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i8e火熱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第六百九十三章 朝鮮送美女來了!相伴-1jj74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之后宣黄淮。
撿到一個末世世界 幻想下的星空
这其实很有意思,在被宣召人的顺序上,反应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甚至此刻朱棣乃至于太子、姚广孝都没察觉的变化:内阁地位的变化。
第一个宣召太子,这是肯定的,毕竟是大明未来的接班人。
第二个宣姚广孝,也是情理中,毕竟是朱棣最信任的少师。
第三个宣召郑和,更能理解了,毕竟还是需要下西洋赚钱。
第四个却是黄淮,内阁的首辅。
这意味着内阁在朱棣的内心中,已经不知不觉的站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隐约有超越六部的可能——不能因为这一次黄淮在前,就认为内阁超越了六部。
真正要超越六部,是内阁成员之中,有人权兼六部尚书的时候,是内阁首辅一言九鼎,可以封还天子圣旨的时候。
宣召黄淮之后,倒没说什么大事,就是叮嘱黄淮,内阁那边要多辅佐太子,同时含蓄的点明,朕这个天子出关之后,朝臣任免、外邦朝贡这两件事,你们要仔细斟酌。
重生之錦好
这个没办法。
朱棣再不想把这个大权交给朱高炽,还是得权宜一下,毕竟他出关后,若是这些事情都等他决断,会误大事。
至于边军调发,北方那边依然不准朱高炽染指。
但是云南、交趾两个方向,可以。
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然后宣召六部尚书和都察院左右都御史吴中、顾佐,交代的事情和内阁那边大同小异,不过有一个事情比较重要:礼部尚书宋礼被外调了,负责修缮包括会会通河段等处的运河,这是要大力发展漕运的意思。
支配神話 輕若君子
估摸着是为迁都做准备。
毕竟迁都是个大事,要从南方运送无数东西到北方去,靠陆运的话,任何一个盛世帝国都难以承受这个高额成本,所以还是得靠运河的漕运能力。
同时,礼部尚书宋礼外调之后,礼部尚书由都察院左都御史吴中担任,右都御史顾佐补缺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吕震调任都察院右都御史,佥都御史刘观升任刑部尚书。
这个就很有意思了。
吴中是朱棣心腹,调任礼部尚书没什么特别含义,但因为上元节后群臣弹劾黄昏,吕震曾把处罚黄昏的责任和权力推给五军都督府,让朱棣明白了吕震不知道什么原因,与黄昏不和,所以让吕震去担任都察院右都御史,未尝没有掣肘黄昏的意思。
都察院干什么的?
就是弹劾百官的,吕震到了都察院,天天盯着黄昏,黄昏他敢乱来?
普天之下 肖申克117
明显要收敛着些。
这也是朱棣在给朱高炽铺路,怕黄昏这小子仗着帝恩欺负他家这个不成才的胖儿子。
宋礼知道自己要外调了,不过也不算贬职,情绪不错——外调干事,是有油水可以捞的,上前一步说道:“陛下,礼部那边诸多事情微臣稍下会和吴尚书交接,不过有个事情还需要您赶紧定夺。”
朱棣哦了一声,“什么事。”
西遊之絕代兇蟾
宋礼道:“昨日接到朝鲜国书,他们为表达对宗主国的仰慕之情,为表达对陛下的憧憬和尊崇之意,为尽他们作为藩国的情意,欲要择美人数名送至应天,已经在路上了,陛下您看接还是不接,要不要带几个去北方。”
朝鲜送美女来?
朱棣心头一阵暗爽。
男人嘛……
再怎么千古一帝,也逃不过男人的本能,何况朝鲜那边历来都是出美女的地方,关键是和大明美女在相貌上并无多少差距,不会产生审美排斥感。
白送的美女,不要白不要。
要不然老子为啥辛辛苦苦的靖难,为了天下为了壮志是一个原因,享受身为君王带来的福利,当然也是一个原因。
于是不动声色,“此事交接给吴中罢,朕要去北方,暂时不宜被这些事情打扰。”
宋礼懂了。
陛下的意思很明确,别人朝鲜懂事会做人,咱们大明也不能不给别人面子,就勉为其难的收下送来的美女,但言辞之中又告诉了吴中和宋礼,朕马上要出关打仗,美女这些就别弄到顺天去了,先放到应天罢,反正徐皇后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
混煉諸天 遁甲乾坤
朱棣忽然笑道:“朝鲜为何这个时候送来美女?”
宋礼也笑了,“怕是走漏了消息。”
朱棣颔首。
可以想象,大概是朝鲜那边得知大明雄师聚集北方,知道宗主国可能要去打漠北了,作为藩国,朝鲜大概会觉得与有荣焉,又或者是忌怕——估计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諸天魔浮
要知道和朝鲜一个身份地位的安南,现在叫交趾。
在大明版图之上。
同样被太祖定永不征讨之国的朝鲜,估计还是有点害怕的,深恐宗主国打完漠北之后,发现时间还充裕,然后找个借口出兵朝鲜,然后朝鲜的朝堂就变成了朝鲜布政司。
但是……送美人就有用?
凰鳴天嬌
老子连安南都打了,如果真像黄昏说的那样,别说你朝鲜了,日本都得给朕变成布政司!
相府鬼妃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千百年来,这句话都不过是喊喊口号而已,就如那句“犯我天朝中虽远必诛”,真正做到这个口号的君王少之又少。
而自己恰好做到了。
安南就是例子,区区胡汉苍父子,也敢欺瞒我朱棣?
所以安南变成了交趾布政司。
今年轮到了屡屡南下侵扰我大明边境的漠北,到时候漠北那边大概会有几个布政司,若是以后连朝鲜和日本都变成我大明的一个行政省……
真的这样,那我永乐在武功上不仅超过了老爹,恐怕也真正的达到远迈汉唐,秦皇汉武我都可以和他们掰一下手腕!
如今的朱棣,信心爆棚。
于是笑着说道:“看来咱们国内还是潜伏着不少谍子啊。”转头看向狗儿,“你现在着人去一趟锦衣卫,把纪纲给朕叫来。”
谍子?
管你是朝鲜的还是漠北的又或者是日本的,都得死。
狗儿立即去了。
朱棣这才看向众人,“已无要事,诸卿家退了罢——”忽然想起一事:“吴中,明日朕去往北方,此事低调,不宜大肆张扬。”
悄悄的去北方就行,礼部那边不用办什么出征仪式了,到了应天由行部再办。
吴中立即领旨。