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網絡支援營加強合成旅作戰能力

美軍網絡支援營加強合成旅作戰能力

不久前,美國陸軍第915網絡營舉行演習。根據美國軍方官員的說法,在第915網絡戰營的職權範圍內,美國陸軍計劃在2021財年建立一個新的連級單位,以支持信息戰,而該計劃已下達第915網絡營。事實上這支部隊的成立,也標誌着美軍全域作戰正進入實質建設階段,而組建的營級網絡支援力量,也讓美軍旅級戰鬥隊的合成化水平得到了躍升。

建立小規模網絡部隊,充實基層網戰力量

任友羣:努力建設一支黨和人民滿意的教師隊伍

在過去的幾年中,美國國際信息局和美國陸軍戰術網絡能力,已填補高層網絡指揮團隊和地面指揮官需要之間的差距。這包括建立多領域特遣部隊的情報、信息、網絡、電子戰和空間分遣隊等編隊,以及由12個遠征網絡小組組成的915網絡營,這些新組建的網絡作戰部隊將作爲支援力量按需提供給陸軍各旅級戰鬥隊。

在許多方面,915網絡營是爲了彌補戰術層面(主要是軍級及以下)與網絡司令部的網絡團隊之間的差距,後者專注於更具戰略性的、基於總體互聯網的目標集羣。現在,請求支援的陸軍指揮官不必向任務繁重的陸軍總部網絡任務部隊尋求幫助,因爲營級的網絡支援部隊將成爲陸軍的有機組成部分,很好的嵌入旅級戰鬥隊,以支援頻繁的基層網絡作戰任務。

然而,大規模的網絡行動權力仍然由總統一級掌握,儘管他們已經被授權給國防部長和網絡司令部。官員們承認,在近期到中期,當局可能會進一步下放到行動和戰術層面。部隊能夠通過依靠電磁頻譜或無線電頻率的網絡效應來避開這些權威,而戰術指揮官對此有更大的迴旋餘地,以應對更加複雜的網絡空間作戰。

據悉,目前該營正在美國歐文堡陸軍訓練基地與一支旅級戰鬥隊進行磨合訓練,以檢驗這支新型合成化部隊的作戰效能。在攻防兩端,915網絡營都有能力進行戰術級作戰活動。該網絡支援營的核心是進攻性網絡作戰部分,即與連隊一起在戰場上產生效果和機動的進攻性網絡操作員,以及嵌入旅參謀部的建制網絡作戰單元,以幫助計劃作戰,評估毀傷效果,以及進行網絡防禦策劃。

在網絡防禦方面,該營包括一個與旅部網絡人員進行協調的防禦計劃人員。它還與原來的旅部下屬網絡防護小組合作,幫助監測該旅網絡的健康狀況。隨着戰場網絡環境的不斷惡化,這些網絡正因能力不斷提升的假想敵而變得緊張。尤其是在美軍提出全域作戰的背景下,網絡空間正在變爲險象環生的虛擬戰場,極易遭遇攻擊。

兩部門:集中整治培訓機構利用不公平格式條款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爲

總之,這一濃縮的營級網絡作戰部隊人數雖少,卻具備了攻守兩端的網絡活動能力,使得美軍的合成化旅級戰鬥隊在面對網絡空間的威脅時,能夠及時有效地做出反應乃至先發制人的進攻。這豐富了部隊的作戰方式和手段,用軟殺傷的方式面對越來越多的不對稱作戰,尤其是新興的網絡安全領域威脅。

工信部走訪江浙滬 調研新冠疫苗研發、生產準備情況

互補短板,營級網絡部隊彌補全域作戰部隊能力缺口

臺灣消費者團體發起拒吃瘦肉精聯署 將上街抗議

由於網絡空間威脅的不確定性和隱蔽性,此前建立的“多域作戰”營更多的注重網絡防禦作戰,以加強各部隊乃至各軍種之間的合同作戰能力。簡言之,新建立的915網絡營將執行進攻行動,而“多域作戰”營目前無法執行,這一原則得到了陸軍網絡司令部發言人的肯定。

“915網絡營是陸軍中唯一一個有能力執行進攻性網絡作戰的編隊,以支持陸軍司令部及以下的陸軍部隊。” “多域作戰”營發言人表示,目前915網絡營的基礎設施有能力進行上述活動,而“多域作戰”營卻在這方面有缺失。“915網絡營和“多域作戰”營爲陸軍賦能,通過以融合的態勢向前部署,產生網絡空間戰和電子戰效果。”

2019年1月,美國陸軍向着“多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s)概念邁出了第一步,正式成立了融陸、海、空、天、網等多域能力爲一身的首支部隊,也叫“I2CEWS營”,主要將進行防禦網絡作戰,以獲得戰術網絡支持,在某些情況下,如果被要求,還將爲東道國網絡基礎設施提供支持。目前已經有兩支I2CEWS營被組建,依據美軍規劃,I2CEWS部隊最終的目標是在應對威脅時,要讓陸軍、海軍、空軍和海軍陸戰隊四大軍種協調整合起來。

而在915網絡營建立後,這兩支陸軍網絡作戰部隊正在評估他們之間的職能漏洞和衝突,目的是在未來的網絡攻防作戰中發揮各自的最大效能。在這一期間,I2CEWS營開始接收一些提供給網絡司令部網絡保護小組的防禦裝備,加強網絡防護專職能力,其中包括可部署防禦網絡系統和戰術防禦網絡的基礎設施。

其他方面,I2CEWS營將接管包括區域網絡中心以及其他區域網絡防禦的操作系統,這也標誌着I2CEWS營將承擔戰區網絡防禦責任,以及網絡樞紐的線上和線下安全管理。而不是像915營一樣只需要承擔旅級戰鬥隊的網絡攻防職責。這樣的任務劃分使得兩者同爲陸軍網絡作戰力量,卻互不衝突,以免造成資源浪費。

中國高鐵跑得穩和北斗衛星有關 還有這些“黑科技”

下沉基層,網絡支援未來或將觸手可及

915網絡營將通過無線電頻率的網絡效應進行進攻行動,甚至將支援人員直接派遣至步兵分隊中進行活動。其中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該部隊的前身試點的項目――步兵分隊的網絡支援項目在加利福尼亞州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所做的工作。

重溫抗美援朝歷史 共話強軍興軍使命

這些部隊展示了以Wi-Fi節點爲目標的空中作戰能力,並獲得閉路電視信號,從而爲計劃城市作戰的指揮官提供更大的情報支持。此外,陸軍將探索如何精準攻擊敵方的戰術網絡。斯蒂芬?福加蒂中將在9月底由老烏鴉協會(Association of Old Crows)主辦的一次虛擬會議上說:“這個營背後的重要理念是,它能爲受支持的指揮官提供多學科的網絡、電子戰和信息作戰支持。”“每個遠征步兵分隊都將擁有真正的全譜網絡能力。我們可以利用該營的成員進行防禦,從該營派遣的成員中發起攻擊,然後由指揮信息操作人員幫助我們將所有戰場信息鏈接在一起。”

新研製的戰術網絡設備C4ISR/EW模塊化開放標準套件(CMOS)是這些部隊可用的主要工具,這一便攜網絡支援設備讓網絡工程師有能力在戰場前沿發動小規模網絡支援活動。這些系統包括地面層系統(TLS)――作戰旅級綜合信號情報,安裝在地面車輛上的電子戰和網絡平臺,以及多功能電子戰系統――安裝在MQ-1C“灰鷹”無人機上,能夠產生射頻網絡效果。

這些網絡和射頻作戰需要額外的訓練,這是一般旅級人員不會經歷的,因此,經過特別訓練和裝備的915網絡小組來擴充部隊,將使得旅級戰鬥隊的網絡攻防能力得到強化。如果915網絡營能力不能達到預期效果,指揮官們仍然可以請求網絡任務部隊的協助,915網絡營和美國國際信息局IIP之間將有聯繫,以尋求更大規模的網絡支援活動。

網絡司令部的一位發言人表示,當有衝突時,該司令部會與網絡部隊和作戰司令部協調作戰行動。陸軍正在試驗如何在較低層次上插入這些能力,以加速決策。這項由陸軍網絡司令部贊助的試點項目,被稱爲CEMA對軍及以下部隊的支援。該項目目前已在戰鬥訓練中心進行第八輪輪換,正在測試遠征網絡團隊(ECT)的概念,這是一個新的概念,包括旅參謀部新的攻防規劃人員和將隨同戰術機動部隊(通常是連級)的進攻操作員。

傳統上,整個國防部的網絡能力都存在於戰略層面的遙遠指揮部,這意味着任何時候一個旅指揮官想要使用網絡能力,旅參謀部的網絡規劃師必須向上級提出請求,這大大增加了決策週期。而ECT項目將會在連一級部署網絡支援小組,使得即使是最前沿的步兵分隊也會擁有發動網絡活動的能力。ECT和聯合終端攻擊計劃的整合有相似之處:高技能的空軍人員從地面呼叫空襲。雖然陸軍部隊花了一段時間才適應JTAC,但現在呼叫JTAC正成爲陸軍地面部隊的普遍做法。美國陸軍有信心,在未來使得ECT項目深入發展,而915網絡營正是這一計劃付諸實施的第一步,絕不會是最後一步。(劉照龍 姜楠 徐恆 章子星 豐建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