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x6x有口皆碑的小說 妙手神農 txt-第兩千三百八十三章 餘飛的繭分享-h27t6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古香看着那些食材愣住了,这是孙赖子第一次给她带回来吃的,她都快把一袋子小米熬粥喝完了。
不过这终究是有了进步了,对照一下自己最早的计划,这算不算是进步了呢?
租個大神玩網遊 紀夏
最后古香给自己擦了一些药,还是整理了一下孙赖子带回来的食材,然后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因为这些食材都是后山自己出产的食材,所以做出来的饭菜都十分的可口,本来古香是做的两个人分量的最后却被自己一个人吃完了。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她这样吃,身上的淤青什么的很快就会消除掉,因为蔬菜里面都蕴含着灵气。
一拳之最強英雄 夢舍離二號
晚上孙赖子回来的时候,古香又在看电视,孙赖子不带她参与任何的活动,也不介绍任何人给她认识,她也不敢出去乱跑,生怕回来都进不了门,因为她都没有钥匙,所以只能留在这里看电视了。
糾纏到你愛上我
幸好如今的电视频道十分众多不说,节目也很多,加上使用网络观看,可以免广告,可以一口气从最开始看到结束,所以观看体验还算很不错。
孙赖子进门看了看古香,发现古香气色还不错,屁股都能坐在沙发上了,孙赖子才进去了卧室。
这改变被古香看在了眼里,她有一点点的欣喜,又有一点点的难受、
特殊事件辦公室又稱民調局異事錄 空虛大濕
其实古香刚开始,计划了一大堆的东西,后来发现全都没用之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就想这样得过且过的生活下去,等撑不住的时候再说。
可是在她彻底绝望,甚至要逃离的时候,孙赖子又给了一点点的温柔,就仿佛自己以前控制孙赖子的手段,先把一个人打击到尘埃里,然后给一点点的希望,让对方被自己控制。
古香那是有意识的这样做,孙赖子其实只是心软,可是结果很相似,古香明明明白这些道理,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心。
这就仿佛一个杀人如麻的混子,整天搞到多少钱花多少钱,从来都不在乎明天有没有钱花,有一天忽然变成了一个残疾的乞丐,饥饿的他乞讨到可以买一个白馒头的钱,都能开心一整晚。
古香似乎都忘记了昨晚的发生的事情,电视都看不下去了,就想看看,孙赖子要是再出来,会不会再关心的看自己一眼。
可是孙赖子修炼了一整晚,第二天早上才走出了卧室,他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古香昨晚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什么都没有盖。
史上最強獸妃:邪帝,來戰! 梅小非
孙赖子下意识的要去取个东西给盖上,最后又忍住了,出门的时候,故意重重的关上的门,绝对可以惊醒古香那种动静。
古香的确被惊醒了,她惊慌的看了看四周,才反应过来那是关门的声音,站起来去查看,发现孙赖子的确走了。
古香有些怅然若失,可是想到冰箱里满满一冰箱的食材,她似乎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或许玩弄人心久了,遇到了最纯真但是又偏执的人,就仿佛天赐的古香的克星,她不知不觉之间,被纠结如何对待她的孙赖子反向给控制了。
王大锤第二天就着急的走马上任了,因为适合他的制服还没赶制出来,所以他只能穿着便装上阵,就是带着一个工作人员的工牌。
然后他这体型,基本上走到哪里,一般人都会收敛几分自己的行为
,就是他每次帮小姑娘拎箱子,都被姑娘十分的嫌弃,将他当做了骗子或者人贩子了。
而王大锤的这个变动,林可因自然看在了眼里,这让林可因十分着急的表现自己,必须得尽快让自己越众而出,成为后山最靓的崽,这样才有可能成为总经理第一候选人。
所以当天林可因先找余飞汇报了一番反间谍工作,将自己和那些人的所有聊天和交易记录都上交给了余飞,还将自己准备的钓鱼计划也讲了出来。
不过这只是第一步的表现,第二步那就是她开始对自己管理的部门进行整顿了,本来的体系虽然也挺好,能够正常运行,但是林可因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可以让工作效率更高。
所以她大刀阔斧的开始了改革,从考勤到考核还有绩效,除了基本工资林可因没有能力改动,其他的她都进行了调整。
这些改革结束之后,等到确定下面的人都接受了,林可因第二步的人事调动又开始了。
林可因真的是个敢干事的人,经过他修改之后的考勤、考核和绩效等制度,更加偏向于激励员工主动加班,提高工作效率方面了,一样的钱,被她调整了一下之后,想要拿到这钱,就一定要比之前的努力,要比其他人努力。
虽然说那些人觉得林可因这样做有点贱了,可是有了上次徐光启帮忙出头,余飞默认的事情之后,林可因在大家看来那就是拿着尚方宝剑的钦差,所以林可因的这个变动,他们都默默的接受了。
可是人事调动就有些触动这些人的底线了,因为他们有些人是金小妹提拔上来的人,有些人是最早加入公司,跟着一起打拼的人。
所以这些人哪怕是实力不是最强的人,但是这些人资历绝对都够老,本来依靠自己这份打天下的功劳,他们觉得自己下半辈子就轻松了,没想到突然有一天,来了一个新的领导,将那些毛头小子给提了上来,将他们给换到了基层岗位去了。
然后这件事就闹到了余飞的面前,因为有老员工联名上书,直接将抗议书送到了李莹莹的手里,李莹莹看到这种情况,只好将抗议书送到余飞面前了。
“你怎么看?”
余飞盯着那牵着很多人的名字的一块布,满脸的嫌弃,因为这块布上,不知道哪个活想到的办法,让这些人用血液画押。
然后每个人的名字上,都有一个红点,指纹根本看不清楚,毕竟这是布。
然后这张满是血迹的抗议书,让人总觉得仿佛充满了细菌,或者带着几分诡异,一般农村人都有家谱这种东西,家族生下来了小孩子,就在家谱上把名字和生辰八字添加上去,死了的话,就用红笔将名字勾掉。
所以说这种名字被一片血红色糊住的一幕,看起来实在是有点渗人的感觉。
上面的话语很简单,那就是抗议林可因如此的对待功臣,对待老员工,他们最早跟着余飞,不能被用完了就抛弃。
“这件事很复杂,从公司人力管理和资源合理分配的角度来说,林可因教授做的没错,新提拔上来的这些年轻人更加的专业,也更有干劲,工作效率会更高,最早跟着咱们的那些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半路出家的和尚,随着公司的发展,他们就会跟不上节奏,甚至拖住公司的后腿。”
“但是从人情的角度来说,这些人的确是最早跟着咱们奋斗的一批人,他们是从带着人平整田地,建设菜棚开始,一直将后山建设成了如今的人间仙境,大家都是熟面孔,甚至很多都是本村或者隔壁村的熟人,这样一刀切的搞,的确会伤人心!”
李莹莹从两个角度给余飞分析了一下,颇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感觉。
“你告诉我,你更加倾向于哪个?”
余飞不是想不明白这些道理,而是他想知道李莹莹怎么选。
“我觉得都是老人了,这样真的不太好!”
李莹莹降低了声音说道。
“你请林教授来一趟吧!”
余飞也没说自己选择了哪一个,而是决定和林可因谈谈。
很快林可因就被李莹莹找来了,或许是林可因就知道余飞要找自己,所以今天就在这边的办公室等着没离开。
“莹莹你也坐着,听听林教授怎么说吧!”
看到李莹莹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水就准备走,余飞喊住了她。
李莹莹停下脚步,走过来站在了余飞右后侧。
因为林可因最近的课程,让她们都感觉有了条条框框在束缚自己了,林可因不在还好,林可因在这里,她这个秘书是真的坐不下去。
“林教授,我这里收到了一份请愿血书!”
余飞拿起桌面上的东西晃了晃,又放了回去,没打算给林可因真切的看一眼上面都有谁的打算。
“老板,这在我的预料之中,这就是咱们这种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要面临的情况,能不能破茧化蝶,全看老板的眼界了!”
林可因大大方方的说道,对于余飞面前的那所谓的请愿血书丝毫不在意,似乎也没打算知道上面都有谁。
“这是在考我?”
余飞皱起了眉头对林可因问道。
七夫霸愛,快逃! 愛過知情濃
在夜间的课堂上,林可因是余飞的老师,可是在这个办公室,余飞就是林可因的绝对领导。
“不是,我只是在等您给我,将我的想法说出来的一个机会!”
林可因不卑不亢的摇摇头,做这些事情之前,她全都做好了准备,她又不是愣头青,怎么可能想到哪出是哪出。
“讲吧,我喊你来,就是知道你早有准备,正好让我单纯的秘书也学一学!”
余飞点点头,示意林可因可以开始了。
熱血歲月 楊家少郎丶
“咱们先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讲,商人追逐的首先应该是利益,不是说追求利益就不对了,有了利益就有了利润,有了利润那就要扩大规模养更多的人,创造更多的就业,帮更多的人,所以无论是出发点和结果都没问题,我这是在为公司追求利益最大化,有何不对?”
“然后咱们从公司的发展来看,公司正在壮大,作为成员就仿佛公司的骨架,骨架也应该跟着成长,要是光长肉不长骨头,那终究会成为任人宰割的一块肉而已。”
“你都意识到这个问题,让我开始培训你最亲近的人了,可是下面的那些人呢?他们早就跟不上公司的脚步了,过了学习的年龄不不说,也根本无心学习了,年龄过了四十的都只想养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