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pqbs笔下生花的小說 冥河傳承笔趣-第一千二百一十七、八章 刀癡身死相伴-9w49n

冥河傳承
小說推薦冥河傳承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身死道消
这里可是天魔教的总坛啊,鬼知道天魔教有没有留下什么禁忌之物,在这里撒野,他们很可能都回不去。
福王也好,还是太一真人也罢,他们对天魔教是有敌意,却也万万不敢小看天魔教的底蕴。
重生洪荒之我是紅雲 升鬥小民
这可是历古四宗之一,天下间能够和他们相提并论的宗门并不多。
潛入皇家美男 沐小池
哪怕是衰落了,其底蕴也不能小看。
况且,现在天魔教又崛起了,谁敢说天魔教之中,只有教主一位神境?
反正他们是看不透这天魔教总坛的虚实。
天空中,聂如鑫拿出了自己的爱刀“蝉翼”,开口说道:“请拔刀!”
“本教主不是专业练刀的,刀法只是在本所学之一,不过,既然阁下想要见识一下本教的【天魔刀】,那便让你见识一下吧。”杨盘说罢,拿出了四象镇天刀,这柄通天灵宝刀器,杨盘很少使用,毕竟杨盘一般用的是诛仙剑。
聂如鑫对于刀有着非同一般的直觉,一眼就发现了四象镇天刀的不凡之处,开口道:“此刀不凡!”
杨盘笑了笑,开口道:“当然不凡,请指教。”
聂如鑫摆了一个起手式,严肃地开口道:“请指教。”
两人几乎同时劈出了一刀,刀气相撞,相互抵消。
这第一招试探,不分上下。
紧接着,两人同时朝对方冲了过去。
两道身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交错而过,空中响起了一道道兵器交击之声。
只闻其声,不见其刀。
两人挥刀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紧接着,两道身影不断地交错又不断地碰撞在一起,位置在不断地移动,留下了上百道残影。
仿佛空中有上百个杨盘和聂如鑫在同时交手一样。
“好快的刀,好快的身法。想不到,杨教主的刀法竟然不在聂如鑫之下。”福王感叹道,聂如鑫有一个雅号:“刀痴”,嗜刀如痴,一生唯刀。
他对刀的虔诚,领人敬佩万分。
―――――――――――――-
可天魔教主却不一样,号称九绝魔圣,精通九门绝学,显然不可能诚于刀,但在刀法上的造诣竟然不在聂如鑫之下,真是可怕!
太一真人不禁想到,九绝天魔功的一些表现,在江湖中不是什么大秘密,修炼此功之辈,精通九门魔道绝学,门门皆是最上乘的绝学,修炼九绝天魔功达神境者,完美无缺,没有弱点。
故而,同级数之中,能够战胜九绝魔圣者没有。
包括另外三大历古宗门也是如此,同级之中,能够战胜九绝魔圣者没有,最多只能够持平。
攻、防、速、心、意、气、体、技等皆无弱点。
九门绝学在天魔功的统摄之下,相互融合,相互补足,完美得简直不可思议。
故而,堪称天下第一奇功!
历代能够练成者,少之又少。
大多数修炼者,走的是追求极致之路,而非完美无缺的道路。
有的修炼全是攻伐绝学,指法、腿法、掌法、兵器皆全,这也是一条另类的修炼道路。
動漫角色來我家
故而九绝天魔功的修炼者,因为选择的绝学不一样,组合起来的威能也不一样。
杨盘走的是完美无缺之路,修炼到他这样的境界,全无弱点可言。
进可攻,退可守,哪怕拼消耗,也不惧。
杨盘手中的天魔刀,比原版刀法还要强大诡异!
因为他本人修的便是杀戮大道,与天魔七杀式这一招杀招,极为匹配。
“聂道友好刀法!不愧刀中之痴。”杨盘称赞道,在与聂如鑫对拼一刀之后,两人便默契地分开来。
刚才两人比拼的是对刀的领悟,两人的境界可以说是不分上下。
“杨教主也不惶多让,接下来,我们就动真格的了。我有一式杀招,名为蝉鸣,请指教!”聂如鑫一脸兴奋地说道,刚才那几千招打下来,真的是太过瘾了。
旗逢对手的感觉,就是爽啊。
杨盘点了点头道:“巧了,在下惯用【天魔刀】的杀招之一,天魔七杀式,相信不会让聂道友失望。这最后一刀,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
“哈哈哈……那聂某赚大了,聂某活了几千岁,早就活够本了,而阁下方才多大?”聂如鑫大笑着反驳道。
双方的言辞之间,却是毫不示弱,皆在以言惑之。
很显然,一边活了几千岁,一边才活了一百岁不到,两者的寿元极限是一样的,拼命的话,谁更吃亏呢?
杨盘却是毫不为之所动,四象镇天刀一举,轻声喝道:“少废话,看刀,天魔七杀式!”
这一刀,刀招用的是天魔七杀,意境用的是因果之意,大道引的是杀戮大道之力。
同时,这一刀在四象镇天刀的加持之下,威力十倍俱增。
家有喜事 未知
聂如鑫也同时用出了他的绝招蝉鸣,这一招取的是秋风未动蝉先觉的意境,大道引的是纯正的刀之大道之力。
在招数意境方面,其实分不出高下来,各有各的妙处。
可是差别却在大道感悟以及兵器上的差距。
杨盘的四象镇天刀,看似平凡,实际上却是真正的二劫通天灵宝!
这样的宝物,这方世界是没有的。
这方世界的灵兵、天兵、神兵什么的,虽然材质不输于灵宝、通天灵宝。可是道蕴却差得太远太远。
两道身影交错而过,一招之下,胜负已分。
只见杨盘的胸膛前面,刀气勃发,衣物撕裂,赤果半身。
肉眼可见,一道刀芒仍然凝聚在其胸前,却寸步难进。
“不愧为一代刀痴,这般玄妙的刀法,真是让杨某叹为观止。”杨盘看着胸前的刀芒,其凝而不散。最主要的是,杨盘明明避过了这一刀,却还是不知道怎么的中刀了。
幸好,杨盘的肉身非比寻常,更是修炼了九极魔体,刀剑不入,水火不侵,哪怕是同级强者全力一刀,也破不开他的横炼魔体。
“九极魔体!”聂如鑫转身来,看着杨盘赤果的上身,精壮匀均,透着一股难言的美感,全力一刀也破不开其魔体分毫。此乃天魔教绝学之【九极魔体】。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身死道消
这里可是天魔教的总坛啊,鬼知道天魔教有没有留下什么禁忌之物,在这里撒野,他们很可能都回不去。
福王也好,还是太一真人也罢,他们对天魔教是有敌意,却也万万不敢小看天魔教的底蕴。
这可是历古四宗之一,天下间能够和他们相提并论的宗门并不多。
哪怕是衰落了,其底蕴也不能小看。
况且,现在天魔教又崛起了,谁敢说天魔教之中,只有教主一位神境?
反正他们是看不透这天魔教总坛的虚实。
天空中,聂如鑫拿出了自己的爱刀“蝉翼”,开口说道:“请拔刀!”
“本教主不是专业练刀的,刀法只是在本所学之一,不过,既然阁下想要见识一下本教的【天魔刀】,那便让你见识一下吧。”杨盘说罢,拿出了四象镇天刀,这柄通天灵宝刀器,杨盘很少使用,毕竟杨盘一般用的是诛仙剑。
聂如鑫对于刀有着非同一般的直觉,一眼就发现了四象镇天刀的不凡之处,开口道:“此刀不凡!”
杨盘笑了笑,开口道:“当然不凡,请指教。”
聂如鑫摆了一个起手式,严肃地开口道:“请指教。”
两人几乎同时劈出了一刀,刀气相撞,相互抵消。
这第一招试探,不分上下。
仙途劍修
紧接着,两人同时朝对方冲了过去。
两道身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交错而过,空中响起了一道道兵器交击之声。
只闻其声,不见其刀。
两人挥刀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紧接着,两道身影不断地交错又不断地碰撞在一起,位置在不断地移动,留下了上百道残影。
仿佛空中有上百个杨盘和聂如鑫在同时交手一样。
“好快的刀,好快的身法。想不到,杨教主的刀法竟然不在聂如鑫之下。”福王感叹道,聂如鑫有一个雅号:“刀痴”,嗜刀如痴,一生唯刀。
他对刀的虔诚,领人敬佩万分。
―――――――――――――-
可天魔教主却不一样,号称九绝魔圣,精通九门绝学,显然不可能诚于刀,但在刀法上的造诣竟然不在聂如鑫之下,真是可怕!
最強寵婚:腹黑老公傲嬌萌妻 微揚
太一真人不禁想到,九绝天魔功的一些表现,在江湖中不是什么大秘密,修炼此功之辈,精通九门魔道绝学,门门皆是最上乘的绝学,修炼九绝天魔功达神境者,完美无缺,没有弱点。
故而,同级数之中,能够战胜九绝魔圣者没有。
包括另外三大历古宗门也是如此,同级之中,能够战胜九绝魔圣者没有,最多只能够持平。
山村一畝三分地
攻、防、速、心、意、气、体、技等皆无弱点。
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九门绝学在天魔功的统摄之下,相互融合,相互补足,完美得简直不可思议。
故而,堪称天下第一奇功!
历代能够练成者,少之又少。
大多数修炼者,走的是追求极致之路,而非完美无缺的道路。
有的修炼全是攻伐绝学,指法、腿法、掌法、兵器皆全,这也是一条另类的修炼道路。
故而九绝天魔功的修炼者,因为选择的绝学不一样,组合起来的威能也不一样。
杨盘走的是完美无缺之路,修炼到他这样的境界,全无弱点可言。
进可攻,退可守,哪怕拼消耗,也不惧。
杨盘手中的天魔刀,比原版刀法还要强大诡异!
因为他本人修的便是杀戮大道,与天魔七杀式这一招杀招,极为匹配。
“聂道友好刀法!不愧刀中之痴。”杨盘称赞道,在与聂如鑫对拼一刀之后,两人便默契地分开来。
刚才两人比拼的是对刀的领悟,两人的境界可以说是不分上下。
“杨教主也不惶多让,接下来,我们就动真格的了。我有一式杀招,名为蝉鸣,请指教!”聂如鑫一脸兴奋地说道,刚才那几千招打下来,真的是太过瘾了。
旗逢对手的感觉,就是爽啊。
杨盘点了点头道:“巧了,在下惯用【天魔刀】的杀招之一,天魔七杀式,相信不会让聂道友失望。这最后一刀,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
“哈哈哈……那聂某赚大了,聂某活了几千岁,早就活够本了,而阁下方才多大?”聂如鑫大笑着反驳道。
双方的言辞之间,却是毫不示弱,皆在以言惑之。
很显然,一边活了几千岁,一边才活了一百岁不到,两者的寿元极限是一样的,拼命的话,谁更吃亏呢?
杨盘却是毫不为之所动,四象镇天刀一举,轻声喝道:“少废话,看刀,天魔七杀式!”
这一刀,刀招用的是天魔七杀,意境用的是因果之意,大道引的是杀戮大道之力。
同时,这一刀在四象镇天刀的加持之下,威力十倍俱增。
聂如鑫也同时用出了他的绝招蝉鸣,这一招取的是秋风未动蝉先觉的意境,大道引的是纯正的刀之大道之力。
在招数意境方面,其实分不出高下来,各有各的妙处。
可是差别却在大道感悟以及兵器上的差距。
杨盘的四象镇天刀,看似平凡,实际上却是真正的二劫通天灵宝!
这样的宝物,这方世界是没有的。
这方世界的灵兵、天兵、神兵什么的,虽然材质不输于灵宝、通天灵宝。可是道蕴却差得太远太远。
两道身影交错而过,一招之下,胜负已分。
只见杨盘的胸膛前面,刀气勃发,衣物撕裂,赤果半身。
肉眼可见,一道刀芒仍然凝聚在其胸前,却寸步难进。
“不愧为一代刀痴,这般玄妙的刀法,真是让杨某叹为观止。”杨盘看着胸前的刀芒,其凝而不散。最主要的是,杨盘明明避过了这一刀,却还是不知道怎么的中刀了。
幸好,杨盘的肉身非比寻常,更是修炼了九极魔体,刀剑不入,水火不侵,哪怕是同级强者全力一刀,也破不开他的横炼魔体。
差一章,晚点补上,回来晚了,还在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