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jfc人氣都市异能 一九八一年 ptt-第六百六十八章:買房落戶熱推-pq2jz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舞台上的演唱还在继续,“……当春雨飘呀飘的飘在,你滴也滴不完的发梢,戴着你的水晶珠链,请跟我来。”
当听到这一句时,准备上场的黄道舟感叹道:“真鬼语也!”
邱老师和他一起等着呢,她接下来要和黄道舟对唱《红酥手》,听到黄道舟的感叹,她笑道:“确实,纵然蓬头垢面,也不掩国色。”
“想不到来自台湾的作品这么好!”
獸人不死之體壇悍將 甲骨羽光
“嘘!别说这样的话。你的身份不一样了。”
“没事、没事,有好说好,我不也经常说台湾腔难听死了,男人说话带了台湾腔,都好像没了阳刚气。”
“呵呵……”
“邱老师,我一直都想说,谢谢您!”
“谢什么?我糊涂了,我应该谢谢您才对!”
“谢谢您愿意和我一起上台演唱!”
“您太客气了,我是真心喜欢这首歌!我们俩其实不应该这么见外的。”
“对对,以后咱们不见外。”
这时整个体育场掌声如潮,喝彩、叫好声震天响,然后形成了整齐划一的呐喊声:
“张春梅、黄瀚、再来一个,张春梅、黄瀚、再来一个……”
“再来一首《在雨中》、再来一首《在雨中》……”
“我们要听《路灯下的小姑娘》……”
“《吻别》,一定要唱《吻别》,否则我们绝不答应……”
舞台上传来黄瀚的声音:
“同志们,父老乡亲们,大家静一静,接下来我不准备唱歌,准备说几句话,你们愿意听吗?”
潔癖少爺 扁擔
“愿意,我们愿意听你说话,更加愿意听你唱歌!”
“‘家园集团’你们都知道了吗?”
毒後逆天:庶女王妃
“黄瀚,你这是准备为‘家园集团’做广告吗?”
“同志们,特别是三水县的父老乡亲们,千万别误会,这不是做广告。
是我利用这个机会告诉父老乡亲们,‘安居乐业’何其重要,
没有住房哪有可能实现‘安居’,‘家园集团’说白了就是造房子卖的单位……”
一群人道:“还说不是做广告,这不是明摆着号召大家买‘家园集团’砌的房子么!”
另外一群人道:“你们别打岔,听黄瀚把话说完。黄瀚,你赶紧说吧!”
“家具、电视机、收录机、洗衣机等等都没有房子重要,今天是一九八七年十月二日。
今晚到场看‘激情三水晚会’的观众同志们有六万多。大家都熟悉《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这首歌吧!”
“熟悉!你是不是要唱这首歌?”
“有一句歌词‘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大家还记得吗?”
“记得……”顿时有不少观众唱了出来:“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今天我要说的就是,今年或者明年,所有不惜借钱也要买到房子的父老乡亲们。
再过二十年,你们想到我当着六万多人号召大家买房子的这一刻,人人都会心存感激!”
“为什么呀?”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们,早日买下房子实现安居是最最明智的选择!
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之时,不肯听从我的号召没在第一时间买房子的会后悔不迭!”
“你这还是做广告啊!”
“得!那我就别废话了,爱信不信!接下来请邱老师和我爸爸演唱《红酥手》,同志们,热烈鼓掌吧!”
“啪啪啪……”
“激情三水晚会”的号召力强大,经济条件不错的人家都舍得花十块钱买票观看。
连续两天,黄瀚都在晚会上号召群众买房子,商品房这个新生事物立马成为了街谈巷议的主要话题。
由于黄瀚天才的名声众人皆知,还就有不少人感兴趣了,纷纷去“家园集团”打听。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精美的沙盘模型,听到了十八九岁的漂亮妹妹讲解那些楼盘。
黄瀚又缺课了,而且是一整天,他接受秦昆仑、宋解放的邀请参加了县里的讨论会。
那是马县长在常委会上提出给卖房的农村人落户转“非农”户口的政策,引起重视。
钱国栋、许慕光、陈义华等等听马县长复述了黄瀚的解释后,立刻表示支持。
黄道舟感慨万千,他想起那穷困潦倒的六七十年代,一家子连白米饭都吃不上,主要原因就是家里有四个农村户口。
他打心底里憎恶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巨大区别,他的发言更加激进,认为早就应该改革这个不平等的户口制度。
认为完全可以大胆尝试!莫要辜负大领导“敢为天下先”的殷切希望。
黄道舟跟秦昆仑相处久了,知道什么话能够刺激他,故意在论证时提起大领导。
原本摇摆不定的秦昆仑立马想到老首长的叮嘱,决定大胆尝试,再次“敢为天下先”!
召开扩大会议统一思想那是必须的,黄瀚最能舌灿莲花,肯定要请他列席。
这一次开会的不仅仅有县里的十一个常委,还有人大的领导和主要部门的一把手。
争论得最凶的就是买房落户的优惠政策!
与会者各抒己见听上去都有道理,即便秦昆仑和宋解放、钱国栋几个支持买房落户,也难以说服其他领导。
每个县都会有坐冷板凳的领导,三水县也不例外,这些人基本上是保守派,分别在县人大、县政协任职。
黄瀚听了一个多小时,心里有数了。
买房落户政策没有开始试点,甚至于商品房买卖都有些超前,因为中央文件还得三个月后才会下发。
之所以众说纷纭难下决定,是因为秦昆仑、宋解放、陈义华、钱国栋、许慕光等等底气不足。
黄道舟口才好,跟提反对意见的干部辩论,倒是有点舌战群儒的架势。
奈何户口制度根深蒂固,简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口子一旦打开,会造成什么后果谁有无法预见。
有几个领导的发言语气不善,他们认为“敢为天下先”得有个度,太出格了就是哗众取宠,就是为了虚名罔顾民意。
唉!有的时候不得不越俎代庖啊!
黄瀚站了起来,大声道:“诸位领导,我想发言可以吗?”
在座的除了陆惠其余都是正科级以上干部,黄瀚这个高二学生要求发言不但没有人惊讶,而且迎来热烈的掌声。
三水县的干部,哪怕是坐冷板凳的,这几天都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了有关于三水县的正面报道,都看到了有关于《从头再来》的访谈节目。
效果太好了,这可不是花钱能够买得到的广告位,是大领导们再一次对三水县级市的肯定。
大家都知道这一切完全是黄瀚促成的,都为三水县再次获得荣誉,又能被最高层关注而高兴。
會流淚的劍 那些路
黄瀚想要开口,人人都愿意听!而且是真心愿意。
“诸位领导,我提一个问题,我们三水县还需要发展吗?”
一开口就与众不同,大家面面相觑,铁杆自己人钱国栋立刻凑趣道:
“我们是‘敢为天下先’的先进典型,发展才是硬道理!用不着问。”
“我们县每年的工农业总产值能够增长多少?”
县里的大计划是宋解放参与制定,他道:“计划任务是保百分之二十五、力争百分之三十!”
“那就存在问题了。”黄瀚扫视众人见没人吭声,继续道:
“要保证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的增长,不仅仅要加大技改投入,还得增加至少两万工人,我们县还有待业青年吗?
明年有多少高考落榜生放弃复读选择工作,又有多少初中毕业生放弃读职业高中去做学徒工?”
秦昆仑立刻明白了黄瀚的意图和宋解放对视一眼,道:
“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县工农业商业发展迅猛,在职职工人数翻了两倍。
前年就没有了待业青年,至今年十月份止已经使用了三万多农民合同工。
出清禍害
明年如果要增加两三万工人,就必须面向全县的农村劳动力,甚至于要到周边县市招工!”
“农村人进城工作难道就得骑着自行车上下班来回几十里,他们就不能在县城安家落户?”黄瀚继续提问。
钱国栋有默契地接话:“有道理,我们县将要面临劳动力短缺的现实问题!必须正视农民工现实存在的困难!
不能解决农民工的住宿、吃饭问题,边远乡镇的农民大有可能不愿意来城里上班。”
陈义华帮腔道:“夫妻俩都是农民合同工的不少呢,有些人已经在城里租房子生活了。
其实已经形成了居民的事实,只不过没有户口罢了。”
“其他地方回避户口问题尽可能少办‘非农’,不是因为需要发粮票、油票,而是工作问题没法解决。
我们县是缺人工作,我们应该继续解放思想啊!”秦昆仑道。
许慕光道:“秦书记说得很对,那点粮油计划相对于农民合同工创造的产值不值一提。
给‘非农’户口能够让农村人在城里安心工作,没有任何坏处,我支持给买房落户政策!”
“我反对,都成了‘非农’农业税更加难收,更别说三提五统了。”
“农业税不要紧,工业可以反哺农业。”
“三提五统怎么办?”
“农民进城了,孩子当然读城里的学校,乡村那些只有十几个、几十个学生的小学教学质量太差了,有必要花统筹的钱继续办下去?”
“对对对,有了钱的农村人开始重视教育,绝大多数租房子住到城里的就是因为孩子能够上一所好的学校!”
“民兵训练、修建乡村道路的钱呢?”
“不要农民出,县财政给!”
“我支持,其实全县能够收到的三提五统根本没多少,但是搞得天怒人怨,何必呢?我们县又不差这点钱!”
“修筑乡村道路由县里统一安排,有利于提高工程质量,早就应该这么办了!”
“我支持把教学质量太差的小学合并掉,免得误人子弟!”
“是啊,是啊!乡下小学的三年级学生转学到了实验小学,上二年级都跟不上。差别太大了。”
“乡下学校的老师绝大多数不会普通话,孩子们都是一口土话,转学后根本不敢在课堂上开口答题!”
“所以我们电视台播放汉语拼音教学公开课是及时雨啊!”
“对对!电视台播放汉语拼音教学录像带确实提高了乡镇小学的教学质量,这要感谢黄瀚,感谢出资的“全力企业”!”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我建议撤并一部分乡村小学!”
又還秋色 零淺
“国家在提倡办学,鼓励办学,要保证每一个适龄儿童都能就近入学,我们搞撤并是不是背道而驰啊!”
“办学本就不应该一刀切,应该根据条件来,边远山区的乡村小学不能撤,撤了,附近的孩子就有可能失学。”
“为什么?”
“下一个教学点有可能要走一天一夜的山路,怎么上学?
綠茵的天空
我们县一马平川,取消了村办学校,并入镇里的小学,家长骑自行车送孩子上学用得着一个小时吗?”
这是实际情况,当下的三水县二十八个乡镇,一千平方公里左右,最边远的村子到最近的乡镇,骑自行车有一个小时足够了。
根本不是山区那种望山跑死马的情况,也不是山这边村子里的村民能够跟山那一边的村民说话,想要跑过去,说不定要走一天的山路。
玩遊戲能變強
完全可以集中办学,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集中办学一直到两千年后才开始。
“有道理,统筹款用在村办小学上完全是浪费。”
“何止是浪费统筹款,还直接导致那些孩子至多读到初中毕业。”
“对对!农村学生因为教学质量差导致成绩差,考不上初中、高中,不得不辍学打工的太多了。
归根结底就是基础教育搞得太不平均,主要原因是乡村小学规模太小好老师不愿意去!”
“一所学校才几十个学生怎么搞?一个年级才三五个孩子也得备课。配齐了师范毕业的老师要花多少统筹款?性价比太低了。撤并是必由之路!”
秦昆仑清了清嗓子,道:
重生逆襲之頭號軍婚
“跑题了,跑题了,今天不是讨论是否取消三提五统,也不是讨论是否撤并村办小学,是讨论买房落户政策可不可以给!”
“这些问题也应该讨论,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农村孩子的数量是城里孩子的五六倍,我们的关心太少!”一位人大的领导不给面子,反驳道。
秦昆仑没有接茬,因为那一位已经五十九了,以前是县长比沈建华排名都靠前,那时的级别高秦昆仑两级。
但是钱国栋不管不顾,道:“饭要一口一口吃,今天是谈迫在眉睫的商品房销售问题,必须形成决议,扯其他的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