群山中归来的父母,带回了一个小男孩。
他们说,那是救了他们一命的恩人的孩子,严苛群山中有着无数蛮荒部落和源能巨兽,他们的恩人为了保护海滨之都的商队与一头巨大的亡爪烈虎同归于尽,他们发誓要将这孩子带回来,视若己出。
那是罗泽利亚第一次见到阿莱亚,一个有着一头黑发,眼眸泛紫,脸上有着魔纹的魔化病小男孩。
这是法尔塞斯和魔化者亲如一家的关键宣传工具,他们需要这样一个证明法尔塞斯家族和海滨之都绝对不歧视魔化者,且对魔化者一视同仁的证据存在。
父母似乎有些愧疚,自家的儿子明明没有多少和自己见面的机会,好不容易见一次,他们却又带回来一个新的‘孩子’。
但是罗泽利亚并不在乎,无论是家族的宣传,还是父母的不安与愧疚,他都没有想那么多。
他只是,只是注视着那个如同受伤小兽那般,躲在大人身后,目光却非常凶狠的小男孩,一直以来都孤独的心中,突然燃起一丝火花。
黑色紀
“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金发绿瞳的孩子小声开口,然后对准对方伸出了手。
“朋……友?”
而黑发紫眸的孩子困惑地侧头,但他还是伸出了手。
虽然现在回想起来,一方是因为恐惧陌生的环境和失去父母的悲伤,所以面对一点好意,就毫不犹豫地抓住。
而另一方也是因为长久的孤独与寂寞,因为父母远去也没有多少朋友,所以想要找一个人作为心灵上的依靠。
但这样的相识过程其实也不赖。
毕竟,并不是所有友谊的开端都是纯粹无暇,互相依赖需要,也是一种健康的交互方式。
山脉中的原始部落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将魔化病视作祝福,将食人视作奉献,只有魔化病带来的力量,才能带领他们在严苛山脉那几近于绝境的危险环境中生活下去,而每当魔化者发狂,都会有人自愿献身,将自己的灵魂和肉体献给对方吞食,维系着强者的理智。
在被窝中,年幼的罗泽利亚认真聆听阿莱亚叙说部落的奇异习俗,他听着对方描述山岭中食人魔的可怖,又渲染西北雪山的冰寒严风,在风雪中浮现的邪魔和幽灵。
不得不说,这着实吓了罗泽利亚一跳,但他却也哈哈大笑,在白天带着阿莱亚一点一点走过海滨之都的每一角,令他见识这甚至比家乡山脉还高的高楼城屿。
有了阿莱亚,他的生活就并不孤单。
同样,阿莱亚也得到了法尔塞斯家族的一视同仁的培养,并遏制了魔化症的扩散,两人就这样一齐长大,一齐玩耍,他们一同走过海滨之都的每一个角落,在城市中见证魔月爆发血色光辉时的无尽璀璨,在旷野中眺望埃安大陆的黎明冉冉升起。
重生風雲——躲群狼之誓不做羔羊! 喜也悲
就在十八岁那年,他们一同跨过考核,成为了法尔塞斯家族的正式成员和正式员工。
罗泽利亚展露出了非凡的修行天赋和战斗天赋,他成为了一名施法者上了海滨之都和所有窥视这座城的势力的战场,而阿莱亚也毫无疑问令自己西域部落民的血脉发扬光大,他成为了一名最强壮的骑士,举着巨盾,铁塔般的身躯可以正面挡住蛮石奔牛的冲击。
两人搭配的组合默契无比,无论是护卫商队,亦或是执行隐秘任务都配合妥帖。
即便是遭遇危险,双方却从未想过抛弃彼此,每次都携手从绝境中归来。
他们明明不是兄弟,却胜过兄弟。
直到那一天,罗泽利亚成为了神意阶法师,成为了最年轻的家族核心。
他接触到了有关于源能炉心,大陆上魔化者地位的真相,以及海滨之都表面热情下,依然冰冷的一面。
魔化者虽然在海滨之都被允许存在,平等对待,但无非就是用利益捆绑,吸取那些其他国家,其他势力不需要的魔化者力量罢了。
用钱财交换力量,归根结底,这是一种交易……当有一天,魔化者带来的利益不足和代价比拟时,他们就会毫不犹疑地抛弃魔化者。
人品科技系統 武爭
这很正常,家族为了在这个糟透了的大地上继续存续,必须这样冰冷无情。
罗泽利亚理解这一点。
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兄弟的苦难,还有兄弟那些并非同族的同胞的苦难。
罗泽利亚很聪明,甚至可以说是比绝大部分人都聪明,他很清楚,就算自己不满,也无法对抗整个家族的决策,除却自己需要变得更强外,还需要为魔化者争取到更多的话语权。
这样,即便是被抛弃,也不至于被无情地覆灭,说不定还能有个好聚好散的结局。
“魔化者必须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亦或是城区,有了根基,才不至于被暗中歧视,视作包裹和累赘。”
金鉆豪門:至尊帝少的盛寵
在昏暗的房间内,罗泽利亚严肃地对自己沉默地兄弟说道:“阿莱亚,我心中有一个想法……魔化者可以尝试去成为城中的守卫,可以巡逻队和执法队的一员,使用自己的力量去抓捕那些危险的犯人,虽然这会让许多人将憎恨和恐惧投给你们,但反过来,你们也就彻底成为了这座城的一部分,成为了我们家族的一部分……”
“当然,最好的还是夺取,建设一座专属于魔化者的小城,其次就是专属的城区,魔化者需要团结起来,才能达成最终的目标——我觉得193区到207就不错,那里有很多魔化者……”
这只是一个很粗浅的想法,罗泽利亚那时候还年轻,虽然已经经历过生死战场,但却没有真的老谋深算到那个地步。
“都听你的,兄弟。”
而阿莱亚肃然地点头,他用低沉地声音温和道:“时机一到,我们便行动。”
时机很快就到了。
秋後算賬,老婆別鬧了
几年后的一个冬天,海滨之都又迎来了一次源能野兽攻城和劫匪的大军,那是帝国方面派出的烟雾弹,实际上,还有一支精锐集团军在一旁虎视眈眈。
作为过于兴盛的独立中立移动城市,无论是什么国家势力都想要抓住海滨之都,作为自己的经济中心。
反之,至少不能让其他人获得。
他们当然知道,海滨之都的实力并不弱,所以只是试探,就野兽互相伸出爪牙时的对峙。
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阿莱亚的狼牙棒和大盾上都满是血沫和内脏,骨骼的碎片遍地都是,整个人疲惫的只能喘气,而罗泽利亚更是不堪,他用光了所有魔力,现在只能躺在血污中装个死人,静静恢复精力。
“……我们去占领边境的那座帝国小镇,那里应该已经没有人了,刚刚第九集团军已经撤退,我们可以占领那座小镇……”
等到精力恢复了一点后,罗泽利亚便被阿莱亚搀扶起来,虽然双手双腿都痉挛地无法行动,但他还是打起精神道:“这是礼尚往来,海滨之都的不少卫星村镇都是这么来的,但这一次我们要快,带着魔化者部队过去,我们先占领它,战利品的分配我们就有更大的话语权!”
“省着点力气吧,别说话了。”
对此,阿莱亚哈哈一笑,他的目光灼热,看向那个小镇的方向,眼神中充满了希望:“一座属于魔化者的小镇……我们的家园!”
占领一座无人的小镇并不花费太大功夫,在战争开始时,第九集团军就驱散了所有移动城镇中的居民,将其作为前线指挥部使用。
虽然这座小镇已经残破不堪,但基底完好,完全被摧毁的城区正好用来建设全新的建筑,魔化者渴求这片土地,他们虽然可以不受歧视的生活,但归根结底寄人篱下,需要仰仗鼻息。
尊重。尊重不是施舍,不是宽容,而是依靠工作,依靠自己的付出,得到理所应当的回报,给予钱财的不必高高在上,得到钱财的人也不必谦卑卑微,这才是尊重。
罗泽利亚也知晓这个问题,他想过许多种解决方法,但只有让魔化者也具备一点自己的根基才是最稳定,最合理的解决方案,其他的方法,恐怕要等到自己成为家族长老后才有实施的可能。
早就知晓计划的数百名魔化者战士赶到了此处,接下来,他们将要固守,等待帝国第九集团军彻底撤离,然后将这座移动城镇在盗匪和源能野兽的冲击下保护下来。
他们大多很兴奋,但却将这份兴奋压抑在冷静中,他们知晓,胜利到来前的黎明是最黑暗的,越是接近成功,就越是要小心谨慎。
果不其然,急促的警报声响起,哨兵发起了预警。
“敌人来袭!”
“他们打算杀个回马枪,吃掉我们这批部队!”
“哈,果然是陷阱,但我们只要能顶住第九集团军的这波攻势,后续的支援部队就能反过来包围他们,这可是大功一件!”
“全部就位,做好战斗准备!”
用鹰眼术观察,罗泽利亚哈哈大笑,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第九集团军并不是皇帝的直系,它是东南贵族联合支撑的战争机器集团,他们向来以眼还眼,怎么可能吃了亏打败仗还不想着怎么讨回面子?
而阿莱亚也沉默地站起,这位高大男人拿起自己的狼牙棒和巨盾,目光冷静地看向敌人再次回扑的方向。
但这目光中带着希望。
不远处,一队队排成队列的第九集团军士兵,与高大的装甲战车组成零散的大队阵型,然后便带着报复的信念,朝着正在建设据点工事的废弃小镇冲去。
……
“很厉害,那几百人的魔化者部队居然挡住了第九集团军突击旅超过十二次猛攻,杀伤了近千名敌人,还让我们得到大量俘虏,这下季莫什丘克上将那个家伙就只能乖乖低头付赎金了,破天荒的大捷!”
“可惜了,如此勇猛,结果最后只活下来来十几个人,好在统领那部队的孩子没事,罗泽利亚,很有潜力,他非常值得培养。”
“几乎全军覆没,的确可惜,哎,哪怕剩下一百个人也好,这样我们还可以以这一百人为核心组建一支魔化者部队,他们真的非常勇猛。”
“罗泽利亚,是受伤了不想说话吗?唔,你居然没受多少伤,真是不可思议。”
“被保护的很好啊。”
记忆回到现在。
站立在海滨之都的最高点,仍然是金发少年人样貌的老男人俯视这座城市,环视这个世界。
——有多久了?
一个会关心魔化者的非魔化者。
——究竟多长时间没遇到了?
一个强大的,见惯了世间苦难,也没比自己小多少的老头,居然还没有被磨灭热情,依然对这个世界怀有愤慨与不满,并没有麻木。
是啊,是啊。
多少年了……阿莱亚。
我究竟何时,才能让你安息?
“那就在这里谈吧,”
在这灯塔之上,仍然还是年轻人相貌的灾境大魔导师坐了下来,对身侧同样白发的老人平静道:“你说的对,希望的确是能杀人的,我知晓这点,我曾给予过一位魔化者希望,他至死也相信那虚无缥缈的愿景。”
“而我还要继续给予更多魔化者希望,让更多的人死去。”
“哈,谁会真的发自内心地去喜欢魔化者?他们太危险了,但是我们没有恶劣对待他们的本钱……斯维特雷教授,你不能指望我们这些人去爱弱者……只有最强大的存在才能去爱弱小的存在,我们不配。”
而苏昼也坐了下来,他虽然不能读取罗泽利亚的记忆,但是却能感知到他内心的情绪。
那是浓郁到现在也难以忘记的哀伤和决心。
这个老头在撒谎,但没有戳穿的必要,谁都有不愿意随意诉说的往事,没必要深究。
厚愛今生:廢材小姐要逆襲
所以男人沉默了一会,然后道:“魔化者客观上是一种威胁,理智上就不应该接受他们。”
“但是我有秘法,可以让魔化者可以较为安全地蜕变成超凡者,只要普及,相信魔化者的地位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的社会结构也一定会改变。”
大部分魔化者只是民间没有被保护好的有天赋者,他们的天赋没有被教育所突出显化,却因为本能亲近源能才会被魔化。
这也是为什么魔化者中强者并不少的缘故,他们本就应该是强者,魔化症其实是封印了他们的未来,提早地给予了他们不应该获得的力量。
苏昼干脆地将一个册子递给了罗泽利亚。
而罗泽利亚也毫不犹豫将其打开,浏览其中的内容。
骑士,施法者,炼金术师,这便是埃安世界的三大职介,利用源能的三种方法。
骑士依靠源能强化自身和武器,极大幅度地提升精细操作和反应能力。
施法者依靠源能强化灵魂,剖析根源的真理,借助源能和知识施展种种奇妙的法术。
炼金术师利用源能造物,他们的造物就像是真理的具现,无论什么奇妙的功能都可能办得到,只要能付出代价,掌握知识。
法师阅读的速度快捷无比,他们的大脑堪比真正的超级计算机,哪怕是量子阅读都轻而易举。
但罗泽利亚却一页一页认真地阅读这本小册,阅读其中事无巨细,哪怕是文盲都能靠图大致理解的修行引导方法。
他看完了,关上了小册子,闭上了眼睛。
“黄昏之龙将要解封,二十年内的事情。”
金发的‘少年’突然开口说道,而且一说,便是隐秘无比,即便是诸多集团军领袖和大贵族都未必能知晓的机密消息:“即便是现在能恢复魔化者的原本面貌,让诅咒变成祝福,也太晚了。”
“但是……教授,您真的很伟大。”
“没什么伟大的。”
苏昼摇摇头:“这是‘应该做的’和‘正确的’事情,身为强者,理当如此。”
睁开眼,罗泽利亚深深地看了苏昼一眼,他笑了笑:“听闻斯维特雷教授是一位凶残可怖的屠夫,在艾文德城制造了一场惨烈的屠杀,并且生生虐杀了艾文德伯爵,现在看来,应该都是假的。”
兼職總裁夫人 夜神翼
“一位孤儿院院长不应当这么凶残。”
“是真的,不过别有原因。”苏昼敏锐地察觉到罗泽利亚对自己的看法有了很巨大的转变,他提示道:“别谜语,既然时间不够,那就快点说吧,都几十岁的人了,说话还慢慢吞吞像什么话?”
而罗泽利亚点了点头,这位灾境强者没有什么架子,他抬起手,指向北方:“圣日将熄,最终的战争即将开始,为了争夺可以在黑暗中存活下来的希望,所有有着底牌的势力都不会甘愿自己成为其他人的食粮和薪火。”
“海滨之都有着一台自上一纪元挖掘出的圣日结晶引擎,也叫初耀圣岩,持有接近无限的能源,是各大势力窥视的对象,但我们的实力也不弱,所以目前以拉拢恐吓为主,但再过几年,估计就是大军压阵了。”
“但是北方蛮族不一样,他们信仰黄昏之龙,而他们生活的酷寒之地相较于黑暗的纪元也优越不到哪里去,他们无所畏惧,而且即将苏醒的黄昏之龙也赐予了他们力量,他们的职业者数量正在暴增,北方延霜军甚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侵蚀,昔日的仇敌赫然联手。”
“我或许知晓原因。”
苏昼点了点头,他描述了一下黄昏印记带来的灵魂净化效果,也没有掩盖自己的燃烬之火引导术正是从中获得了灵感。
大老板 八駿穆天子
北方蛮族大量出现的超凡者,很显然就是大量魔化者被黄昏之龙的力量净化成了超凡者,而延霜军在战争前本来就和蛮族混血了很久,虽然战争打了很长时间,但他们真正仇恨的还是抛弃北方的阿斯莫代帝国。
这顿时令罗泽利亚恍然大悟。
“你需要我做什么?”
和这位法尔塞斯家族真正的家主交流,苏昼获得了不少有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譬如说有关于阿斯莫代帝国皇室的一些秘密,有关于魔月,北方蛮族以及封印之月的神秘牵引……很多很多秘密,法尔塞斯家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势力之一,仅次于那些大型联盟,他们知晓的信息远胜于苏昼。
而在得知这些珍贵的情报后,苏昼便直接了当地询问对方的目的——燃烬之火固然珍贵,但是这种马上就要普及的东西显然算不上价值。
此刻已是夕阳。
“原本我想你或许是一位灾境强者,想要拉拢你加入我们法尔塞斯家族,顺便和你交易你在上古遗迹中获得的知识,变得如此强大的原因。”
罗泽利亚站立起身,他俯视着正在缓缓沉入地平线的圣日,目光深邃:“但现在没必要了,火焰会燃烧,且总会燃烧,战火将蔓延至此处,先不谈你会不会愿意加入,哪怕加入,也不过是将你绑上战车。”
“海滨之都将会在数个月后起城,开始移动,前往东南海域深处的火山地带避开战火,这毫无疑问只是逃避,且一定会遭遇各大势力的追击,但我们做好了迎战的准备,这次拍卖会就是为了探知各大势力的目的和倾向,顺便回笼一波资金购置资源。”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看向同样站立起身的苏昼,罗泽利亚沉声道:“我已经知晓你的目的,斯维特雷教授,你想要获得一枚初耀圣岩,我们有,但那是驱动海滨之都行动的引擎,我们不可能给你。”
“但我们会支持你,让你有足够的力量和资源去获得东海中的那块初耀圣岩——我们有特殊的追踪法阵,可以捕获到和初耀圣岩相似的气息。”
“哈哈。”
听到这里,苏昼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目的,他笑了起来:“抛出一个噼啪炸响的烟雾弹,不仅掩人耳目,还吸引人的注意力——你想要我在东海大闹一场,让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那边,方便海滨之都撤退?”
“你还真是相信我,相信我一定会,也能搞出大动作,且肯定会答应这么做。”
“为什么不相信。”
对此,罗泽利亚淡淡一笑,他掏出苏昼给出的小册子看了一眼,然后俯视这座城市。
男人低声道:“我总是相信希望。”
仙姝太難寵
即便它能杀人,也是如此。
“海滨之都今天开始,就会开始普及您所著的这份引导术,相信我,海滨之都……听从我的号令。”
如此说着,金发的‘少年’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个不透明的水晶盒。
“这算是定金,预支的报酬。”
“哦?”
苏昼挑起眉头,他没有伸手,便已经知晓这盒子中装的是什么:“实话实说,这玩意你都送?大一两百亿帝国币的东西,小半个武装舰队啊,你要是自己吃了,恐怕真的就和现在这样永驻青春。”
而罗泽利亚毫不留恋地将盒子推入苏昼怀中:“您的价值超过五个满编装甲舰队。”
“拿着吧,就当是一位老人的感谢。”
——就当是献给希望的祭品。
“……希望不需要祭品。”
感应到了对方心中所想,苏昼收下了这个装着燃薪神木的盒子,但他的面容严肃起来,沉声道:“它不会立于懦夫背后,奋起而战后才能得到——海滨之都或许能逃过战火,但你绝对不能,未来有需要你去办的事情,你的力量应该去战斗,而不仅仅只是想着逃避。”
“至于东海这件事,我答应你,这是我本该就去做的事情。”
契約閃婚
苏昼转身离开,他干脆地跳下灯塔,乘风朝着初耀舰所在的方向归去。
而本想还要继续说些什么的罗泽利亚站立在原地,他张了张口,然后沉默转过头。
苍老的男人看向大半沉入地平线的夕阳,目光灼灼。
是啊,本就无处可逃,这个世界没有留下余地。
“吾友啊……”他感慨:“或许就是现在吧。”
“曾经答应你的……”
紧接着是沉默。
该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