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re4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漁村小農民-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 各顯神通相伴-cm9yg

漁村小農民
小說推薦漁村小農民
楚天从来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所以说这时候楚天直接开口:“不用,医院只是暂时性的人少,等着大家都了解到了我的医学水准之后自然也就会了看病了。”
被楚天这样子一提醒,薛灵儿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她还真的是傻,这个年头的人都十分注重身体,楚天就是他的私人医院的镇院之宝,只要他在医院,里绝对会有人上门的。
楚神医的称谓可不是白来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称谓自己也不能找到他,也不可能治好自己的病。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缘分。
也就抽着抽烟的时间,楚天和薛灵儿两人聊到了很多内容。
楚天这才发现,薛灵儿只是在他的面前表现得特别的天真,其实这女孩子懂的也特别的多。
嫡女策
通过两人之间的交流,楚天不得不承认,他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小姑娘给上一课!
一支烟抽完,两人也就结束了这次通话。
现在楚天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也就是主意一些第二天开业的时候需要做的准备事项。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第二天。
楚天的医院被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都知道这里有家私人医院开业了,而且医院的老板还是个小帅哥,大家都想来凑个热闹。
可是凑热闹归凑热闹,没有一个人去楚天的医院看病的。
拆婚
在他们看来,这新开的医院不论是人力还是医疗器械方面绝对十分不足。
这场面是楚天早就预料到了的,这结果完完全全可以接受。
当场把孙婷婷给叫了出来:“这是我专门聘请的中医科坐诊的医生,你们不要看她年纪小,她已经拿到了我们华夏最具权威性的中医医师执业证书!”
劍俠麗影
秦漢 寂寞劍客
“嘁~就这小姑娘?”人群当中大妈那轻蔑的语气格外清楚。
“小姑娘怎么了?小姑娘一样可以治好你脚上的鸡眼。”
孙婷婷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他人给看轻,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就因为她长得漂亮,别人就以为她是靠脸蛋吃饭,而她分明有能力却被人以年纪小给否定了。
她实在是没有弄明白,就她想的那两条究竟有什么矛盾之处?
因为心里面不舒坦,所以说刚才孙婷婷在怼那大妈的时候语气不大好。
中年女人听见孙婷婷这样说,她一下子惊讶了:“你怎么知道我脚上长鸡眼了的?”
“我只是告诉你我能当场给你根治,你不用去医院,也不用上药将它腐蚀掉!”
孙婷婷并没有将她所看出来一切说出来,只是捡重点在说。
她之所以会断定那女人脚上有鸡眼,是看那女人站姿以及走姿推测而出,而且鸡眼一般都是这个年龄阶段的人才有。
也不算是什么大病,就是有的时候特别折腾人。
“好啊,那你当场给我治好了我就承认你的医术了。”
这中年妇女整个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就好像是料定了孙婷婷不会一般。
孙婷婷身上一直配着一把柳叶刀,在这一刻她慢慢将刀给拿出来,然后眼睛盯着中年妇女的脸:“我开始了,你可不要眨眼睛!”
也就是两秒钟的事,女子脚上的鸡眼一下子就被处理掉,孙婷婷顺势拿了一块纱布贴上:“今天不要碰水,不出意外的话明后两天就会痊愈。”
当孙婷婷将自己脚上的鸡眼祛除之后中年女子也的确觉得舒服了许多,从兜里掏出一个用了许多年的钱包。
一层一层将包裹着钱的布打开,然后抽出几张红色钞票递给孙婷婷:“谢谢你,小医生,我很久都不能想这样大步走路了,虽然你才刚刚给我做了个鸡眼祛除,但是我这脚一点都不觉得疼,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还很少见人这个样子装着钱的,孙婷婷当然是不能收的,她将中年妇女递过来的钱给推了回去:“这是我们医院第一天开业,当我免费为你诊治了。”
錢 給您添蘑菇啦
“这……想不到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么有良心的医生,实在是难得!”
中年妇女在这一刻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其实最开始她是不看好这个小姑娘的医术的。
惡少的致命魅妻 茹初
现在看来是她小瞧人家了,想不到这小姑娘年纪轻轻都能如此优秀。
再想想自己家那个和这姑娘差不多大的臭小子,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真不知道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有男朋友没,如果说没有的话……
想着想着中年妇女就自行否认了她自己的想法,他家那臭小子根本就配不上如此优秀的姑娘。
听见周围围观的人开始发出赞叹,薛婷婷转过头来看着楚天,以眼神示意她今天的选择都是正确的。
楚天接收到来自小姑娘的目光,笑着对着她点了点头,也算是对她成就的一种认可。
有了第一个,后面前来找薛婷婷看病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为了达到一定的效果,楚天干脆让所有的人都来到了大厅,查看薛婷婷究竟是如何治病救人的。
见薛婷婷忙前忙后的,张广也有些坐不住了,再怎么说他也是这个医院年纪最大的一个人了,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娃娃给抢了功劳?
無限復活
所以说张广在这时用他洪亮的声音开口:“我的医术可不比这小娃娃差,你们谁来找我试试?”
张广单单从外表上看就给人一种特别健康的感觉,而且他今天穿着一身唐装,看上去的确有几分仙风道骨。
怀着试一试的心态,一个女子把自己七岁的儿子推到了张广面前:“我这儿子到了七岁了还不换牙,你给我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过来,我看看!”
张广朝着那小孩挥了挥手,示意小孩坐在他面前的小板凳上。
“乖……张嘴……啊~~”张广柔声对着小家伙开口。
小家伙倒还算配合,慢慢地张开了自己的小嘴巴。
张广只是看了一眼,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你这儿子是不是养的特别精细?”
“当然,我家三代单传,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可不得精细些?”女子乐滋滋的回答。
“你这样反而害了你家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