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65u扣人心弦的小說 泰坦無人聲 起點-第十四章 飛船着陸的三個條件鑒賞-l2yba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二十分钟后,步行车抵达了半尺湖。
它停在了一片坚硬的冰面上,史腾和刘培茄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湖已经给冻上了。
半尺湖内主要的内容物是甲烷,熔点是零下一百八十二摄氏度,此刻香格里拉平原的气温已经低到了甲烷熔点之下,整片湖都被冻得硬邦邦的。
刘培茄拉下铁浮屠的滤光面罩,从步行车上跳下来,脚踩在坚硬的冰面上,左右环顾一圈,“这里就是半尺湖?”
琉璃宮 夜琉璃
看上去半尺湖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头灯所照之处仍然是半米深的积雪,湖面被掩埋在积雪之下。
如果不是大白提示,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你确定这里是个合适的着陆地点?”刘培茄问。
史腾站在步行车另一边,往前走了两步,站在积雪中,把头灯的光柱投向远方的漆黑深夜中。
湖面上飘着薄雾,灯光照不了多远就弥散在空气中。
“你知道飞船着陆的三个必要条件么?”史腾说。
刘培茄愣了一下。
“天气,场地和运气?”
“不。”史腾扭过头来,“是经验、冷静和胆量。”
两个小小的人影站在步行车边,立在宽广的半尺湖上,头顶上是漆黑的天幕和薄雾。
“那么你认为救援飞船能在这里成功着陆吗?”刘培茄问。
“谁知道来的人会是谁?如果那艘飞船的驾驶员有我一半的水准,那降落应该就没问题。”史腾招了招手,“回车上去,咱们得在这里转一圈。”
两人返回步行车,进入飞行模式。
灼热的气流立即融化了半尺湖的坚冰,固态甲烷在极短的时间内融化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蒸发,步行车升力通道中喷射出的高速气流能直接触到绝对干燥的湖底,但在方圆几米之外,液态甲烷围成一圈在涌动,再稍远一些,甲烷就被凝结成固态。
步行车以地效飞行器的高度悬浮在半尺湖上空,史腾操纵着它缓缓地移动,刘培茄则在猛敲中控台。
他在尝试让雷达恢复工作。
在当前的光照条件和能见度下,雷达比肉眼有用得多。
“我是史腾,我是史腾……卡西尼站能听到我么?我们已经抵达半尺湖。”史腾在频道里呼叫卡西尼站,同时示意刘培茄把车上的雷达切换至合成孔径模式,“合成孔径……合成孔径,SAR!”
“我特么知道是SAR,问题是这破雷达不灵便!”刘培茄骂骂咧咧,咔嚓咔嚓地捅中控台上的屏幕。
屏幕闪闪烁烁,终于SAR的图标亮起,步行车的雷达切换为合成孔径模式。
“我是木木,史哥,茄子,信号还算稳定。”木木回话了。
“我需要大白规划一条扫描路径。”
“收到。”大白立即回复,“正在规划路径。”
步行车低空飞行,合成孔径雷达从上往下扫描,逐渐构建出步行车周边的地貌特征,合成孔径雷达就是用来干这个的。
步行车的车载合成孔径雷达精度原本非常高,用设计者的话来说,这台雷达能当显微镜用,但如今在刘培茄看来,这玩意就像一个初学素描的蹩脚美术生,竭尽全力才能保证画出来的物体不会走形,它颤颤巍巍地在显示器上勾勒出地形——半尺湖极其平坦,湖面上覆盖的一层疏松多孔的物质是积雪,积雪不会成为飞船着陆的障碍,在发动机的高温下它们会瞬间挥发。
史腾得为救援飞船的着陆找到一片足够大且足够平坦的地盘,如果飞船是垂直着陆,那还好说,如果是滑跑着陆,起码需要两公里长的跑道。
“很不错,我们可以在这里立个标。”史腾点点头,一边透过挡风玻璃往下望,“有个标,飞船就知道往哪儿飞……卡西尼站,我是史腾,半尺湖上状况良好,可以作为预备着陆场。”

“那我再扩大扫描面积。”
刘培茄按住屏幕上的按钮缓缓地往前推。
重生歸來:邪王寵妻上天 姐兒
步行车的车载雷达加大了功率,雷达波相位紧随着发生改变,在人眼看不见的微波领域,这台车是半尺湖上最亮眼的大灯泡。
屏幕上的扫描图像跟着扩大,以步行车为原点,蓝色的光圈一波一波地向四周扩散,把半尺湖上的地貌一点一点地纳入两人的视野。
哀家後宮一團糟
积雪的表面未必是平坦的,它们像棉花一样松软,所以在雷达的回馈中像是静止的水面,在它们之下半米深的地方还有一层平面,那是电磁波穿透雪层之后触及到的坚硬湖面,刘培茄盯着显示器,步行车在按照大白规划的路径滑行,半尺湖从合成孔径雷达的照射下迅速掠过。
網遊之問道 梁天擇
“一切正常,我们已经飞了多远?”
“两公里吧。”史腾看了一眼仪表,“五平方公里。”
“差不多了,到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挺合适,到时候就让他们落在这里。”
如果雪层下有开裂的湖面或者陷坑,雷达能敏锐地探知到,但到目前为止什么异样都没有……忽然刘培茄的眼角狠狠地跳起来。
“停停停!老史!有东西有东西!”
刘培茄下意识地大吼。
不是裂缝也不是陷坑,是一个巨大的不明物体,显示器上组成雪层的柔和蓝色线条陡然就变得锐利起来,紧接着骤然拉直,以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构成了一个规则的物体,它几乎让刘培茄心脏停跳,刘培茄觉得看到自己的心电图线条陡然拉平都没雷达显示器上的线条突然起飞来得惊悚,它掩埋在积雪中,有尖锐的棱角和笔直的线条。
那东西被逐渐纳入雷达的探测范围,在显示器的边缘只露出冰山一角。
这一刻刘培茄还以为看到了金字塔。
“这是什么?”
史腾喃喃。
當小龍女愛上楊過
步行车慢慢地往前靠近,目标物体越来越多地被纳入雷达的照射范围,两人盯着它看了许久,那不是金字塔,它的一半是规则的圆柱体,但另一半是残破的,损毁的,乃至千疮百孔的,史腾和刘培茄甚至能看到散落在积雪中的碎片。
很显然这次不是雷达误报,误报不会有这么清晰的反馈。
“我嘞个去……”刘培茄低声惊叹,“姥姥的。”
“卡西尼站,卡西尼站!这里是步行车,我是史腾!我是史腾!收到请回答!”史腾一边操控着步行车迅速靠拢,一边呼叫,“我们在半尺湖上发现坠毁飞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