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lrk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傳奇藥農-第九百二十一章 強敵居然是谷雅熱推-k9ari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
芸幽驾驭天地之力飞上高空,向着灵翠山外那股威势传来的方向迅速靠近。
空中俯瞰地面,能够看到那些附近宗派来拜访灵翠山的修炼者,在这股强大的天地威势压迫下慌乱逃窜,连滚带爬地躲进树林和草丛之间。
到底是谁如此大胆,郑秋刚走就敢来灵翠山闹事?
芸幽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恼怒之意,准备教训一下来犯之人。
随着距离靠近,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凉飕飕的寒风,好像冬天带有雪花的那种寒风。
很明显,这股寒风不是正常现象,是来犯强敌释放出的某种力量波动。
芸幽丝毫不留情面,周身突然青光大盛,紧接着青色天地之力具象化,变成汹涌澎湃的狂风向前猛吹。
狂风将凉飕飕的寒气倒卷回去,如果对方修为不够高,甚至有可能直接被吹落地面。
两股带有挑衅意味的力量初步交锋之后,来犯强敌似乎也有了火气,更为强大的天地之力波动从前方传来。
波动非常剧烈,随后芸幽看到前方绽放出淡蓝色光亮,光亮之中冲出一片雪白洪流,如大江大河般凭空倾泻而来。
仔细一看,那根本就不是水流,也不是白色的浪花,而是一柄柄体积和小臂差不多大的冰锥。
黑女配,綠茶女,白蓮花
冰锥表面呈菱形,甚至还带有明显的利刃,犹如一柄柄锋锐短剑。
如果是在地面上,这无数柄冰锥组成的大河流过之处,所有草木岩石都会被搅成齑粉,路径上任事物都不会留下。
而在空中,这股攻击唯一的目标便是芸幽。
重生之皇後是青梅
武神罰 威利
芸幽眉头微皱,对方一出手便是如此厉害的招式,而且规模如此之大,就算在神宿境至尊中也算少见。
但她并没有退缩,也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而是伸手向前打出一道细细青光。
青光好像锁链,迎着冰锥大河冲去,准确缠在最前头一柄冰锥上。
而后芸幽手指头一勾,青光迅速往后缩短,将那柄冰锥提前拽到她手中。
冰锥入手,她全身上下的青色天地之力猛烈翻涌,以江河入海之势灌入冰锥内。
冰锥只是普通的冰块,当然承受不住这样猛烈的天地之力灌注,立即破裂碎成无数雪花。
但芸幽并不需要冰锥充当兵器,只需要它提供最初的外形,给天地之力定下最基本的轮廓。
但冰锥彻底消失时,手上的浓浓青光已经聚集成一柄圆润的短剑外形。
光芒闪耀使得天空彻底黯淡下来,那些飘忽不定的阴云,似乎也在短剑锋芒所指下凝固不动。
“疾风化象!”
詭事之陰陽師
她将手中短剑从右往左向前一挥,短剑上瞬间释放出肉眼可见的狂风波纹。
这些狂风没有直接向前吹卷,而是聚集为一柄十丈长,六尺宽的巨剑,对着前方横扫过去。
按理说化象剑法,讲究将力量凝实成真正的巨剑,然后像挥动兵器一样挥舞着攻击。
但芸幽更喜欢将天地之力凝聚而成的实体巨剑,远远抛飞出去,转化为攻击范围更大的一次性剑招。
当然也只有她敢这么用,同样会化象剑法的洪啸欢,可没有这个能力。
化象剑法对体内力量消耗极其巨大,将力量汇聚而成的实体巨剑握在手中劈砍,也是为了减少力量消耗。
芸幽从来不考虑这一点,她还从未碰到过天地之力不够用的情况。
当她挥剑而出时,右手突然松开巨剑的根部的光芒,接着并掌往前一推。
掌心一股天地之力压缩而成的具象化气流炸开,将十丈长的疾风化象剑推出,在空中打着圈撞向冰霜大河。
当当当当,无数声脆响如雨点般密集,狂风凝聚而成的实体巨剑撞入白色河流中,瞬间磕断了无数柄冰锥。
破碎的冰粒在天空中洋洋洒洒落下,好像一面洁白的瀑布。
由于疾风化象剑体积太过庞大,那条无数冰锥汇聚的大河从中间被劈斩开,一边向着左上方另一边向着右下方分离。
随着狂风巨剑磕断的冰锥越来越多,巨剑形体也开始逐渐模糊,那是疾风化象剑即将失去控制的前兆。
眨眼之间,巨剑的外形彻底被冰锥撕破,那些压缩在一起的汹涌气流,瞬间向四面八方炸开。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推开整条冰霜大河,甚至推开了天上的阴云,让一抹阳光从云层窟窿中照下。
定制愛妻
使劲五十多丈的巨大冲击波纹,将所有剩余的冰锥都轰成了粉末,粉末洋洋洒洒往地面飘落,就好像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
原本翠绿的山林,转眼便覆盖上了一层白霜,似乎天气已经到了初冬。
芸幽掷出第一招疾风化象剑,又开始聚集天地之力,准备找趁手的东西施展第二次。
然而这时候,空中那弥漫的强烈天地之力威势却突然撤去。
巨大压力瞬间消散,让她愣了一下,刚聚集起来的青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稍稍犹豫后,芸幽也收敛力量,刚才对方的表现似乎是不想打了。
随着那股威压消失,天空中莫名聚集的阴云也缓缓消散,明媚阳光普照大地。
远处天空中飞来一个小小的身影,脚下架着淡蓝流光,难道是刚才那名神宿境至尊?
豪門:冷少的金牌女傭
人还没到,风中便飘来一句清脆的话语:“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看来是我以前小瞧了!”
至尊戰神 大雪崩
芸幽面露疑惑之色,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而且还听到过不止一次。
不需要她过多回忆,架光飞来的人影已经到了面前,是个披散着头发的小女孩,估计才十岁左右。
芸幽盯着小女孩的脸看了片刻,脑中闪过各种名字,最后好不容易才想起来。
这个小女孩应该叫谷雅,常常跟在郑秋身边,是个隐藏的强者。
“额……谷雅!”
芸幽过了好一会儿才打招呼,让谷雅很不满意,自己这张脸就那么难记住吗?
她叉着腰嚷嚷道:“你怎么回事,我们都见过那么多次了,难道还记不住吗?
我还记得你叫芸幽呢,你却要想这么久,是不是记忆力有问题。
郑秋药材那么多,不如让他给你看看,吃点补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