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znc熱門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笔趣-第1074章 血靈生物閲讀-nwihx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北河本以为,在裂缝暴露的情况下,玄真子绝对不敢在留在此地。因为留下的话,天澜大陆的高阶修士赶来,他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跟他想象中不同的是,似乎玄真子的胆子可不小,在此地安排了后手。
在北河的注视下,只见血光中的倩影,逐渐清晰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少女,此女丰臀**,腰细颜美,仅仅是看上一眼,就给人一种血脉膨胀的感觉。
不止如此,跟她的目光对视之下,她血色的瞳孔仿佛具有某种奇异的魔力,能勾人心魄,让人深陷其中。
而观此女身上散发出来的修为波动,跟北河一样,赫然也是一位无尘初期修士。
眼看此女现身,北河将她打量了一番,从气息上就判断出来,这是一个血道修士。
修行多年,他最为熟悉的血道女修,非裘盈盈莫属了。不过眼下的这位,并不是裘盈盈。
扫了此女一眼后,他又看向了悬浮在半空的那条裂缝。
在那条裂缝中,阵阵异响依然不断传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找到此地来的!”
就在这时,只听那血道少女,看着北河还有澹台卿厉声质问道。
她从北河二人的气息上,感受到两人并非是古武修士。而这就有些奇怪了,因为此地是在人族的古武大陆。
此女话音一落,从裂缝中传来的异响,竟然消失了。
仅此一瞬北河就想到了什么,看向不远处的血道少女,似笑非笑的样子。
在此女的注视之下,只见他抬起手来,取出了一尊黄色的小人,此物正是泯灭铜人。
其体内法力催发注入其中,将手中的泯灭铜人向着前方一掷。
一时间只见泯灭铜人体积大涨,迈步就向着裂缝中一路狂奔。
“你敢!”
当感受到泯灭铜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血道少女一眼就认出了此物,不禁勃然大怒。
她双手行前一划,两道血色匹练激射了出去,划过两道优美的弧线,后发先至将那尊向着裂缝中狂奔的泯灭铜人,给缠绕了起来。
血道少女双臂猛然一拽,血色匹练绷得笔直,发出了一阵咔咔的声响。
“嘶啦!”
只是她还来不及将泯灭铜人的狂奔之势给阻挡,一道灰色剑芒从天而降,斩在了她激发的两道血色匹练上。
在灰色剑芒一斩之下,两道血色匹练砰砰爆开。
至此,泯灭铜人终于不受阻挡,身形继续向前狂奔而去,在血道少女的注视之下,踏入了裂缝中。
“不好!”
血道少女大惊失色。
电光火石间,只听裂缝中传来“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嗡!”
而后一股惊人的空间风暴,从裂缝中席卷而出,化作了一道狂风,迅猛无比的冲击在了北河还有澹台卿,以及不远处那血道少女的身上。
“啊!”
跟班別鬧
随之一道包含痛苦的嘶吼,也从裂缝中传了出来。
“唰!”
下一刻,一道人影就从裂缝中冲了出来。仔细一看,这是一个身形极为魁梧的老者。
此人有着一头花白的短发,下巴也留着花白的短须,看起来虽然五十来岁,但是身形堪比高大的海灵族修士。尤其是肌肉乍现,给人一种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感觉。
只不过眼下的他,浑身上下遍布一道道切割一般的伤口,密密麻麻,横七竖八,不少伤口还能清楚的看到蠕动的内脏,以及森森白骨。
殷红的鲜血,正咕咕流淌而出。
奇异的是,从伤口中涌出来的鲜血,又顺着他皮肤的毛孔,重新没入了他的身躯。
随着伤口肉芽蠕动,老者的伤势正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恢复。
同时这老者的目光,开始遍布血丝,最终化作了血色。现身后,他看着北河还有澹台卿,脸上逐渐浮现了森然的杀机。
面对此人,北河目光也有些凌厉,因为眼前的这个老者,也是一个血道修士。
不止如此,从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更是达到了无尘后期。
只是因为遭受重创的原因,所以眼下的他实力大大受损,应该发挥不了多少出来。
虽然北河不知道这两个血道修士是谁,但是却能猜到,二人必然跟玄真子,甚至是血灵界面有关。
鄉村小仙醫 李森森01
但让他松一口气的是,当初的玄真子在变身血道修士后,修为才暴涨了一大截。
眼下的这二人已经是血道修士的形态,所以应该也是最强实力的状态了。
“血兰,这二人是谁!”
此刻从裂缝中挣脱出来,只听老者看向了不远处的血道少女沉声开口。
他在裂缝中行事,让血道少女在外护法,但是没行到此女竟然放任北河二人对他出手。
萌妻初養成:大叔,別亂來
虽然老者心中的杀机几乎无法遏制,但最后一丝理智还是让他没有立刻动手。
“这二人是突然出现在此地的,刚才我虽然尝试出手阻拦,但是却……”
龍霸乾坤 霸氣的小狼
话到此处,被老者称为血兰的少女顿了下来。
“突然出现的……”老者喃喃。
下一息,他的目光就从北河的身上,转向了澹台卿。
当看到澹台卿的容貌后,只见他狞笑道:“我知道了,此女应该就是玄大人要找的人那位,所以才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哦?”
血道少女一惊,目光也落在了澹台卿的身上。
接着又听她道:“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将这二人给斩了,”老者道,接着又继续开口:“若是可以的话,最好抓住搜魂一番,看看还有多少人知道这地方。”
“好!”
血道少女点头。
听到二人的谈话之后,北河一声讥笑,而后看向不远处身上遍布伤口的老者,向着澹台卿道:“澹台仙子,此人交给我,那血道女修你来对付应该没问题吧。”
闻言澹台卿略一沉吟,就郑重的颔首:“可以。”
“不自量力!”
首席溜卿 月琊
眼看北河要让脱凡后期修为的澹台卿来对付她,血道少女满脸的不屑,接着她就身形一动,向着澹台卿掠了过去。
尚未靠近,只见她身上血光大涨。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关键时刻,澹台卿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术法神通,娇躯轻颤了一下后,眼中的浑噩顷刻消失,接着一拂衣袖。
“嗖”的一声,一具银色棺椁被她给祭了出来,化作两丈大小后,向着前方疾驰而来的血道女修爆射而至。
眼看一具体积巨大的银色棺椁激射而来,血道少女檀口张开之下,“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精血。
而后此女喷出的精血,化作了一滴滴锋利的血珠,在咻咻声中,尽数向着那具银色棺椁爆射。
接着就只一阵叮叮的刺耳声响传出。一颗颗雨珠打在银色棺椁上,后者表面银光大涨之下,轻易将这些雨珠给阻挡了下来,并且去势不减丝毫,眨眼就到了血道少女面前三丈。
见状血道少女瞳孔一缩,此女手指掐动,大片雨珠凝结在一起,化作了一面血盾。
“轰!”
接踵而至的,就是银色棺椁轰在了血盾上,发出了一道沉闷的巨响。
血盾宛如水波一般蠕动,竟然将这一击给阻挡了下来。
“呼啦!”
但这时一道高挑的身影,毫无征兆的掠了出来,向着血道少女扑去。
这是一个身着银色盔甲的女子,正是澹台卿的那具无尘期炼尸。
见此一幕,血道少女吓了一跳,娇躯向后倒射的同时,周身血光再次大涨,让人不敢直视。
但是面对她施展的神通,那具无尘期炼尸不退反进,速度暴涨一大截后,没入了血光中。
接踵而至的,就听一阵激烈斗法和娇喝声,不断从中传来。
眼看澹台卿将那血道少女给拖延,这时北河回过神,看向了老者。
“嗯?”
让他神色一紧的是,那老者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踪影。
他眉心睁开的符眼四下一扫,而后就有所感应的看向头顶。
只见他举起手中的灰色长剑,斜斜向上一撩。
“嘶啦!”
一道灰色的剑芒迸发而出,一闪斩在了头顶一张降下的血幕上。
“噗!”
在这一斩之下,血幕直接被劈成两半。
“呼啦!”
只是电光火石间,从被劈斩而开的血幕后方,一只鲜血凝结而成的手掌,对着北河的天灵拍了下来。
在这只手掌的掌心,还有一枚血色符文,在徐徐转动,其上散发出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北河没有丝毫的惊慌,他亦是抬起了手掌,体内魔元鼓动之下,掌心一颗黑色雷球浮现,而后一掌对着头顶拍下来的那只血色手掌轰了上去。
“啪!”
下一刻,他和老者的手掌,就对轰在了一起。
霎时,只见黑色雷球爆开,老者掌心的血色符文还来不及发威,就被一缕缕电弧给撕碎,而后焚烧成了青烟。
黑色电弧顺势爬满了老者的手掌,而后顺着此人的手臂,继续向着他的身躯蔓延而去。
随着电弧的弹射,一股惊人的撕扯力,将老者的身躯给不断撕裂开来,大片鲜血狂涌。
“啊!”
剧痛之下,老者身形向后倒射而去。
“哼!”
见状北河一声冷哼,火系还有雷系神通,对于血道修士可是有着惊人的克制作用。
眼前的老者乃是血道修士,而且还深受重伤,所以在掌心雷一击之下,绝对不会好受的。
眼看此人向后退去,北河一声狞笑,而后高举手中的灰色长剑,对着向后退去的老者猛然一斩。
“嘶啦!”
一道十余丈长的灰色剑芒,当即迸发而出。
老者虽然动作不满,但是却不无避开剑芒的迅猛。
眼看剑芒劈斩了下来,此人咬牙之下身躯一震。
“嘭!”
在一声爆响之下,老者的身躯直接炸开成了一大片血雾。
灰色剑芒呼啸而过,将老者化作的血雾给劈成了左右两半。并且二者触及的地方,还有呲呲的声响不断传出。
“啊!这是什么东西!”
霎时,只听血雾中传来了老者的一声嘶吼。从此人的语气中,还能听到明显的恐惧。
他乃是血道修士,所修炼的神通不但能断臂重塑,甚至不惧大多数法器的攻击。
但是北河激发的灰色剑芒,却让他感受到了一种腐蚀般的剧痛。
此刻老者化作的血雾扭动,融合在了一起,并凝聚成了此人的样子。
可是让人恐惧的是,从老者的天灵往下,有一条灰色的伤口,正冒出一缕缕青烟,仿佛将他的身躯给分裂成了两半,使得他的身躯根本就无法愈合重组。
老者看向北河,露出了浓郁的忌惮,以及一丝恐惧。
“咻!”
而后此人的身形,立刻向着后方那条裂缝激射而去,一闪就没入了其中。
北河轻蔑一笑,而后大手一挥。
在数道破风声中,他手中剩下的所有泯灭铜人,被他一股脑的全部祭了出去,体积大涨之下尽数狂奔没入了裂缝中。
“轰隆……轰隆……轰隆……”
接踵而至的,就是数道震耳欲聋的声响,从裂缝中传来。
一股股惊人的空间风暴席卷而出,将北河所在的整个山体内部空间,都给冲击得不断摇晃。
“不!”
而后从裂缝中,传来了老者的不甘的嘶吼,接着此人就没了声息。
“嗯?”
见此一幕,北河眼中极为奇怪,甚至是有些费解。
在他看来,那老者可不像是个傻子,明知道踏入裂缝会被他给瓮中捉鳖,还敢深入其中。
沉吟间他眉心的符眼一闭,而后额头的位置浮现了一枚白色的神识印记,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白鹤。
下一息,他眉心宛如白鹤的神识印记,就脱离了出来,并双翅一振,向着前方的空间裂缝飞去。
他施展的乃是当年斩杀了那神念族修士后,得到的一种神识秘术,此术能够将神识给凝聚起来,用来探测一些神识无法蔓延的地方。
北河以神识化作的印记,在没入空间裂缝之后,就不断深入。即便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导致他的这枚神识印记泯灭,他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就在神识印记深入空间裂缝百丈后,只见此地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同时还有粘稠的血雾弥漫,由此看得出之前那老者,应该是真的陨落了。
就在北河心中如此想到时,他的目光就被正前方一道血光给吸引。
只见在裂缝最深处,一只看起来由鲜血凝聚而成,生长着四肢以及头颅的怪异生灵,正试图从中爬出来。
只是因为空间裂缝的挤压,此人的下半身无法挣脱,只有腰身以上的部分露出在外。
仔细一看,在周围还散落着一些材料。
这些材料都是空间属性的,专门用来布置一座稳固空间的阵法,让那怪异生灵脱困。
只是在泯灭铜人的自爆之下,这座阵法直接被轰塌了。
此刻从前方的怪异生灵身上,还散发出一股北河从未接触过的气息。
北河立刻判断出来,前方的这具怪异生灵,十有八九来自血灵界面,眼下正打算从裂缝中脱困。
就在他注视着这尊怪异生灵的同时,此獠也抬起头来,一双血目带着一股轻蔑和藐视,跟他对视在一起。
仅此一瞬,一种心悸之感,就充斥在了北河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