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o6g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ptt-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賢臣落幕閲讀-2q9wd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武威城作为李唐余孽的第二个都城,无论房玄龄或者李勣,甚至武士彟等人都加强了修葺。看上去和其他的城池有些不一样。
李煜率领大军赶到的时候,城墙上已经站满了士兵,为首的是一个穿着朱紫官袍的中年人,千里镜下,房玄龄的模样瞬间出现在李煜面前,干瘦之中,气质独特,不是一个普通的文士所有具有的。
“李世民好运到啊!自己都已经死了,还有如此忠心的手下。”李煜长叹道:“摆上酒席,朕和房玄龄会一会。”房谋杜断,千古名臣,杜如晦已死,现在只剩下一个房玄龄,李煜还是很欣赏他的,能劝降自然是最好。
美酒很快就已经摆好,一名士兵手执白色旗帜,朝城下飞奔而去,想要邀请房玄龄出城一叙。这是古往今来的规矩,是强者向弱者表示自己宽广的胸怀。
農家仙泉 湘南明月
“不要搭理对方,射死他。”房玄龄面色冷峻,看着呼啸而来的骑兵,他当然知道城下之人想来劝降自己,可惜的是,敌人太小觑自己了。
一声厉啸,利箭呼啸而下,来劝降的夏兵,根本没有防备,瞬间被射杀当场,死的不能再死,只有战马在原地发出一阵哀鸣。
花心拽校草的調皮小妹 蛋曉昕
城下的大夏骑兵一片哗然,双目中迸射出愤怒的光芒,这是什么仇恨,让对方如此决然,将自己的袍泽射杀。
“陛下,贼子实在可恶,当杀之。”罗士信死死的看着城墙上的房玄龄,大声说道:“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敢射杀我们的弟兄,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
李煜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房玄龄这是在向朕表明自己的决心,他是宁愿战死,也不愿意归顺朕啊!可惜了,可惜了这样的能臣,居然为李唐余孽陪葬。”
房玄龄、杜如晦等人都是千古名臣,可就算是千古名臣又能如何?不为自己所用,那都是敌人,死不足惜。
“进攻。”李煜抽出大夏龙雀刀,指着武威城墙,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李煜实在是太猖狂了,连大营都没有扎下,各种攻城器械也没有打造,就开始对我们发起进攻,这是不将我们放在在眼中的节奏啊!”身边的侍卫忍不住说道。
“他可不是蠢材,任何小觑他的人都已经死了。”房玄龄摇摇头,面色凝重,大夏皇帝十分骁勇,也不知道歼灭了多少敌人,这样的人物,岂会轻易的发起进攻?他对身边的众人说道:“小心防备。”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一阵呼啸声,无数骑兵已经冲了上来,这些士兵穿着火红色铠甲,就好像是一团火焰一样,熊熊燃烧,等到骑兵到达百步的时候,无数利箭破空而至,笼罩在城头之上,这是草原部落中最常见的奔射。对骑术的要求很高,大夏能掌握这种箭术的人也很少。
“快,躲闪。”房玄龄看着呼啸而来的箭雨,想也不想,就缩在一边,他不惧生死,但却不想就这样窝囊的被人射杀。
城头上一片混乱,只是惨叫声仍然传入耳中,大夏的弓箭手同样很厉害,被射杀者甚多。而城墙上的士兵,一方面是李勣、侯君集亲自训练出来的队伍,但还有一部分是房玄龄征召出来的青壮。这些青壮,才是混乱之源,根本就没有战斗意识。
一通利箭之后,这些青壮四处逃窜,死伤者甚多,房玄龄面色阴沉,双目中充斥着怒火和不甘,只是面对这种局面,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等待城下的弓箭停止之后,再做反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城下并不是所有的骑兵都在发起进攻,大部分的骑兵只是在冲锋,他们骑着战马,手上拿着麻袋,借着冲锋的机会,将手中的麻袋扔了出去,麻袋堆积在一起,飞溅起无数灰尘,很快,麻袋堆积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座小山一样。
等到房玄龄准备反击的时候,猛然之间发现,在城墙的一侧,一个硕大的进攻通道即将形成,这是一个以麻袋组成的进攻通道,宛若是一个梯形,下宽上窄,骑兵只需要沿着这些麻袋,就能冲上城墙。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李煜不需要打造攻城器械,不是他没有想到,而是因为李煜有更好的办法进攻武威。
在西北,别的的东西没有,泥沙特别多,数万骑兵每人带着一个麻袋,在进攻的时候,将你麻袋丢入城墙之下,就能取代攻城云梯,让麾下的骑兵,能够蚁附攻城,城墙已经不再是阻挡骑兵的障碍了,大量的骑兵将会快速的攻上城墙,利用骑兵的速度,斩杀眼前的敌人。
当然,想要达到这种效果,最重要的就是己方人数很多,多到敌人没有办法阻止大军的进攻,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城墙不够高,不然的话,进攻的时候,将会很麻烦。
索性的是,这两个条件,武威城都很符合,守军较少,防御力度不够,城墙并不高,大夏的骑兵有足够的机会实现这种条件。
房玄龄发现不对的时候,赶紧命人沿着斜坡抛下滚木礌石等物,用来阻挡大夏骑兵的进攻,一时间,就听见战马传来一阵阵嘶鸣之声,正在冲锋的战马被滚木所砸中,摔倒在进攻的道路上。
“趁着敌人的注意力转移,现在该是你们出现了。”李煜对身边的罗士信说道。
“进攻。”罗士信抽出战刀,在他身后,重甲骑兵缓缓而行,在这些骑兵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冲车,冲车缓缓而行。
金手書生
城墙上的房玄龄自然是发现了这样一支的重甲骑兵,可惜的是,噶朝四面八方望去,根本就没有发现可以抵挡这支士兵的队伍,大家都是在抵挡敌人的骑兵或者是弓箭手。城墙垛子上,后零星抵挡,但利箭射中这些骑兵,根本就不能伤害其分毫,这就是重甲骑兵。
“轰!”一个巨大的声音响起,城门发出一阵颤抖,大夏的攻城车开始进攻城门了。房玄龄双目中多了一些绝望,失去城门的武威城还能支撑多久?
房玄龄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如此,自己在年后,就应该将李唐的大本营迁到西域去,
否则的话,哪里眼前的事情发生。
轰鸣声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好像是撞击在众人心头一样,城门晃动着不停,在城门之后,不少的士兵正在向城门口扔出各种砖石木块,企图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城门口堵住,用来抵挡巨木的撞击。
“轰,轰。”巨大的撞击之声传来,整个城墙都随之颤抖。
“城破了。”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起来,瞬间就传了出去,武威城门被撞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城外的大夏士兵发出了一阵欢呼之声,而城内的李唐余孽却是发出一阵哀鸣,城门就是护卫众人最后的堡垒,现在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

“巷战吧!绝对不能让李贼这么轻易的得到了武威,我们要让李贼看到我们的斗志。”房玄龄目光扫过众人,只是这些人都不敢与之相望,纷纷低下了脑袋。
房玄龄见状,顿时发出一阵苦笑,城门若在,这些人或许还会听从自己的命令,向敌人发起进攻,决一死战,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的,军心士气已经到了最低点。
“你们已经为大唐付出了太多,接下来,战斗就不是你们能参与的了,你们可以走了。”房玄龄抽出自己的宝剑,惨笑道:“都说我房玄龄是一个读书人,今天我就要让世人知道,我房玄龄也是一个血性男儿。”
“大人,我们一起。”周围的亲卫被房玄龄的话语所激动,纷纷高举着武器大声的吼道。
微光
“大人,我等愿意跟随大人左右,同生共死。”其他的士兵见状,也被这些人的忠心所感动,纷纷挥舞着战刀,紧随在房玄龄身后,这些人居然不惧生死,哪怕是面对强敌,也将生死抛之脑后。
房玄龄见状,顿时哈哈大笑。毫不犹的率领大军进入城池,他指挥麾下人马,占据街道两边的商铺、酒楼,一旦有敌人出现,立刻射出手中的利箭。他相信,就算最后大夏占据了城池,也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李煜也没有想到房玄龄居然如此刚烈,哪怕城池已经被攻破,大夏的骑兵已经进入武威城,仍然有反抗出现。
在巷战中,骑兵的优势是不可能得到发挥的,相反,这种短兵相接,反而是躲在暗处的弓箭手、步兵才得到发威的机会。
“陛下,这些人就好像是老鼠一样,躲在暗处,我们每前进一步,都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不如一把火烧了吧!烧死这些家伙。”罗士信骑着战马飞奔而来,他面色狰狞,双目中凶光闪烁。
“不行,武威不是草原,这里面都是汉家子民,将这些人都杀了,我们和那些突厥人有什么区别呢?屠城很简单,但想要得到一城的民心是何等困难。”李煜摇摇头,拒绝了这种诱人的想法。
一把火烧掉了自然是痛快,但武威城的百姓对大夏肯定是恨之入骨。甚至成全了房玄龄的一世英名。
“那就用重甲骑兵进攻,摧毁眼前的一切敌人。”罗士信凶光闪烁,煞气冲天,对于将军来说,只需要获取胜利,哪里管其他。
大夏的重甲骑兵不多,但大夏的战马很多,御林军都是优中选优,只要披上战甲,就是重甲骑兵出现。
片刻之后,重甲骑兵出现在城墙下,这些骑兵身上披着重甲,手上拿着骑枪,一手拿着利斧,缓缓前进,只要碰见了敌人的利箭,手中的利斧毫不犹豫砍向敌人,或者是手中的长枪刺出,将躲在暗处的敌人击杀。
作为指挥官,罗士信甚至命人将眼前的一切建筑尽数推倒在地,将一些躲在暗处的李唐余孽赶了出来,后面的轻骑兵,顺势将其斩杀。
已经退入内城的房玄龄默默的听着亲卫传来的消息,他面色平静,眼前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自己只是负隅顽抗而已,兵马人数稀少,那些临时上阵的青壮,这个时候恐怕已经逃走,真正忠于李唐的实际上并没有多少。
厮杀声已经越来靠近,房玄龄手上拿着利剑,双目中闪烁着复杂之色,他还有任务没有完成,那就是自己的妻子儿女,杀或者不杀?房玄龄想了想,最终化成了一声长叹。
终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入眼就是一片朱红色、血红色,大夏的士兵们终于赶来了,为首的一员猛将看了房玄龄一眼,双目中闪烁着奇光,这个干瘦的书生,面对强敌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慌乱,的确不是一般的人。
鳳舞隋末 隔壁老黃哥
小爺不是吃素的 攬月妖姬
“陛下驾到。”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山呼声,罗士信赶紧退到一边。
房玄龄看着缓缓而来的李煜,目光深处多了一些惊讶,最后轻笑道:“没想到,我与紫微皇帝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房乔见过大皇帝陛下。”
“朕也没有想到,和房先生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李煜摇摇头,对一边的罗士信说道:“去,准备一些酒菜,朕和房先生喝几杯。”他已经看出了房玄龄心中的死志,这位先生和杜如晦一样,都是不会归顺自己的。这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情。
“多谢陛下。”房玄龄哈哈大笑,有的时候被敌人尊重,也是一件幸事,而且对方还是鼎鼎有名的大夏天子。
廣告界天王
“先生的心思,朕知道了,朕只能为天下苍生而感到惋惜,那些百姓们又失去了一位能为民做主的好官了。”李煜长叹了一声。
“陛下身边人才济济,为官清明者更是不计其数,乔不过是一个腐儒而已,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只是忠心而已。”房玄龄忍不住摇摇头。
“不知道先生可有什么要求?”李煜点点头,又询问道。
“祈求能回归桑梓而已。”房玄龄想了想,用希冀的眼神望着李煜。
“朕会让你的家人扶你灵柩回桑梓安葬。”李煜想也不想,就做出了决定。这个决定不仅仅是满足了房玄龄的愿望,甚至还答应保住了房玄龄家人的性命。
“多谢陛下圣恩。”房玄龄连连称谢。
当天晚上,房玄龄自杀于武威府邸之内,第二天,灵柩就有他的妻儿送到房玄龄老家安葬。一代贤臣就这样的离开了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